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三十一章:黑塔的秘密教学(II)

  “所以说接下来就要开始了?”DvKS5

  克利切看着眼前十指交叉,抵在鼻子上故作深沉的黑塔,有些不明所以的看了眼一遍微眯着眼,假寐着的阮·梅。DvKS5

  他们似乎在准备着什么事情?DvKS5

  “吼吼,只是一小会儿就已经急不可耐了嘛?”DvKS5

  黑塔将一个黑框眼镜戴上,一双眼被隐藏在反光的镜片之下。DvKS5

  她似乎掀起了一丝嘲讽的笑容,但是又好像是单纯的装模做样……是在模仿什么人物嘛?DvKS5

  “《福音战士》,湛蓝星的一部相当老的动画作品,如果放在琥珀纪的角度来说,那也已经是上个琥珀纪的事情了,大概一百多年?”DvKS5

  阮·梅的及时发声为克利切的疑惑作出了解答。DvKS5

  这个家伙,真的是在模仿过去的一些东西,她看起来是真的怀旧啊……DvKS5

  “喂!阮·梅……”DvKS5

  黑塔被揭穿之后反倒是显得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DvKS5

  “好了好了,打住,我之后回去看一下的,现在我倒是不是很在乎那些东西,我更好奇的事情是,你打算怎么进行研究?”DvKS5

  克利切打断了黑塔的话,她现在在做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啊。DvKS5

  “嗯?当然是话疗啊,怎么样很简单吧!”DvKS5

  黑塔眼睛摘了下来,恢复了以往的样子,虽然只是一个平光镜,但是她还是不喜欢戴眼镜的感觉,总觉得视线被框住了。DvKS5

  “啊?好吧,所以说,黑塔女士,你想要了解一些什么事情?”DvKS5

  “当然是,拜谒星神啦!我可是听阮·梅说过了,你可是两度拜谒了「希佩」,快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DvKS5

  黑塔对令使到底有什么力量并不感兴趣,也不在乎。DvKS5

  令使之间即便有差距,那也很有限,被赋予的调度能量的权限是对于令使实力最大的标定,同样的能够从命途之中调度的力量足够达到令使的水准,那即便并非令使,也和令使没有什么区别了。DvKS5

  不过现阶段的星神之中,也就只有「虚无」不存在令使。DvKS5

  至少黑塔没有见过,能够在那种命途之中走那么远还没有被「IX」的漩涡所吞没的人,许多的自灭者早在那个层次之前就已经走向了崩解。DvKS5

  “先说第一次?”DvKS5

  “好啊……那就先说第一次,说慢点,我可要好好的听一听。”DvKS5

  黑塔话音落下,克利切整理了一下思绪。DvKS5

  「一个多月之前,我在一次作战任务之中陷入了近乎死亡的状态。DvKS5

  我觉得我的师傅并不会反那样的小错误,他所判定的死亡大概率是真的在贝洛伯格的医疗体系之下的死亡。DvKS5

  确认我失去生命体征之后,家人们将我带到了雪原的一角,一个僻静的美丽的地方。DvKS5

  他们希望我能够在哪里长眠……」DvKS5

  “是不是有点太啰嗦了啊,我可没兴趣听你假死的事情啊!”DvKS5

  黑塔一下子打断了克利切的回忆,让克利切不经有些卡壳了的感觉,这让他有些幽怨的撇了黑塔一眼。DvKS5

  “直入主题好吗?我想知道你和那个‘拼接’的家伙到底聊了些什么。”DvKS5

  “好吧……”DvKS5

  「我感觉自己就好像坠入了无边的黑暗,如同漩涡一般的将我向下拉扯,似乎在渴望着我的到来。DvKS5

  然后,我就觉得自己就好想被什么人拉住了一样,旋流没有将我束缚。DvKS5

  不,不对,应该说无法束缚我,不只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那群人将我牵扯,带出了漩涡之中。」DvKS5

  “这完全就不像是死亡……”DvKS5

  黑塔喃喃自语,而阮·梅则是第一次听到克利切这么详细的讲起自己成为令使之前的事情,确实黑塔的判断没有失误。DvKS5

  这是「堕入自灭」的前兆,虚无在无意识之中将他拉入虚无的深渊之中。DvKS5

  “请继续吧……”DvKS5

  「我刚刚恢复知觉的时刻根本就无法睁开眼睛,但是我似乎能够感觉到周围空间的不同寻常,伴随着温柔的谐乐,我逐渐恢复了意识,身体也开始逐渐的有力。DvKS5

  我第一次见到了她,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跟不认识那是谁,只是迷迷糊糊的说出了一个「琥珀王」,然后就被我否认了。DvKS5

  我吸引着我,我下意识的向她奔去,只觉得沉溺于这一切也没有问题。DvKS5

  知道她第一次开口,告诉了我,我并且死亡的真相。」DvKS5

  “不对啊,你等一等,你刚刚说,你的意思是你下意识的想要去融入她对吗?”DvKS5

  克利切点了点头,他有些疑惑的看着黑塔,似乎是希望对方能够给出如此大反应的原因,他并不觉得自己所说的有什么问题。DvKS5

  黑塔则是沉默了好一会儿,大脑似乎是在不断的运转。DvKS5

  “不对劲啊……很不对劲啊……不过是因为「同谐」的本质嘛?”DvKS5

  黑塔有些神神叨叨的样子,好像是被什么新事物吸引了注意力一样,完全没有把克利切的疑惑放在眼里。DvKS5

  连阮·梅此时也是将眉头皱的死死的,似乎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被遗漏了。DvKS5

  不过她还是开了口:DvKS5

  “继续吧,亲爱的,那个问题并非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DvKS5

  克利切淡然能听得出来这话之中的心虚,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的,只不过他们凭借这样的一点点言语根本听不出什么问题而已。DvKS5

  “事实上,你们这个态度让我很难继续下去啊……”DvKS5

  克利切只觉得有些抓马,两位的态度让他觉得自己果然是有什么问题,但是具体是什么这两人又不打算告诉他,这才是最让他难受的。DvKS5

  “不,还是继续说,别废话那么多,你只有讲的越多我才越能给你解惑不是吗?”DvKS5

  “你怎么……?”DvKS5

  黑塔打断了克利切的疑惑。DvKS5

  她知道对方现在有很多的疑惑,但是只是这样的话,很多事情都没有办法了解清楚,更不能为对方解惑。DvKS5

  “……”DvKS5

  沉默了一会儿,克利切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维,随后再度开口:DvKS5

  「事实上,我跟根本就不知道是为什么,我还是知道一些关于「同谐」令使信息,他们打都没有真正「自我」的意识,或者说他们本身就是「同谐」的一部分,这在第二次拜谒之前我根本就不清楚。DvKS5

  我只知道她当时的态度非常的古怪,似乎对于我的事情她「自己」都很纠结。DvKS5

  她允许我离开,但是又有很多的「谐乐」将我拦住。DvKS5

  最后还是她主动将我放走,我当时并不是很理解这方面的事情,事实上我当时头脑非常的迷乱,在醒来之后好久我才想到要去探究这件事情。」DvKS5

  克利切将自己所经历的一些事情都说了出来,就好像是生怕说慢了就又会被打断了。DvKS5

  “……真是奇怪,你的状态和「希佩」的状态都很奇怪,你自己也有所发现吧,不然的话你的态度不会是这个样子的。”DvKS5

  黑塔给出了一个笃定的猜测,事实上这已经是一个陈述了。DvKS5

  “……没错,事实上我已经有所察觉,力量之中存在一些很不和谐的东西,这和「同谐」完全格格不入。”DvKS5

  「同谐」的力量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DvKS5

  「同谐」本身代表的概念非常的简单,「求同存异,以强援弱,以死护生」,这看起来是一段「家族」称颂「希佩」的定式。DvKS5

  但是这和「同谐」力量本身拥有的能力很是相符。DvKS5

  「同谐」的命途行者本身就拥有着强大的包容性,对于其他命途的帮助可能连他们本身都没有发觉,而且他们能够很容易的适配各类场景之中的各种实际存在的「力量」,就好像是存在的体系一样。DvKS5

  「同谐」力量的包容性让他们能够在各种场景之中都能够发挥自己的作用。DvKS5

  但同样的,「同谐」本身的攻击性并不强大,命途所引导的力量在发动攻势的方面并没有什么过多的帮助,更多的是依靠特殊的装备来进行战斗保护自己。DvKS5

  而作为令使的克利切,他在「同谐」力量的掌控上要更加的得心应手。DvKS5

  就好像是利用虚数能量调动空间之中存在的「忆质」,如果说不是「同谐」本身存在的特性的话,那么想要去构筑梦境也是件难以想象的事情。DvKS5

  「高适配度」、「高稳定性」、「低攻击性」,这就是「同谐」力量的外在体现。DvKS5

  简单的来说,「同谐」力量的多数体现都是在辅助功能上的。DvKS5

  如果说实在一个游戏里面的话,「同谐」的命途大概率是职业辅助吧……DvKS5

  而「同谐」的力量出现不稳定的情况,这样的事情从各种层面上来说都是无法理解的事情,你能想象你自己家的铁锅站起来跳舞的样子吗?DvKS5

  就是那么难以理解。DvKS5

  “哼哼,真是奇怪,「同谐」这样的特性下还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这才是最有意思的事情啊。”DvKS5

  虽然说克利切脸上满是担忧,但是黑塔根本就没有在乎对方的想法。DvKS5

  她只知道,她恐怕是真的能够接触到一些星神的信息了, 两度拜谒星神的令使、应该稳定的不稳定力量、被令使都察觉到的力量之中的杂乱……DvKS5

  「同谐」的「希佩」,你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啊……DvKS5

  “不必担心,对于你来说这也未必是什么坏事。”DvKS5

  阮·梅摸了摸克利切的手背,试图安抚一下对方现在有些混乱的心,任谁都不希望自己是一个不稳定因素,更何况是现在还有使命在身的人呢?DvKS5

  “不……与其说担心自己,不如说我更担心「神主」。”DvKS5

  “哈?你是想要逗我发笑吗?你一个令使担心自己的主子?担心一位几乎可以确定是在寰宇蝗灾之中吞噬里其他星神的狠角色?”DvKS5

  黑塔简直是要笑出来,一个危在旦夕的令使不去担心自己的处境反而去担心自己最大的威胁吗?DvKS5

  真是……难以想象的善心啊。DvKS5

  “不,我……好吧,我的确有些担心,虽然说我很清楚的知道「希佩」对于令使的概念,但是我仍然觉得没有问题,如果说真的到了那一个瞬间,我会请求她让我将一切处理好,然后果断的融入谐乐之中。”DvKS5

  克利切觉得身边的两位似乎有些理解错误了他的想法。DvKS5

  他从来没有想过要逃避什么事情,对于能够无时无刻的随时随地的将你拉入她的面前的星神而言,你想再多的法子也都是没什么实际作用的,更何况这位星神还大概率的讲你从一个绝境之中拉了出来。DvKS5

  克利切不是一个不懂感恩的人,除开力量的差距之外……DvKS5

  讲道理,「希佩」真的对他很好,好的出奇,在克利切困惑于自身繁杂的意识流侵袭的时候也是她亲自下场帮助他这个并不成熟的令使梳理了身上蕴含的繁杂意识,并且还利用谐乐告诉了他很多技巧的运用。DvKS5

  说真的,就好像是一个负责任的教师一样。DvKS5

  “你这个想法未免也太消极了吧,难怪会被「虚无」无意识的盯上。”DvKS5

  黑塔打了个哈欠,有些无语的瞅着一脸真诚的克利切,发觉对方的言论真的是处于对方的实际想法……莫名有些钦佩。DvKS5

  能够从容的接受自己的死亡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值得敬佩的事情。DvKS5

  而成为「同谐」令使的情况恐怕比起死亡要更加难以承受……DvKS5

  至少就目前来看「同谐」的令使本身已经算不上是个体了,刚刚从克利切的话里黑塔也侧面的感知到了这一点,真是可怜,被大量的信息裹挟着成为了意识的聚合体,即便存在自己的意识但也只是沧海一粟,会被大量的意识洪流彻底的掩埋,这种清醒之中有心无力的感觉才是最可怕的。DvKS5

  不过,如果是这个样子的话,那「希佩」的态度和她的表现就是在是太奇怪了……DvKS5

  一面制造着毫无人性的令使,一面尽力的组织新的令使成为意识流的奴隶。DvKS5

  就好像是之前的那些令使都不是她本身所创造的一样……DvKS5

  真奇怪,总不能有人在和她抢手柄吧?DvKS52

  “「自灭者」吗?我自认为自己曾今有过这样的想法,在死亡的时候确实有巨大的「虚无」将我贯穿,让我陷入了想要就此消失的情况,但是还是被拉了回来,现在的话我依旧拥有自己想要实现的东西,「自灭」的话到达也不必,我还是有存在价值的。”DvKS5

  “啊,对对对,克利切先生可不要想太多,我可是连交易的前期筹码都已经放下了,要是你没了,那我可不会饶了你。”DvKS5

  黑塔似乎还是很关心克利切的,不管是否是因为交易,她都不希望克利切出什么情况。DvKS5

  毕竟,她好朋友现在的状态拟人了很多,这可是多赖于克利切先生了。DvKS5

  克利切拍了拍放在自己右手手背上的阮·梅的手,他能够感觉到对方现在心里有些消极的思绪,手掌也因为焦虑而生出了不少的汗。DvKS5

  “放心,我不会走在你之前的。”DvKS5

  “嗯……不允许你食言……”DvKS5

  阮·梅的声音很小,小到如果说不仔细听根本听不清楚的程度,但是克利切还是精准的听到了。DvKS5

  他点了点头,示意这个誓言绝不违背。DvKS5

  而黑塔这是翻了个白眼:DvKS5

  “真无语啊,真无语啊!!!你们两个给我不要肆无忌惮的撒狗粮啊!!!”DvKS5

  黑塔,莫名其妙的觉得超级的不爽啊!DvKS5



  PS:

  这一章有点枯燥,而且有些素材复用的感觉,不过算是为后续的一些剧情做一些铺垫吧,虽然说那个剧情已经到大纲第二卷的末尾去了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