详情

第九章 且听下回分解

  挑了几本书付了钱,两人也没急着走,而是在店内找了张桌子对坐静静看了起来。DvKS5

  白杞并不是那种喜欢一边看书,一边跟人聊天的类型。DvKS5

  显然雪衣也不是,一翻开书就很快沉浸到了小说描绘的世界里。DvKS5

  若不是偶尔翻动一下书页,本就不需要呼吸的她,怕是一点动静都不会弄出来。DvKS5

  与之相比,白杞就没有这份专注力,常年在刀口舔血不知道下一秒是否会发生意外的他,哪怕是半夜睡觉时都竖着耳朵。DvKS5

  但凡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他瞬间从浅睡状态中惊醒,这份警觉曾数次救过他的性命。DvKS5

  巡海游侠听起来风光,但实际上脑袋全程都系在裤腰带上,粗心大意的坟头草都不知道几丈高了。DvKS5

  哪怕自从等级提升到九十级之后,连绝灭大君在捉对厮杀时都不是他的对手了,白杞也依旧保留着这一习惯。DvKS5

  小心无大错,那些淹死的都是会水的,更何况仙舟内部也并不安全,光这两天他看到的红名就不下十个。DvKS5

  若不是担心贸然出手,会影响到星核猎手的计划,他当时差点就顺手掏剑砍过去了。DvKS5

  看到红名不能动手,实在不是一般的难受。DvKS5

  今天跑来看小说,也是主打一个眼不见心不烦,药王秘传那些药罐子,总不至于追到这儿来吧?DvKS5

  好在这次没有发生墨菲定理了,一直到中午白杞看完了手里的《从云骑军到帝弓七天将》,都没人来打扰他。DvKS5

  现在问题来了,他一上午就把人家十年的更新看完了,下午该怎么打发时间?DvKS5

  算了,事已至此,还是先吃饭吧。DvKS5

  “我记得偃偶之躯,也是能品尝到食物味道的对吧?那午饭你想吃点什么?”DvKS5

  虽然不知道机巧少女能不能消化吃下去的东西,但味蕾貌似是存在的。DvKS5

  以此类推的话,某些功能是不是也跟常人无异?DvKS5

  咳咳别误会,白杞指的是熬夜会不会掉头发,用眼过度会不会近视之类的。DvKS5

  “随汝的心意就好,吾能白天跟着汝一起四处活动,就已经别无所求了。”DvKS5

  比起以往每次完成任务才能还阳半日,雪衣觉得这羊毛薅的都丧良心。DvKS5

  从未有过这种带薪休假经历的偃偶判官,此时都想跟上面申请换个人来,或者干脆跟其他一个情况的判官们轮班了。DvKS52

  “那今天就换一家吧,老是盯着尚滋味一家吃也不行,容易吃腻。”DvKS5

  嗯,绝对不是因为昨天刚带驭空去过,怕燕翠哪天给传到对方耳朵里。DvKS5

  白杞干脆连金人巷都不打算去了,宣夜大街虽然不如前者那么有烟火气,但偶尔去一趟问题也不大。DvKS5

  至于消费太高,对他而言显然不算问题。DvKS5

  加上有句话有的好,贵的东西唯一的缺点就是贵。DvKS511

  只要不去碰那些网红店,宣夜大街还是有不少高端大气上档次且对得起价格的豪华餐厅,值得去体验一番的。DvKS5

  跟主打传统菜肴,除了尚滋味外食材也比较常见的金人巷不同。DvKS5

  白杞跟雪衣中午吃的那些东西,好些普通人连名字都没听说过。DvKS5

  什么来自海洋行星露莎卡星的星海鱼翅,同样是海洋行星塔拉萨的六眼飞鱼,蛮荒行星白垩星的恐龙肉排...DvKS54

  都是通过鸣火商会的星际冷链运输,从不知多少光年之外送来的,光运费就不是个小数目。DvKS5

  要说好吃的确好吃,但又没美味到发光料理,或者幻想食材那地步,对白杞来说顶多算尝个新鲜。DvKS5

  但比起那足够普通人花销一整年的高昂价格,金人巷无疑更有性价比。DvKS5

  今天要不是恰逢其会,他肯定不舍得花这个冤枉钱。DvKS5

  可惜雪衣明显不是什么物质女孩,一顿饭吃完一点表示都没有,还不如上午给她买小说时的反应大。DvKS5

  这么一想,对方还挺好养活的,吃的住的都不挑,只需要偶尔给她买本书看就行。DvKS5

  “下午怎么安排?我以往都是去跟人一起打琼玉牌的,你会打吗?”DvKS5

  雪衣闻言摇了摇头:“不会,也没什么兴趣,吾可以坐一旁看小说。”DvKS5

  “那我也不去了,咱们去不夜侯听说书吧,点上一壶茶一下午晃晃悠悠就过去了。”DvKS51

  虽然西衍先生的评书主打一个胡编乱造,跟事实不说严丝合缝吧,也称得上是风马牛不相及。DvKS51

  但他本人并不是啥都不懂,用地摊文学跟野史缝合一气的二百五。DvKS5

  恰恰相反,人家是正经科班出身,对仙舟联盟一切过往知之甚详的三余书肆幕后老板。DvKS51

  只不过一来为了照顾故人之后,也就是不夜侯的小老板娘梦茗,就近教她该怎么做生意。DvKS5

  二来也是真的喜欢传统文化,不忍心看评书这门传承已久的手艺就此断绝。DvKS5

  于是为了跟新时代的游戏、电影抢受众,只好语不惊人死不休,怎么能吸引听众就怎么来。DvKS5

  两人到不夜侯时,正好赶上他在讲自己的成名作《云上五骁传》。DvKS5

  别的不说,白杞光听他把饮月说成在幽囚狱度假一样,还能自己泡茶喝就差点没绷住。DvKS5

  “若是我没记错的话,当时他是被锁龙针钉着,用珊瑚金打造的锁链吊在半空的吧?”DvKS52

  当年能力不足没能阻止饮月之乱,对当时的他而言打击妥实不小,因此白杞曾特地去幽囚狱探过监。DvKS5

  毕竟穿越者嘛,总有种我肯定能逆天改命的蜜汁自信,主要是还没挨过社会的毒打。DvKS5

  后来不可挽回的悲剧见的多了,便明白这世界并不是围着自己转的,心态慢慢也就平和了。DvKS5

  “吾并没有见过饮月君被羁押时的场景,但想来不该是他说的那样,能在幽囚狱中自由活动才是。”DvKS5

  连自己的二创小说都看过,还在评论栏留过言的雪衣,并没有一拍桌子说什么改编不是乱编之类的话。DvKS5

  文学创作嘛,只要不是公然宣扬寿瘟祸祖,反对帝弓司命地衡司一般是不会管的,更何况十王司。DvKS53

  “两位,这是你们点的朝露小芽,以及附赠的茶点。”DvKS5

  人仅比桌子高一点的狐人小萝莉,踮着脚用紫砂壶给两人冲泡了一杯茶水后,又一脸乖巧的退了回去。DvKS5

  想到她跟停云之间的情谊,白杞顿时有些不忍。DvKS5

  牢云这会儿怕是已经被幻胧给掉包了,什么时候能打赢复活赛,怕是只有那群喜欢给玩家捅刀子的编辑才知道。DvKS518

  ε=(´ο`*)))唉,只能寄希望于列车组或者仙舟将来能找到她,将人带回罗浮了。DvKS5

  “这位先生故事的确讲的很精彩,就是为何每次一到关键地方,就戛然而止换另一个故事?”DvKS5

  雪衣兴头刚被挑起来,西衍先生就话锋一转讲镜流的个人故事去了,让她好生郁闷。DvKS5

  “评书嘛是这样的,要想招揽回头客就得学会埋扣子,没见现在那些写小说的,都学会卡剧情节点断章了。”DvKS5

  “又且听下回分解了,他这样真的不会被打吗?”DvKS5

  白杞也不太确定,语气略显迟疑:“应该..不会吧?那些动不动就说给断更作者寄刀片的,不也没寄过吗?”DvKS5

  “有没有可能,他们只是单纯不知道地址?”DvKS5

  ----------------------------DvKS5

  PS:作者分支没怎么清,有些上上个版本的活动甚至还没做,有哪里不对欢迎大家指出来,看到了会立马改的。DvKS5

  现在主要是战力不是很清晰,令使跟令使之间,命途行者跟命途行者之间没法准确的分割开。DvKS51

  大概是黄泉>绝灭大君>帝弓七天将>石心十人这么个排列,以后看情况再做调整。DvKS539

  反正这种正在更新中的游戏,随时都有可能吃书,我们这群写同人的都习惯了。DvKS5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