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三十三章 夕阳梦景 1

  接到白想的电话,张道明迅速带人赶赴现场。DvKS5

  过程中,收到消息的白乐莹、白茂许、许束三人也找来汇合,还按照白竹清的要求专门买了一双新袜子,新鞋子,以及一瓶大矿泉水。DvKS5

  白想拿到东西后独自找偏僻角落洗了手脚和脸,染红的白发也洗干净,然后仔细将云纹木剑擦洗了一遍,所有血浆全部抹掉。DvKS5

  脱袜子的时候她有点犹豫,因为连凉鞋都被她那用力一踩给损坏了,这薄软的丝袜居然没什么损伤,只是被妖血弄脏了而已。DvKS5

  梦纶牌,质量居然这么好吗?DvKS54

  换上干净的鞋袜,把脏袜子包好拿在手里,白想出来,正好看到张道明一身灰色长衫朝这边走来。DvKS5

  因为害怕妖气污染,附近没有围观群众。张道明让人封锁了现场,轻点了死伤和十几具尸体人皮,过来对白想点了点头:“看来妖仙道是记住你了。”DvKS51

  “是妖仙道?”白乐莹惊呼,“他们不是刚犯事?现在还敢出来?”DvKS5

  贸然和官宦接话是十分失礼的行为,更别说白乐莹还仅是白身。旁边的白茂许立刻拉了她一下,让她闭嘴。DvKS5

  “无妨。”好在张道明看她是个孩子并不介意,继续对白想道:“他们出现在这里,主要目标应该是为了监视今天去一中作客的贲灵众人,可能是中途看到你了,临时起意想找你报仇。”DvKS5

  “报仇?”白想顿了下,之前唯一和她有交集的妖仙道人就只有那‘杨兴’。DvKS5

  这些妖人妖道不说一个个自私自利吧,但为同伴报仇还是很少看见。DvKS5

  这么说‘杨兴’身份不一般?DvKS5

  还有,贲灵剑道的人为什么会跑到一中去。DvKS5

  白想皱眉,总觉得赤龙最近有点“风云际会”了,什么势力都往这赶。DvKS5

  “根据我们的调查,杨兴是妖仙道左护法‘吕然’认下的弟弟。”张道明向她袒露消息。DvKS5

  “那‘吕然’早在十多年前就是染身大妖,曾经大闹过泽州诸多道场,自封‘紫针道人’,认下杨兴后对他百般宠爱,你接下来可能还会遭到她的追杀。“DvKS53

  这里,张道明故意顿了一下。DvKS5

  但白想只是看着他,一言不发。DvKS5

  正常人在这时候早该依托人情求他帮忙了,张道明心里惊奇白想如此沉得住气,嘴上又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DvKS5

  “妖仙道这次犯了重怒,玉明剑道、熯天剑道都有增派人手前来齐州。再加上方州牧即将驾临赤龙,很快他们就会自顾不暇。”DvKS52

  “我也会派出人手,在南坪路附近巡逻警戒。”DvKS5

  那附近正是神鸣道场的所在地,白想点点头,带着几人向张道明行礼。DvKS5

  如此懂事,张道明不由看她越发顺眼,觉得她不似一般女子。DvKS5

  也确实!DvKS5

  上次才在一中破妖潭,斩妖人,这次逛个街又顺势给他逮出来两个。DvKS5

  而且还是杀好了的,都不需要他费神布置人手。DvKS5

  这怎能是一般女子做得到的?DvKS5

  这真是……又给白盛举抽到好牌了呀……DvKS5

  想起一些陈年旧事,又想起马上玉明剑道也要派人来赤龙,张道明对白想的态度越发热情。DvKS5

  不光没有按规矩带这群人回督检司做笔录,临别之前还问候了白老爷子,一副其乐融融的氛围。DvKS5

  白想几人离开后,一名黑脸,蓄络腮胡的警督找到张道明,手里用特制的镇布托着那柄红色软剑。DvKS5

  “督监。”警督皱眉,“这剑距离铸成也就一步之遥,那妖人拿着如此利器,按道理不该是两个剑生所能抵挡……?”DvKS5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DvKS5

  张道明没好气的一挥袖子。DvKS5

  “别说这破剑,还有那莽妖!那小盆口的身子,最起码也有百年道行!”DvKS5

  “督监?”警督愣了,“那为什么……”DvKS5

  “因为白盛举教不出这种人物。”张道明冷哼。DvKS5

  “听说玉明这次又是项娴带队。”DvKS5

  “嘿,我可不想没事找事……”DvKS5

  另一边,白家众人已经被许束开车送回了道场。DvKS5

  “你们先上去。”DvKS5

  走台阶走到一半,白竹清吩咐其他人。DvKS5

  “我和姐姐有话要说。”DvKS5

  她严肃起来,白乐莹是不敢造次的。许束和白茂许也不是执拗的性子,乖乖留了两人下来,伴着夕阳余晖在台阶上相对。DvKS5

  “姑姑。”DvKS5

  白竹清笑的有几分狡猾。DvKS5

  “你是不是有事情要我帮忙?”DvKS5

  “是。”DvKS5

  白想承认。DvKS5

  “我要你帮我翻译‘傩地梵语’。”DvKS51

  “那姑姑总该告诉我为什么吧?”白竹清仰头。DvKS5

  “那《朝元化炁经》可是不知来路的东西,姑姑想让我帮助翻译修炼,我要知道它是否安全,这不过分吧?”DvKS5

  “不过分。”DvKS5

  白想思忖一番,觉得这种程度的秘密告诉她也没什么,便把白盛举让她去隐灵寺的缘由说了,着重提到华安法师对这本经书的特殊态度。DvKS5

  “金蝉寺旧法?”白竹清眼中似有光芒闪烁,“若只是用于养神内修,我不说你不说,用仪器也未必查得出来。”DvKS5

  “问题只在于,姑姑是否有练成的把握。”DvKS5

  “我天赋特殊,可以隐约感觉到内景脉络。”DvKS5

  白想这里打了个幌子。DvKS5

  “而且东西是你翻译的,我练的对不对,是什么进度,你应该也看得出来。”DvKS5

  “也是。”DvKS5

  白竹清想了想,觉得这个和白想亲近的机会实在难得,终于点头答应下来。DvKS5

  “不过姑姑的秘密似乎很多啊……”DvKS5

  她看向白想。DvKS5

  “那柄妖剑。”DvKS5

  “铸剑境之所以对剑生有绝对压制,原因就是剑生在铸剑前要保持身心纯净。”DvKS5

  “即使肉身力量能和铸剑境对抗,身体和心灵被妖气侵染,可能也会导致岔气入魔,甚至这辈子再也无法铸剑。”DvKS5

  “而姑姑却丝毫不受妖气影响……”DvKS5

  她逼近过来,语气越发幽深隐匿。DvKS5

  白想还以为她要挟功逼问她为何能做到,临近了却嗅到一抹兰花幽香——被一个软软的身子扑进怀里。DvKS5

  “这真的是……”DvKS5

  吸了吸鼻子,白竹清在她怀中抬起小脸,又吸气低头紧贴着她,用面庞摩蹭、拱着白想温软的胸怀。DvKS59

  “这真的是太好了呢……”DvKS5

  白想本来想推开她的,听清她的话顿时怔住。DvKS5

  到底只是个孩子而已……DvKS5

  她这才察觉,白竹清只有17岁,要求她经历那样的凶险一直保持心神稳定,这本来就不太可能。DvKS52

  算了。DvKS5

  想起自己那些年的孤独滋味,白想放下手,任由妹妹在怀里发泄情绪。DvKS53

  看在她能帮忙的份上。DvKS5

  就让她缓缓心神好了。DvKS53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