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0006章 引起阳乃注意的一对母子(求收藏票票~) 5

  粉是没有吃成,他要吃席了,而且还是自家的。3LyvS

  在成田国际机场的侯客厅里,江守彻靠窗而坐,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半个月前的一场对话,那个时候江守苑子还在逗他开心,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见面了,还是因为这种事情。3LyvS

  天阴,所以黑得格外快。3LyvS

  天上是厚厚的阴雨,如同锅盖一般,扣在这片时而喧嚣,时而静寂的大地上,地面上高高的照明灯一个个亮了起来,排成一条明线,把这偌大的机场照的如同白昼,丝丝的雨线在灯光下清晰可见。3LyvS

  机场外面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这是前天那场特大暴雨带来的后遗症,而他素未谋面,仅仅是在手机里通过短信确认过存在的父亲,也再那次海外出差的路上失事了。3LyvS4

  这两天手机上电视上,铺天盖地的都在讨论那场大风暴,人们谴责机场,谴责气象局,为什么不能够早一点预测到?为什么在那种恶劣的天气,还要出机?这不是拿人命开玩笑吗?3LyvS

  发生了大的灾难,总要有人承担后果,于是电视机上,新闻头条里多了一群人,他们西装革履,面容沉痛,以无比自责的姿态向国民鞠躬道歉……3LyvS5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就像天上落下的羊毛细雨,密密麻麻,让没有雨伞的人无处可躲。3LyvS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总武高里很多人都在讨论,但没有人知道逝者中有一人是学生的父亲,坐在头等舱。3LyvS1

  按照江守苑子的建议,他以身体不舒服为由,请了一周的病假,以此来掩盖悲剧发生的事实。3LyvS

  她说这种事情要是让人知道了,周围的同学会像苍蝇一样涌过来,狠狠的吸他的血,表面上他们是在关心你,实际上只是为了满足自己低劣的恶趣味,根本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他们是在强迫别人接受他们自以为是的善意。3LyvS1

  在这一点上,江守彻和她想到了一起。3LyvS

  侯客大厅里响起了播音员好听的声音,江守彻看了下妈妈发过来的消息,她就到了。3LyvS

  没有让他等太久,江守苑子很快就从飞机上下来,拉着一个银灰色的小箱子,眼圈泛红的向他快步走来。3LyvS

  来之前他想象过很多很多的画面,也准备了一些安慰的话,但是在看到职场装束,匆忙而来的母亲,又全部都咽了下去,只是缓步向她走了过去。3LyvS

  这个时候,她需要的或许只是一个可以依靠的人。3LyvS

  江守苑子松开箱子,三两步走了过去,紧紧的抱着他,脸埋在他的胸口,贪婪的吸着他身上的味道。3LyvS8

  江守彻一低头,下巴立刻碰到了母亲保养细腻的柔软黑发上,这一轻微的动作,立刻让他身体僵硬如雕塑一般,动也不敢动。3LyvS

  他并不擅长表露感情,从来没有面对过这种情况,一时手足无措。3LyvS

  感受到江守苑子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江守彻象征性的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晚上好……”3LyvS

  他感觉抱着自己的人好像笑了一下,身体轻微一动,但又好像是他的错觉,伴随着江守苑子长长的呼气动作,江守彻感觉到了心脏处一片温热。3LyvS

  松开了紧紧抱着他的手,江守苑子后退了半步,两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用力的压了压,好像要把这个高她一头的儿子压矮,这样抱着他就不用那么费事了。3LyvS3

  “真的是不会安慰人呢。”江守苑子看着偏头向一边,除了问候就再也没有其他话的儿子,又是感叹又是担心,没有自己的话,这个傻小子不知道要被多少人骗。3LyvS

  不过既然她回来了,儿子就不用操心这些琐事了,只管跟在她的后面就好了。3LyvS

  “走,回家!”拉起儿子的手,江守苑子一扫柔弱的态势,霸气的走向了出口处。3LyvS

  “伞……”江守彻抗拒了一下,视线看向了刚过来的座位,那里躺着一把黑色的雨伞。3LyvS

  “快去快去。”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江守苑子松开手,推着儿子往哪边走,好像比他还在乎拿把伞。3LyvS

  在侯客厅前檐下,江守彻撑伞,他那位年轻的母亲就在一旁打量着他的侧脸,一边看一边暗自高兴,不愧是她的儿子,帅气又漂亮,即便是普通的居家服饰,也能让他穿出非凡的气质,看着就让人心动。3LyvS

  想着想着,她又有些不开心,情绪低落了下来,这么好的儿子,迟早会离开她,不知道要便宜了哪家的女儿。3LyvS1

  一想到自己辛辛苦苦种出来的大白菜,就要被外面的人挖走了,以后偌大的房子只留下她孤零零的一个人,晚上只能对着节能灯喝咖啡改设计图,她的心立刻不平衡了。3LyvS3

  江守彻撑开伞,正准备招呼母亲和他一起走,然后就看到了她黑着一张脸,对着空荡荡的夜空发狠,磨着银牙,嘴里还念念有词。3LyvS

  不过她声音太小,他听不到。3LyvS

  “该走了,已经很晚了,你还没吃饭吧。”江守彻拘谨的用手指戳了戳她的肩头,感觉有些不自在。3LyvS

  江守苑子上身西装,下身包臀裙,一副成熟职场女性的装扮,按照人们的想象,她应该举止优雅得体,在知名的跨国公司里同业内前辈交流,不卑不亢。3LyvS

  但现实却是,她脸上露出斤斤计较,小鸡肚肠的表情,向下一看,不知道她在跟谁生闷气,小手正做出掐、拧的动作。3LyvS

  回眸一笑,天真可爱,町田苑子像是变脸一样抱住了儿子的左臂,脸在他的长袖上蹭啊蹭的,声音柔柔道:“妈妈穿的这么单薄,很怕冷的,小彻要把伞偏向我这里,不能让我淋到雨哦。”3LyvS5

  说着,她还示威性的向江守彻身后一看,吓得他后背发冷,哪里没人啊!她是在和空气斗智斗勇吗?3LyvS

  正式的见面,两个人还是第一次,但是在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两个人通了不下七十个小时的电话。3LyvS

  他对于这个想象力丰富,情绪复杂多变的妈妈还是有了一定的了解,她估计又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了,不知道思路又跳脱到了哪里。3LyvS

  江守苑子抱着他的左臂不放,箱子又不能不管,无奈,他只能别扭的用左手拿伞,伞面严重倾斜,三分之二停留在她身体的上方,把江守苑子遮了个严严实实。3LyvS

  而他的右手则拉着小提箱,提醒着她小心台阶,然后淋雨走向了机场里面停着的出租车。3LyvS

  希望她回来是在帮忙,而不是添乱,江守彻扫了一眼眯着眼睛,满脸甜蜜的江守苑子,心里有些担忧。3LyvS

  不过一想到自己作为遇难者的儿子,到现在还没有受到新闻媒体的骚扰,他对这个不靠谱的母亲,又多了一丝信任。3LyvS

  希望明天会更好,他有些珍视现在的生活了。3LyvS

  江守彻打开车门,把江守苑子护送了进去,正准备绕行到另一边去上车,结果被车内探出的一双娇小有力的手臂拽着头,硬生生的拖了进去。3LyvS

  嘭!3LyvS

  车门关上,黄皮出租车熄灭尾灯,缓缓驶进雨帘的深处。3LyvS

  “阳乃,你在看什么?”在机场的另一处,一辆加长的黑色劳斯莱斯里,端庄秀气的和服妇人见女儿一直盯着窗外,开口询问道。3LyvS

  雪之下阳乃一眨眼睛,看到了玻璃上满是水汽,不知不觉中,她观察那对好像是情侣,但看服装打扮,更有可能是母子的两个人已经很久了。3LyvS

  情侣的话,这样腻味的她见多了,如果是母子的话,她真的有些羡慕了。3LyvS

  从她记事起,母亲就没有这么宠溺的抱过她。3LyvS

  “没什么,好像看到小雪的同学了。”用手背擦了擦玻璃,雪之下阳乃顺势撒了个谎。3LyvS



  PY交易环节

  推荐一本青春后宫文《女装大佬只想谈恋爱》,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去看看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