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四十四章 大预言家三月七

  当白杞等人看到三月七他们的身影时,他们正好解决了一队反物质军团。DvKS5

  在看到景元后,符玄那叫一个喜出望外,高兴到连将军都忘记喊了,而是直呼其名道:DvKS5

  “景元,你终于来了!”DvKS5

  “哈哈,我来迟了,这一路多亏符卿的撑持,神策府送来的战报我已收到,至于幻胧的计划么...”DvKS5

  “【建木】,最大的异象就在那里!”符玄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用十分笃定的语气说道:DvKS5

  “据说绝灭大君幻胧的手段是令事物内乱而亡,她定是想要染指建木,光播寿瘟祸祖之力,将罗浮变成不死孽物横行的泥犁地狱!”DvKS5

  这推测的确有道理,若是让幻胧成功夺取了建木,她还真有可能这么办。DvKS5

  而且在最后的决战时,她还曾想过把景元转化成虚卒,好让云骑军彻底失去士气。DvKS5

  “嗯,我已有分晓,列车团的各位,我带来了一个人,你们一定想见见他。”DvKS5

  随着他的示意,胸口开了个菱形窗,还裸着一边肩膀的丹恒走到了三月七等人面前。DvKS5

  “你,你是丹恒!?不会吧...”DvKS5

  不仅是三月七,连一向面瘫的小灰毛都难得露出了震惊之色。DvKS5

  “你..是丹恒对吧?你头上这对角怎么回事?”DvKS5

  听到这话,白杞不禁撇了撇嘴:竟然没吐槽他那有伤风化的衣服,还有那骚气的眼影?DvKS5

  人丹恒之前多保守啊?恨不得连脖子都给护住,现在穿的这么有失男德居然面不改色。DvKS5

  莫非这化龙之力,还能提高人的脸皮厚度?DvKS5

  好在说话还是那么简短:“说来话长,三月,是我。”DvKS5

  “不是!?你还真有隐藏的力量啊??”DvKS5

  三月七突然觉得自己可以转行去当预言家,随口一说的吐槽真的发生这种事,今天并不是第一次了。DvKS52

  “好了,朋友叙旧的事先放一放吧。”DvKS5

  打断了几人的闲聊,景元开门见山道:“诸位抵达罗浮时曾言列车团是为解决星核灾变而来,那时在下未敢应承。”DvKS5

  “因为怀疑星核猎手另有所图,如今看来,倒是我过度忧虑了。”DvKS5

  “星核猎手确有图谋不假,哈哈,她把各位送来,故意把事态扩大,好让各位与仙舟并肩作战。”DvKS5

  “事到如今,诸位的诚意已无可置疑,罗浮欠各位一份感激,本不该再有索求。”DvKS5

  景元说到这儿,转头看了眼符玄:“但诚如符卿所说,幻胧的出现令事态不再可控,身为罗浮将军,我不得不借助丹恒的力量,也要请各位全力相助。”DvKS5

  面对这种过于正式的场合,瓦尔特作为老前辈主动揽过了交涉的活:DvKS5

  “罗浮之危机就算与星核无关,以我的个性也不会坐视不理,但我一个人的意愿,并不能代表星穹列车。”DvKS5

  他看向三月七、丹恒与星,开始言传身教:“探索、了解、建立、联结,列车团奉行的开拓信条,不外乎八个字,旅途艰险,要贯彻它们却难于登天。”DvKS5

  “畏惧、险境、敌人、死亡,种种阻碍横亘在旅途上,能走下去的无名客屈指可数。”DvKS5

  “前进也好,离开也罢,无名客的目的地应该由他们自己选择,就像在列车上决定目的地时,亲手投出的那一票一样。”DvKS5

  都走到这儿了,星跟三月七肯定是要走到最后看一看,幻胧到底在玩什么把戏才甘心的。DvKS5

  看着眼前伸出的两只手,丹恒迟疑了一下也伸出了自己的右手。DvKS5

  但在面对景元的感谢时,却解释道:“我并非以无名客的身份站在这里,因为此行的来去,我受人摆布,并无自由可言。”DvKS5

  可以说连他会离开列车,都是星核猎手故意安排的,不然银狼就不会黑掉几人的超距信号。DvKS5

  让星只能单方面给他发信息,他却没法回复了,要是双方能够正常交流,丹恒自然不会一步步走到鳞渊境来。DvKS5

  “但我会以持明后裔的身份,完成我对罗浮的责任!”DvKS5

  见他最后还是同意了,三月七大松了一口气:“好啊,大家跟来时一样深明大义,那么,接下来将军有什么妙计?”DvKS5

  “妙计没有,只有赌一把,赌持明长老的半截褪鳞之术,赌丹恒还能拾起龙尊的记忆。”DvKS5

  一直安静听着的白杞,终于开口了:“这个赌字啊,很不好听,但又找不到更确切的字来代替它。”DvKS5

  无论怎么讲,会战兵力是八十万对六十万,优势在我。DvKS51

  哦不对,串台了。DvKS5

  “当初帝弓司命斫(zhuo)断建木,但那半截枯木仍有余毒,但也给了仙舟驯化建木的机会,古代龙尊便引古海之水,淹没鳞渊境洞天,将它作为封印建木的容器。”DvKS51

  带众人来到数千年前为纪念当时的龙尊,而由工造司能工巧匠雕刻的雕像面前,景元语气略显神往:DvKS5

  “为了纪念如此壮举与牺牲,仙舟联盟在此竖起了显龙大雩碑,留下了持明的造像。”DvKS5

  三月七盯着雕像,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这雕像好像丹恒啊,难道说...雕像上那人就是...丹恒的兄弟!”DvKS5

  以为她能说出什么好话的众人,纷纷无言以对。DvKS5

  白杞叹了口气,对自己竟然也跟着升起了一丝好奇而羞愧:“唉,不愧是你。”DvKS5

  “哈,少许相似罢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硬要说起来,历代龙尊的形象的确相差无几。DvKS5

  ——本代除外,现在持明龙尊的继任者只是个袭名的小娃娃,没有继承全部的力量。”DvKS5

  小娃娃怎么了?DvKS5

  古灵精怪人小鬼大的白露,不比历任龙尊有意思多了?DvKS5

  也就是人家没开直播,不然白露随便卖卖萌,在仙舟联盟的人气绝对直追冱渊君。DvKS5

  白杞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主意简直完美,等民间自发组成衔药龙女粉丝俱乐部了,那群龙师还敢那么嚣张?DvKS5

  嗯,等打完幻胧就回去找白露,让她开个直播间卖卖萌,顺带给人在线看个病,先把民众好感刷起来。DvKS51

  在白杞胡思乱想的时候,景元还在KFC丹恒:DvKS53

  “丹恒,你明白了吗?丹枫死后,罗浮的持明已没有能办到此事的人了,曾守望建木的你,应该能为我们开启前往建木的道路。”DvKS5

  沉默了一阵后,丹恒走到龙尊雕像面前,缓缓闭上了双眼。DvKS5

  不多时,他就感受到了那股曾经无比熟悉的力量,那些层层叠叠,互相牵制的禁制。DvKS5

  那些他曾守望了几百年,以为自己会一直守护到指定继任者,把这份责任交给他的沉重。DvKS5

  丹恒抬起手,持明族的重宝【重渊珠】开始与显龙大雩碑、龙尊雕像,以及整个鳞渊境洞天互相呼应。DvKS5

  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眼前的古海突然从中渐渐分开,显露出一道由珊瑚礁构成的路。DvKS5

  白杞则是幻听到了一阵BGM:撕裂~形骸~解放,万钧雷霆的巨响~DvKS51

  很好,出音味了。DvKS52

  ------------------------------------DvKS5

  PS:人果然是逼出来的,谁能想到我一个时速一千的手残,也有一小时两千字的一天呢?DvKS51

  就这作者已经开始十指酸痛了,也不知道那些一小时四千,每天一万二的牲口是怎么办到的?他们不怕得肌鞘炎吗?DvKS52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