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50章:神剑术第一式·千剑散浮华。

  在林城海域处,崩坏兽潮涌现而来,不断的突破海岸线。DvKS5

  而这突然间爆发的崩坏是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那恐怖两色相间的巨大身躯给人带来一生挥之不去的阴影。DvKS5

  大批的崩坏兽从中诞生,裂缝中不断涌现,但普通的武装对于那尊最为巨大的下位帝王崩坏兽起不到任何作用。DvKS5

  即使是运用了最新的电磁炮与镭射,但也只能够将部分崩坏兽消灭,对于后面体型巨大暗道下位崩坏帝王无法起到任何作用。DvKS5

  此刻一路军用吉普疾驰而来,身影如幻觉般的闪烁,最终来到了海岸线的另一处。DvKS5

  而这尊崩坏帝王如同“蟒蛇”般,但却有着正常的“头颅”,其中逸散着漆黑的电光,给人一种极度不适的感觉。DvKS5

  “这就是....崩坏帝王么?”DvKS5

  “而且,是前所未见的,至少我可没有见过那个崩坏兽身上带着这种如同粘液般漆黑的电流。”DvKS5

  临渊的目光此时落在了崩坏帝王的身上,眉头紧锁,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一样。DvKS5

  在临渊的记忆中,也只有帝王级崩坏兽级别的才能够拥有部分属于“律者的权能”。DvKS5

  但那是要律者的伴生崩坏兽才有,难道说律者已经诞生了?DvKS5

  想到这里临渊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消息,逐火之蛾中并没有任何关于崩坏指数异常飙升的信息。DvKS5

  这不免是让临渊对此觉得有些奇怪,但也没有过多的时间去思考,眼下是要解决掉这个崩坏帝王。DvKS5

  场面此刻已经是陷入了一片的混乱之中,没有人能预想到会是今天这样的一幕。DvKS5

  逐火之蛾的作战部队与当地的军队密切配合,方才勉强的抵御住崩坏兽疯狂的冲击,但同样也是造成了巨大的伤亡。DvKS5

  而就在此刻,崩坏帝王有所行动了,只见闪烁着黑光血盆大口顿时吐出一束恐怖的电流朝着防御阵地袭来。DvKS5

  在前方作战的人员未能够有任何的幸免,在被这一束电流席卷的瞬间瞬间便是被“溶解”,直接化作一滩黑色的粘液。DvKS5

  临渊神色一凝,浩瀚的剑气此刻自体内涌现,身形一阵闪烁最终来到最前方,仅此一剑。DvKS5

  “流心极诣·破空拔刀斩(斩铁)。”DvKS5

  剑气横扫而出瞬间在空气中荡漾起阵阵涟漪,此刻仿佛就连空间都因此在剧烈的颤抖。DvKS5

  在剑气与那道黑色电流的光束触碰瞬间,便是将其湮灭,荡漾而出的剑气顷刻间便是将百米内的崩坏兽尽数斩杀。DvKS5

  这并非是临渊目前的极限,倘若真的抵达那一层极限,那就是既然分高下,也决生死的时刻了。DvKS5

  而这一幕则是震撼了在场的所有人,瞠目结舌的望着眼前这恢宏的一幕。DvKS5

  刚才那是什么武器?众人只觉得眼前一阵恍惚,然后崩坏兽就悉数被斩断身躯了。DvKS5

  海域内的那尊崩坏帝王也是遭到了斩击,但对方仿佛是具备着“灵智”的缘故,居然会用身上如粘液般的黑色电流作为防御。DvKS5

  临渊对此并不意外,毕竟这是他目前见过最为特殊的崩坏兽,因此对方存在着生物的本能反而是正常。DvKS5

  但临渊并没有任何的停留,身形化作剑影般直接朝着崩坏帝王的方向袭杀而去。DvKS5

  五段斩的位移速度可谓是快到了极致,临渊整个人犹如剑光般,只此一瞬间便是出现在了崩坏帝王的上空。DvKS5

  如果是半年前的临渊想要对付这尊崩坏帝王还真的是要费一番功夫,至少不可能说会毫发无伤的。DvKS5

  但现在的临渊已经夺取了第二鬼神的力量,并且领悟了神剑术以及(斩铁),更有着大神官吉格的馈赠。DvKS5

  更别说在【无】的这一条道路上,开辟出了新的方向,因此现在的临渊已经和半年前截然不同了。DvKS5

  只见临渊此刻落在了海面上,面前被如蟒蛇般的崩坏帝王的阴影笼罩,约莫二十几米的高度令人令人心生敬畏。DvKS5

  “神剑术第一式·千剑散浮华。”DvKS5

  剑气如长河般仿佛直冲云霄,没有任何诡异的力量,也没有任何崩坏能,有的只是纯粹的剑气与剑意。DvKS5

  也只有领悟了极致的剑意才能够将剑的本质参透,最终得到剑道的尽头:“极诣·神剑术。”DvKS5

  此刻,伴随着的临渊的一剑斩出,是一剑吗?在别人眼中,临渊只是陡然拔剑。DvKS5

  可在缓慢的观测世界中,临渊手持妖刀村雨已经斩出了成百上千道剑气,仅仅只是在那一刹那的时间。DvKS5

  而在众人回归神来后,却是发现临渊已经身至天空,立于其上缓缓的将剑刃入鞘。DvKS5

  这一刻,仿佛万物色变,一切的声音都静止了下来,就连不断开火的机枪此刻也是下意识的停止。DvKS5

  只见崩坏帝王的身躯在视觉之中不断的扭曲,无数的剑气在它的身体中不断的切割,最终爆发出一道恐怖的剑气荡漾开来。DvKS5

  此刻,全场寂静无声,都死死的盯着眼前的这一幕,脸上满是难以置信,仿佛就像是见到鬼一样。DvKS5

  这一幕震撼人心,甚至没有人敢相信这是真实存在的。DvKS5

  比起其他人的震惊,临渊的目光此刻却是死死的盯着这尊已经被自己所斩杀的崩坏帝王。DvKS5

  似乎是发现了什么,眼眸中闪烁的异样的光泽。DvKS5

  “如果刚才我没有看错的话,那是....再生?还是说,吞噬复活?”DvKS5

  临渊心中低声的呢喃着。DvKS5

  刚才这尊崩坏帝王已经被临渊斩断的头颅似乎还有着动弹的迹象,并且似乎是在吞噬着它的同类崩坏兽。DvKS5

  临渊顺手补了一剑后才停止了这样的动作。DvKS5

  可这未免也太过奇怪了。DvKS5

  疑虑的种子此刻埋藏在了临渊的心底。DvKS5

  “不过从今以后,逐火之蛾恐怕要对我更为重视了,展现出这样那个的力量。”DvKS5

  临渊看着在场众人的反应后,心中不由得感慨一声。DvKS5

  他本来是打算稍微隐藏一下实力的,但临渊清楚如果自己今天不出手,那必然会有更多的人死去。DvKS5

  临渊做不到那样的漠视生命,他是尊重生命,甚至是“爱惜”。DvKS5

  况且暴露出实力也有好处,至少逐火之蛾从此以后会将资源倾斜到自己的身上。DvKS5

  只不过梅比乌斯那边可能就要有麻烦了。DvKS5

  这场崩坏兽潮被平定下去了,临渊并没有过多的停留,在确认不会再出现崩坏兽后便是离去。DvKS5

  同时逐火之蛾总部那边也是传来了消息,尤其是那位关照临渊的高层。DvKS5

  他没想到临渊的实力居然会如此之强,修行的剑术已经是到了这种地步。DvKS5

  逐火之蛾想过临渊通过掌握体内那份诡异的力量以及修行剑术会变得很强,可没想到强到这种地步。DvKS5

  现在看来这一切已经是有些脱离他们的掌控了,而此时一个以临渊为中心的阴谋旋涡开始形成。DvKS5

  逐火之蛾的内部从不平静,现如今临渊展现出来的这份力量已经是让人对他起了别样的心思。DvKS5

  临渊也清楚这一点,但他并不在乎这些麻烦,因为这些事情是迟早都要发生的。DvKS5

  至于逐火之蛾的内部斗争,他不会参与其中,并且一如既往的选择独行。DvKS5

  “做的不错,小子。”DvKS5

  看着这位领导的消息临渊对此轻笑一声,然后便是简单的回复,并非是刻意隐瞒。DvKS5

  “毒蛹那边,可能已经注意到你了,他们不好对付....估计是要想要对你进行招揽。”DvKS5

  简单的一句话蕴含着巨大的信息量,而这也是让临渊对此陷入了沉思之中。DvKS5

  毒蛹,关于这个组织临渊可是知道的,在逐火之蛾中可以说是占据着很重要的一个位置。DvKS5

  但同时那也是逐火之蛾的阴暗,每一个毒蛹成员都是由逐火之蛾关押的重刑犯改编加入的。DvKS5

  他们皆是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没有底线,只要高层下达命令,那么就会毫不犹豫的去执行。DvKS5

  而临渊对于逐火之蛾内部的斗争也是清楚的,分为几个派系,毒蛹一派系,科研派以及政治派。DvKS5

  可以说逐火之蛾内部的权力斗争的极为激烈,他们甚至是敢明目张胆的排除异己,消除反对的声音。DvKS5

  临渊和爱莉希雅以及背后的那位高层一直以来都是保持中立,对抗崩坏,因此自然是没有被卷入其中。DvKS5

  虽然说临渊并没有参与,但并不代表他不知道逐火之蛾的内部权力斗争究竟是有多么的激烈。DvKS5

  “我明白,看来这次的确会有些麻烦,我能应付得来,老头子您放心就好。”DvKS5

  临渊安慰的笑了一声回答,能够让他这般和善对待的高层也只有这位一直关照着自己的老头子了。DvKS5

  “好,既然你是这个意思,那我们还是一如既往的说法,有我在,他们动不了你。”DvKS5

  那边也是传来了中气十足的爽朗笑声,他的确是没有看错人,爱莉希雅的眼光一如既往的独到。DvKS5

  有着这样的实力依旧是能够保持这份淡然的心,的确是可造之材,也是一个能够扛起对抗崩坏大旗的人。DvKS5

  古源很清楚,逐火之蛾目前内部你死我活的权力斗争不断,注定是很难出现能够扛起对抗崩坏这项重大责任的人。DvKS5

  起初他看好的是爱莉希雅,但她的性格并不适合做一个“领袖”,她更适合“副”的这个位置。DvKS5

  其次便是临渊,但临渊实力足够,可性子犹如利剑般展露锋芒,性子过于冷淡,而且处理事情虽然冷静,但却不够“圆滑”。DvKS5

  而如今,古源终于找到了“那个人”,亦或者说是逐火之蛾高层一直以来所寻找的那种人,能够真正意义上带领人类对抗崩坏。DvKS5

  但在此之前,在他活着的时候仍然是需要为这些孩子做些什么。DvKS5

  在结束完通话后临渊也是略微头疼的揉了揉脑袋,显然是对此感到些许的苦恼。DvKS5

  被毒蛹这个组织盯上还真的是有些麻烦。DvKS5

  并不是说他们的实力有多强,而是比较烦人。DvKS5

  即便他们是曾经的死刑犯,可在加入逐火之蛾后也算是其中的一员,更是逐火之蛾诸多高层的手下。DvKS51

  如果是敌人的话,临渊大可一杀,但说到底这些都是逐火之蛾的人,并且没有威胁到自己的利益什么的。DvKS5

  所以临渊还真没什么理由与对方交战,而且毒蛹也不会愚蠢到与临渊交恶。DvKS5

  “这还真的是麻烦接踵而至啊。”DvKS5

  临渊叹息一声。DvKS5

  除非说毒蛹威胁到了临渊亦或者身边的人,否则林园是没有理由对他们动手。DvKS51

  他又不是什么嗜杀之人,凡事的确讲道理,除非说气不过的情况下懒得讲道理了。DvKS5

  “真搞不懂这些政客,权力斗争真是可怕啊。”DvKS5

  在想了许久后,临渊不由得对此感慨一声。DvKS5

  逐火之蛾的这些高层可以说是为了权力进行了不少的明争暗斗,甚至还因此死了不少人。DvKS5

  临渊可是见识过他们排除异己的方式,那可谓是一个明目张胆,根本不带怕的。DvKS5

  不过这些事情并没有牵扯到他的身边,因此对于这些也就没有理会了。DvKS5

  正当临渊思索之际,梅比乌斯的视频电话打了个过来,很显然她也是得知了新的消息。DvKS5

  映入眼帘的便是梅比乌斯身穿白大褂露出身前一抹雪白汹涌的屏幕,妖冶妩媚的脸颊露出趣味的笑容。DvKS5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临渊....这场拔河比赛是你赢了,能够有这样的力量,这可是和半年前的你有着天地差别的变化啊。”DvKS5

  梅比乌斯在看到临渊的战斗视频后就知道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DvKS5

  临渊是在修行剑道,这的确没错,但他同样也是在尝试的去夺取体内那份诡异的力量。DvKS5

  现如今一切正如同梅比乌斯所猜测的那样,临渊在修行剑道的同时也在与那份诡异的力量做争斗,结果是临渊赢了。DvKS5

  临渊闻言对此只是轻轻一笑,并没有过多的在意,深邃的眼眸却是闪烁着点点光泽。DvKS5

  “梅比乌斯,有件事情我觉得你会很感兴趣。”DvKS5

  临渊想起了之前那只下位崩坏帝王,这个消息也算是还了梅比乌斯一个小人情。DvKS5

  她一定会感兴趣的。DvKS5

  “你是说那只崩坏帝王么?的确很特殊,但并没有什么研究价值,能被你这样秒杀的。”DvKS5

  梅比乌斯眉头一挑,于是便想起了先前的那一只下位崩坏帝王的能力,很特殊,但不具备研究价值。DvKS5

  临渊依旧是笑笑不说话,但手指轻轻敲了一下桌子。DvKS5

  梅比乌斯一怔,旋即默默的切断了逐火之蛾的网络换上她实验室的私人网络。DvKS5

  这是她和临渊之间的“暗号”,只有在提及一些重要事情的时候才会使用。DvKS5

  “那只是表面上的。”DvKS5

  “梅比乌斯,在我杀死那只下位崩坏帝王的时候,它尝试进行吞噬着同类,甚至让肢体再生,亦或者说,整个身躯再生,并且细胞不断的重组复活。”DvKS5

  “你知道的,这其中....究竟意味着什么。”DvKS5

  这一刻,伴随着梅比乌斯的话音落下,梅比乌斯的脸色陡然剧变。DvKS5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