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二十八章:与艾丝妲同行(III)

  “这个东西真有这种功效吗?”DvKS5

  克利切看着手中的红色易拉罐表情都有些绷不住了。DvKS5

  “啊……只是宣传手段而已,本质上是高糖气泡水,对于人体健康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功效,但是喝着会很开心。”DvKS5

  阮·梅及时的补上了自己的锐评,不过这个口味确实是宇宙风靡。DvKS5

  匹诺康尼的苏乐达其实也就是这种气泡水的变体,只不过那个的配方稍微有些不同,在梦境之中更加的美味就是了。DvKS5

  艾丝妲看着坐在一边锐评着饮品的两人,也是浅浅的喝了一口手中的汽水。DvKS5

  「罐装快乐水」:DvKS5

  长盛不衰的配方,现代社会的必需品。DvKS5

  艾丝妲并不是很喜欢这个饮料,要说的话平时她还是只喝白水的,虽然说那种水也挂着各种各样的buff,什么纯天然无添加,大自然的搬运工之类的,但是要说健康的话那种算是最好的了。DvKS5

  至少无害嘛。DvKS5

  现在三人走到了空间站的「支援舱段」,这里是月台的办公室,不远处就是空间站的月台以及星港。DvKS5

  这里就是空间站的物流中心,用于储存空间站的大量物资。DvKS5

  这里还存储这供给整个空间站的能量核心,此处也是空间站保卫科科员的重点保护地,尤其是能源核心储存中心,那里几乎是整个空间站之中管理最为森严的地方,不过由于黑塔名声在外,空间站建立这么多年的时间这里都没有遭遇过什么能够说得上是危机的攻击,最多不过就是黑客。DvKS5

  不过……黑塔女士的有一个好朋友在这方面也相当的有心得,所以大部分黑客也是铩羽而归。DvKS5

  总之,这里算是空间站的运作基础了。DvKS5

  黑塔女士在设计这个空间站的时候就没想过多加什么奇怪的舱段,每一个舱段事实上都涉及相对较多的职能,艾丝妲作为新任的站长对于这种设计只能说是……DvKS5

  相当的危险,不过现在也没有那个改建的精力了。DvKS5

  “所以说下一站应该就是收容舱段吧,我对黑塔的一些奇物还是很感兴趣的,如果说能够见到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东西那就太好了。”DvKS5

  克利切来的这几天狠狠的补了补功课,知道黑他空间站在黑塔本人眼里算是什么。DvKS5

  「一个摆放收藏品的大型仓库。」DvKS5

  而这些收藏品当然是这个空间站之中最为珍贵的东西。DvKS5

  阮·梅没有什么异议,虽然说黑塔的这些奇物她早就有所了解,但是父母即便是不感兴趣,也总会带着孩子去游乐园游玩,既然克利切想要去的话,那她也跟着去就好,本来就是陪这个来到宇宙之后就好像小孩子的男人游览的,当然是什么都可以顺从他了。DvKS5

  艾丝妲点了点头,在她看来「基座舱段」就是不用去的了,接下来逛完「收容舱段」之后就该去那个被封闭的地方了。DvKS5

  “走吧……”DvKS5

  艾丝妲一马当先,作为导游他当然需要走在最前面,而她现在心里正在八卦这身后这对男女之间的关系呢。DvKS5

  看上去并没有非常的亲密,但是一直牵着手。DvKS5

  两人之间的一些小动作看的出来两人之间应该是相对的了解的,根本就不像是热恋之中的情侣,反倒是像相处了很久的夫妻……DvKS5

  这不对劲啊,按照艾丝妲的猜测,阮·梅女士应该是和黑塔女士一起去的那颗星球。DvKS5

  也就是说,这两人最多也就是认识了一个多月的时间。DvKS5

  关系就什么好了嘛?DvKS5

  “我和她认识之后就一直是同居状态哦,所以才会这么熟悉呢!”DvKS5

  “克利切先生,不要随便的感知别人的心绪好不好!”DvKS5

  艾丝妲刚刚这几个小时的时间已经习惯了克利切对于她心理的把控,也很清楚的知道这个人一定会了解她在想些什么东西。DvKS5

  但是这么直接的说出来真的不是很好吧!!!DvKS5

  “是因为在场的都是朋友嘛,阿阮也不会在意这些事情的。”DvKS5

  “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在意?”DvKS5

  “诶……那阿阮,你在意吗?”DvKS5

  “……哎,我不在意。”DvKS5

  阮·梅真的不是很在意这些,克利切的能力完全没有开关的概念,按照他的说法,在「希佩」二度召见他的时候,他就向他的「神主」提过这个疑惑,不过「希佩」并没有为他解答这些,只是讲他身体里无序的意识流整理了一下,然后就「恼羞成怒」的将他丢回了现实之中。DvKS51

  至于为什么恼羞成怒。DvKS5

  克利切没有详细解释,但是他对这个三缄其口的态度让阮·梅对这方面有些猜测。DvKS5

  ……他不会冒犯对方了吧。DvKS5

  不过这还真是非常的奇妙,「同谐」星神居然依旧保持着本我的存在,这与博识学会那边对于「同谐」星神的研究出入可太多了。DvKS5

  在他们的视角里面,在万众的谐乐之中,「希佩」不悲不喜的遵循命途的意志。DvKS5

  虽然说星神大多都是命途的极端偏执狂,但是如同「希佩」一样的并不多见,因为「希佩」从来没有表现过任何有目的性的事情。DvKS5

  除了她在不久之前制造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个体令使。DvKS5

  可即便是这样,博识学会也没有改变对于这件事的看法,只是认为令使本身存在什么特别的地方,也许是其他星神的干预?DvKS5

  至少博识学会没有改变自己对于「同谐」星神的看法。DvKS5

  “所以两位其实……?”DvKS5

  “是的,我们……嘶——”DvKS5

  克利切本想玩梗的话被腰间的疼痛一下子给打断了。DvKS5

  “只是同居了一段时间……或许以后会有更多的发展吧,但是现在不清楚。”DvKS5

  阮·梅倒是没有反驳克利切话语之中所携带着的那种没有掩饰的意味……可能原本还是想要掩盖一下,但是话到嘴边反倒是说不出来了。DvKS5

  她当然知道克里切对她心怀不轨,但是她呢?DvKS5

  和克利切同居的这一段时间她其实过得非常的轻松,被明确的告知希望好好休息之后,她也没有做更多的研究。DvKS5

  在克利切外出的时候,她会去下层区逛一逛。DvKS5

  去诊所和娜塔莎小姐聊聊天,她之前其实有些傲慢,对于阮·梅的而言,她其实很难将贝洛伯格除了克利切意外的任何人放在一个同等的位置上。DvKS5

  但是多和娜塔莎小姐交流几次之后,她觉得自己或许过于傲慢了。DvKS5

  同为女性,娜塔莎的坚韧让她非常的钦佩,她也是一位非常有智慧的人。DvKS5

  在诊所外的空地上,以「漆黑的虎克大人」为首的鼹鼠党即便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之中也没有因为生活的重压改变自己的童真。DvKS5

  「为何你们还是如此乐观?」DvKS5

  「也许是我们从来没有放弃过希望吧。」DvKS5

  琥珀王也许正是如此,才将视线的余光一直恩赐于这座城塞。DvKS5

  即便是这座堡垒的领导人已经背离了本心,走向了不可挽回的路途之中,但是人们依旧不曾改变过自己心中的那个「希望」。DvKS5

  “你怎么了?从之前开始就一直很沉默,是因为想到了什么事情吗?”DvKS5

  克利切的声音打断了神游之中的阮·梅,她迷迷糊糊的跟着艾丝妲和克利切一起到了电梯之中,克利切此时正满脸关心的看着她,可能是因为还有外人在的情况,所以他保持了一个相对合理的距离。DvKS5

  “没,没什么……只是想起一些事有些感慨。”DvKS5

  “是在想我吗?不不不,我自己就否决掉,是在想虎克?”DvKS5

  阮·梅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她总不能说他在怀念在贝洛伯格的时候的同居生活吧,即便是她也会觉得羞涩的。DvKS5

  “可恶啊!我有点吃醋了!”DvKS5

  “虎克是?”DvKS5

  艾丝妲有些疑惑,这又是一个不知道是谁的人啊。DvKS5

  “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很可爱。”DvKS5

  “……克利切先生真小气。”DvKS5

  克利切的插科打诨无疑是让气氛变好了起来,刚刚阮·梅沉默之后,艾丝妲也不说话了,这让克利切这个唯一一个对「收容舱段」兴致勃勃的人有点小小的尴尬。DvKS5

  当然了,阮·梅也很清楚,真要说什么吃醋之类的,压根就不可能。DvKS5

  克利切是个在大部分时间都偏于理智的人,至少在有外人在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的,艾丝妲在这个关系之中毫无疑问的是外人。DvKS5

  克利切总是会将家人放在嘴边,但是实际能够被他认为是家人的毫无疑问是被认可的人。DvKS5

  在他眼里朋友也是家人的一部分,而艾丝妲……DvKS5

  说一句很现实的话,恐怕克利切对她的态度只是表面上的,更多的是对于「星际和平公司」忌惮。对于他来说,家人们排第一、阮·梅可能放在第二吧,在就是他的战友和贝洛伯格的人们。DvKS5

  他即便是放松的情况下,也不可能改变自己的根本性格的。DvKS5

  “打住打住,你们俩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居然还一起调侃我吗?”DvKS5

  “我很喜欢阮·梅女士啊!她也是我的偶像好吧,我当然站我偶像!”DvKS5

  艾丝妲的话让她现在看起来总算像是一个小女孩的样子了,在此之前她总是把自己绷着,强行让自己看起来很专业的样子。DvKS5

  其实她这个样子反倒让克利切和阮·梅有点小小的不自在。DvKS5

  可能黑塔不会太在意这个,但是同游的话如果有那么一个太过正经也不是什么好事吧。DvKS5

  “可恶的饭圈少女!”DvKS5

  “啊……你……你怎么学的这么快!?”DvKS5

  克利切确实学的很快,就好像是之前他原本想说的那个,就是现在宇宙之中小有名气的一位歌手造出来的梗,虽然说是个烂梗吧,但是总感觉在那种场合说出来有一种说不明白的搞笑。DvKS5

  而且很容易就能打破尴尬的气氛。DvKS5

  “说起来,我还是很好奇,奇物里面有什么比较有意思的嘛?就是那种来由很有意思,用途也很有意思的那种。”DvKS5

  克利切还是没有忘掉他此行的最大目标。DvKS5

  黑塔的收藏其实昨晚的时候克利切就一直在找阮·梅问了,只不过她没有细说。DvKS5

  「你一会看到很有意思的东西,在此之前,保持期待就好!」DvKS5

  这种谜语人行为让克利切反倒是更加感兴趣了,未知的趣味总是让生物忍不住去探究,这就是未知的魅力。DvKS5

  毕竟这个宇宙也有人以伪造已知为目标,未知的东西说不定更真实呢?DvKS5

  “有一把定分枪,是空间站定分系统的由来,虽然说我不太清楚那个东西到底是有什么规律,但是那个东西的确是会给出一个分数,黑塔女士或许知道这是什么原理,但是她似乎对这个也不是很感兴趣了……”DvKS5

  “不会得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低分吧……那可有够好笑。”DvKS5

  克利切难以想象黑塔拿一个低分时那种不甘心的表情,不过这就只是一个玩笑,一个令使再怎么说也不能拿低分吧。DvKS5

  这就好像是冷笑话一样,一点都不好笑……DvKS5

  ‘坏了,不会真是让她拿了个低分吧……’DvKS5

  艾丝妲的表情让克利切那有些不可置信的笑容有些崩坏,她那副你居然真的猜对了的样子让某人有些难想了……DvKS5

  “她多少分?”DvKS5

  “黑塔女士本人没有来,但是人偶……四分。”DvKS5

  克利切的表情有些便秘,这是什么诡异的定分标准,虽然说黑塔的人偶跟她本人根本就没得比,但是那种结构的拟真的造物真的不值个高分吗?DvKS5

  “这个东西当不得真,我的分数也不高,我记得是四十七?”DvKS5

  阮·梅倒是不把这个分数太放在眼里,如果说什么都要靠分数来决定的话,斯蒂芬也成为不了天才俱乐部的一员了吧。DvKS5

  听螺丝咕姆所说,那个孩子当时考试的分数为七科二百三十三分。DvKS5

  这个是他自己爆出来的。DvKS5

  几人谈话之间已经到了黑塔的奇物储藏室,定分枪在哪儿克利切一眼就看出来了,不过那个东西真有些古怪。DvKS5

  很卡通的枪身之上是一个硕大的眼球,看上去有些渗人。DvKS5

  似乎是感应到了克利切的目光,定分枪将视线艰难的看向储藏室的门口,不过似乎是因为太远,他并没有任何的言语。DvKS5

  “如果感兴趣的话就过去看看啊。”DvKS5

  阮·梅的话就好像是无良的父母鼓励孩子去吃柠檬一样,但是克利切无法拒绝这奇妙物品本身的魅力。DvKS5

  试问谁能拒绝一把会说话的枪呢?DvKS5

  克利切走到奇物展览位的面前,观察着眼前这把奇怪的枪械。DvKS5

  这奇怪的枪睁开的眼滴溜滴溜的转了好几圈,虽然说有些奇怪,但是克利切觉得它的目光有些不怀好意。DvKS5

  「无法测定!!!咯……滋滋……」DvKS5

  眼珠猛地一下放大,逼真的眼球仿佛要一下子爆出来一一样。DvKS5

  它似乎努力的想要看清克利切的真实,但是毫无作用,甚至发出了电子仪器损坏的声音,随后,它闭上了眼。DvKS5

  枪身开始冒出白色的烟雾,似乎是烧焦了。DvKS5

  克利切有些无辜的抿了抿嘴,感觉自己好像不经意之间做出了什么错事。DvKS5

  “需要我赔嘛?”DvKS5

  “定分枪!!!!!”DvKS5

  似乎是在震惊于某人的死亡,艾丝妲悲痛的声音在空旷的储藏室之中回响。DvKS5

  但是有些奇怪,克利切明明在她的情绪之中感觉到了一丝……喜悦?DvKS5

  定分枪没有反应,静静的飘在展览柜之中。DvKS5



  PS:

  下一章是最后的过渡章节,下下一章就要进入黑塔空间站的故事这中了,我之前似乎有说过我一直很喜欢崩铁之中的一些支线,所以会在后续的剧情之中也插入一些。

  当然,是根据这些剧情进行一些小小的原创改变,之前有一章也是这样,不过我把铃铛改成了红绸缎,给地火加一个小故事。

  虽然不知道那一章大家怎么看,但是我写的还是很开心的,那一章后面回到贝洛伯格之后还有后续。3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