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0007章 与江守苑子分别时(求个票票~) 1

  时间奔流,昼夜不息。3LyvS

  再次回到家里,江守彻累的平躺在沙发上,脚趾都不想再动一下了。3LyvS

  忙了三四天,见了许多不曾认识的人,他的世界观有些动摇了。3LyvS

  到底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这个问题现在再问他,他已经说不清楚了。3LyvS

  这个世界是如此的真实,以至于他感觉自己正在一点点沉沦,渐渐接受了它。3LyvS

  在这里,江守家只是一个普通的务农世家,并非什么大家族,但他还是有两个叔伯,这次在处理丧事的时候,叔伯一大家子帮了他们不少忙。3LyvS

  本来以为,系统只是把他硬塞进这个家庭,自己和他们并没有什么太过于亲密的关系,至少在没有见到这一大家子之前,江守彻是怀有着这样的想法,好像他们只是停留在通讯录里的几个文字一般。3LyvS

  但是在父亲千叶县的老家待了一段时间,他离奇的发现,叔伯提到的他小时候在神社里迷路、哭着不愿上学、掉进后山里的小溪、为小鸟做法事这些荒唐事,竟然一点点的都浮现在他的脑海里。3LyvS7

  待的时间越长,回忆的越努力,他愈加肯定那些事情是真实发生过的。3LyvS

  他甚至还找到了埋葬麻雀的地方,在一块平板石头下面,找到了充当棺材的铁盒子,那是他小时候特地从家里翻出来的。3LyvS

  也正是因为这个盒子,‘超度’麻雀这件事才被家里人知道。3LyvS

  在乡下待的那几天里,江守彻有一种惶恐不安的感觉,就像是宁静的午夜照着镜子,突然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动了起来,又是洗脸,又是刷牙漱口的,但这些还不算什么。3LyvS

  最让江守彻恐惧的是,他赫然发现镜子里的‘自己’瞳孔正在一点点的缩小,甚至面带惊恐的退后了两步,手里的牙刷都掉在了地上,滚动几圈,沾了一层灰。3LyvS2

  因为镜子中的‘他’抬起了头,意外的发现这个世界还有另一个江守彻,他一动不动的,只是面容僵硬、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3LyvS

  到底自己是真人,还是说自己只是镜子里的影像,江守彻已经分不清。3LyvS

  距离车祸发生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原来世界的记忆渐渐模糊,那些回响在他耳边的欢声笑语,只能够在梦里听到了。3LyvS

  反倒是这个世界,他认为是假的世界里的记忆,正在一点点的复苏。3LyvS

  本来以为‘父亲’去世,他会很平静,毕竟他只是一个‘路人’角色,是一个在春物世界里,根本不曾出现过的路人。3LyvS

  但当周围的环境安静下来时,他看着带着老式方框眼镜,不苟言笑的黑白照片,心里莫名的生出一种悲哀,情绪从何而来,他根本说不清楚。3LyvS

  虽然葬礼办的很仓促,但那个让他分不清真假,险些迷失其中的乡村,最终还是远离他了。3LyvS

  今天下午六点的时候坐上电车,他和母亲正式返回家里,而那个逝世的父亲则永远停留在青山绿水,距离神社不远的一处人家里,那里有两个白发苍苍的和蔼老人。3LyvS1

  “小彻累了吗?要不先睡一会儿吧,我看你这两天的精神都不是很足。”3LyvS

  同浑浑噩噩,整日思索的江守彻相比,江守苑子需要做的事情可就太多了,但是她好像一台永动机,不知疲惫为何物,常常在半夜里还能够看到她灯下忙碌的身影。3LyvS

  劝她去休息,她也只是轻轻一笑,称麻烦叔伯们的事情已经很多了,她也要尽力做些事,她没事的。3LyvS

  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们两个就那么坐着,江守苑子手里忙个不停,江守彻只是静静地眺望着远处沉寂的黑山。3LyvS

  他虽然是个精力充沛的年轻人,可能是心绪不佳,从而导致精神疲惫,第二天早上,往往是江守苑子做好了饭,他才缓缓起床。3LyvS

  她为什么那么有活力,江守苑子的回答基本上是一致的,因为她还有亲爱的儿子留在身边。3LyvS

  江守彻粗略回想一下这几天忙碌的事,挣扎起身,道:“你也一直在忙,应该累坏了吧。”3LyvS

  “想吃些什么,我去给你做。别说那些我不会的。”3LyvS

  “大碗宽面!面,我要吃面!”听到江守彻要给自己做饭,江守苑子立刻来了劲,扔掉包,甩掉鞋子,盘腿坐在了沙发上,左右摇晃着身体,一副‘我很期待’的模样。3LyvS2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就乱吃……”江守彻站在厨房门前叹气,他算是发现了,只要是自己嘴里蹦出个新词,或是说起一件新鲜事,不管是好是坏,她总要体验一把。3LyvS

  回到乡下处理丧事的时候,她还不忘自己的蓝牙耳机,还记着儿子跑步这件事,大清早的硬拉着他起床,让他在还有露水的山脚下慢跑,说要听他的喘息声。3LyvS1

  结果喘息声没听到,反倒是她自己没跑两步,先倒下了来,嘴里嚷嚷着‘不行了不行了’‘跑不动了’‘过来背背妈妈’……3LyvS

  在回家的路上,她硬拉着江守彻去乡下的小超市,买了一把带橡皮子弹的手枪,说要喂他吃子弹,体验一把‘枪决’儿子的快//感。3LyvS

  然后一路上他就感觉后背酥酥麻麻的,再不就是说话的时候,她人直接就没了,回头一看,江守苑子正在往回走,捡子弹呢。3LyvS

  江守彻不知道该说她童心未泯,还是脑子缺根筋,能够玩的她都玩了个遍,现在向吃的东西伸出了魔爪。3LyvS

  “我不管我不管!”江守苑子耍赖,索性平躺在了沙发上,伸展四肢屏息装死,大有饭不端过来,人就不起来的架势。3LyvS

  厨房里响起热油的‘嗞嗞’声,微微的香气从门窗间飘了进来,很没有骨气的江守苑子爬了起来,手扒沙发靠背,眼巴巴的盯着厨房的门,暗地里吞咽着口水。3LyvS

  “明天你就要坐飞机了,我不大清楚坐飞机前是不是忌讳辛辣,但吃点清淡的鸡蛋面,这个应该没问题。”到最后,江守彻还是没有给她做宽面,他有些担心,吃了那东西之后她会不会人也进去了。3LyvS

  听她平日里说的话,一旦付诸实践,她有极大可能要去监狱里吃牢面。3LyvS

  吃着面,江守苑子难得的消停了下来,她坐的是明天早上七点五十的飞机,和他上学时间冲突,为了不让儿子拉下太多的课程,她忍痛拒绝了‘送机’这个诱人的请求。3LyvS

  周四,清晨六点二十分。3LyvS

  “小彻,再抱一下妈妈,最后一下下……”江守苑子站在客厅里,对着江守彻张开了双臂,闭上了眼,同时还踮起了脚尖,一副期待的模样。3LyvS

  “你想都别想!”隔着两个沙发,江守彻从口袋里抽出湿巾,使劲的擦着脸上的唇膏。3LyvS

  今天他刚睁开眼,就看到黑暗里的房间里多了个人,正蹲在他的床头,欲图图谋不轨。3LyvS

  随着‘嘿嘿’的一声坏笑,红唇雨点般落在了他的额头、鼻梁、脸颊上,甚至连嘴唇也没有放过。3LyvS8

  江守彻被亲蒙了,反应过来后连忙抽身闪退,抹黑中,还和她撞了个对头。3LyvS

  躲到一边的江守彻强烈谴责她这种DIO行为,最后以这辈子都不接她电话为要挟,总算把她赶了出去。3LyvS1

  就在两分钟前,她故技重施,以‘分别时的拥抱’为借口,对他发起了新一轮的攻势。3LyvS

  可能是意识到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江守苑子显得颇为‘丧心病狂’,双腿夹着他的腰,手搂着他的脖子,真个人都快悬挂在了空中。3LyvS

  如果不是他早有防备,并且挣脱的及时,恐怕现在已经被按倒在了沙发上。3LyvS

  眼看没戏了,江守苑子失落的叹了口气,向他挥手告别道:“呐,再见了小彻,等我处理完工作的事,马上就回来找你。”3LyvS

  “记得每天都要想我哦!”3LyvS

  闹腾的人离开了,房门一关,好像隔绝了整个世界,屋子顿时空旷安静下来,热闹的大都市顿时变成了荒无人烟,飞鸟罕见的沙漠戈壁滩,江守彻忽然感觉心里空荡荡的。3LyvS

  或许这一次他不该拒绝的,可能她之前那些胡闹的动作,都只是为了掩盖离别时的悲伤,掩饰自己的真实情感,所以才做的那么出格,那么夸张。3LyvS1

  或许这是她自我保护,自我防备的一种表现。3LyvS

  说起来,自从江守苑子回来之后,就没有见她人前消沉过,对于自己的哀伤,她表现的永远都是得体而又克制,不会让人觉得她是个冷血的人,更不会让人觉得她是个沉湎于悲痛,难以自拔的人。3LyvS

  人不是冰冷的机械,再无情的人也会有心头一动的时候,或是大喜,在街头看到令人心动的人,或是大悲,下班时从听筒里面得知噩耗。3LyvS

  喜的一面是江守苑子经常展现的,不仅自己高兴,她还会把快乐传递给其他人,在这次的突发事件里也是一样,她一个人安慰一家人,但好像没有人去体贴关心过她,即便有也是出于礼貌与客套。3LyvS

  或许她正在压抑着自己吧。3LyvS

  他拉开了门,不出所料,穿着短袖修身连衣裙的江守苑子正靠门站着,双手扶着拉杆,低着头,意志消沉,像是被赶出家门,无处可居的流浪人。3LyvS

  “抓到你了!”听到身后的声音,江守苑子耳朵一动,转身抱着儿子的腰身,埋首他的胸口,声音怯懦道。3LyvS1

  “这是我自愿的。”江守彻轻轻拍打着她的肩膀,低声安慰道。3LyvS

  这是相处这么久,江守彻第一次确定她的真正感情,知道她不是在演戏。3LyvS

  对于她这种有些别扭的人来说,也只有在分别的时候,才会短暂露出真实的自我吧。3LyvS



  PY环节

  推荐一本原神同人文,沙雕搞笑向,《人在原神,是申公豹

  喜欢的朋友们可以去看看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