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0049章 高木侦探再次上线 1

  江守同学……3LyvS

  江守君!3LyvS

  江守……江……3LyvS

  江守彻精神恍惚,耳边回响着重重叠叠的余音,从远处而来,像水波一样荡漾而去,最后又碰到看不到的岩壁,反弹回来,再次萦绕在了耳畔。3LyvS

  他感觉自己好像被困在了一座孤岛上面,四周是黑蓝色、微微起伏的辽阔海面,在天与海面相接的一线,仿佛有一堆露出海面的黑色礁石,上面身影模糊的塞壬微微分开涂红的唇,透明的穿耳之音就从哪里发出,越过海面,灌入双耳,抵达他意识的深处。3LyvS

  背对他的‘塞壬’仿佛注意到了他的视线,轻轻地转过头,冲他一笑,那模样神似……3LyvS

  “……高木同学!”3LyvS

  “嗯,现在才反应过来吗?”高木同学站在他的身边,双手提着书包,弯腰靠近了他发呆的脸,淡淡的香气顺着她柔顺如丝的黄棕色头发向外飘散。3LyvS

  江守彻轻轻的吸了一口,味道熟悉,正是海面上‘塞壬’的味道,也是那天晚上留在他印象深处,让他不自觉回想的味道。3LyvS

  “咳,是……是你啊,有什么事情吗?”3LyvS

  从上午高木同学转学过来之后,他就一直在思考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当时的高木同学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自己又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3LyvS

  如果说高木同学对他没有兴趣的话……这个可能性不大,但是搜遍记忆,他也没有发现自己哪里值得她去喜欢,或许是记忆还不完整的缘故吧。3LyvS

  思考完高木同学的‘作案动机’,江守彻又在桌子底下暗掐自己的大腿,暗骂自己定力不足!3LyvS

  不知道当时是喝了孟婆汤,还是吃了迷/魂/药,明明只需要把她叫起来,或是抱起来重新放到床上,然后自己再溜出去就万事大吉了。3LyvS

  不能说此后就真的没有麻烦事了,但至少不会违背他的本心:平淡生活,然后完成任务悄然离开这个世界。3LyvS

  至于一开始的‘三不’原则,江守彻发现,自己好像还真的做不到。3LyvS

  他是一面镜子,别人不仅对他笑,还对他好,在这种情况下让他去‘不负责’,即便是别人不说什么,没人责怪他,他也会过不去自己那一关。3LyvS

  算了算了……说再多,想再多也没用了,都已经破了戒了……江守彻捶打着脑袋站了起来,高木同学已经帮他收拾好了东西,眼睛里面好像带有某种期待。3LyvS

  “你还记得小的时候吗?”3LyvS

  高木同学把书包递给他,两个人并肩漫步走出班级,她声音温柔的追忆道:“那个时候空气清净,村子里也不像城市里这么喧闹,流水白云到处都能够看到,阳光也不似这里那么刺眼强烈。”3LyvS

  “那会儿我们放学之后都会一起愉快的玩,然后各自回去写作业……”3LyvS

  “对啊,在写作业这件事上,你没少捉弄我。”提到记忆中的事情,江守彻感觉自己的心情平静了一些,宁静的时光总有一种抚慰人心的力量。3LyvS

  “那现在给你一个捉弄回来的机会怎么样?”高木同学在一旁诱惑道。3LyvS

  “我拒绝!”3LyvS

  江守彻连忙和她拉开距离,道:“你每次都是这么说,但是到最后吃亏的都是我。”3LyvS

  “江守君好像变聪明了……不过,你不打算听听我要说什么吗?”3LyvS

  “这个倒是可以,但是最终的决定权要在我手里!”事关‘尊严’,涉及‘主权’,江守彻寸步不让。3LyvS

  “我刚刚转学,但是很快就要阶段测试了,今天我听了老师讲的课,和我之前所在的学校相比,好像超前了不少。”3LyvS

  “这一部分如果不补齐的话,在此次的考试中,我很有可能就要落后了……”3LyvS

  ‘全知全能’的高木同学居然会向他求助?江守彻感觉其中有诈,这需要谨慎的观察,但是看她有些苦恼的神情,又感觉这件事好像是真的。3LyvS

  真和假,一半一半的概率,但是在他和高木同学打交道的那些年里,他好像没有赢过。3LyvS

  掷一千次硬币,或许能够看到硬币竖立起来的情景,但是和高木同学打赌一千次……他记忆中自己是没有赢过的,即便是赢了一局,很快又要白给了。3LyvS

  在他印象中,高木同学就是强大的象征,现在……英雄也会有保质期吗?3LyvS

  “其实,辅导作业什么的,这个都不是问题,不过时间可能要晚一些,放在六点往后怎么样?”3LyvS

  “为什么要是这个时间呢?”高木同学不解道。3LyvS

  江守彻简单的说了一下阳乃派发给他的每日任务:例行探望雪之下,并且陪她聊聊天。3LyvS

  根据她的说法,经历车祸之后的雪之下雪乃,表面上看已经没有大碍,但是内心遭受的创伤异常复杂,修复它是一个长期而又艰巨的任务。3LyvS

  本来这种事情不会落到他的头上,可惜的是雪之下家不是一般的家庭,家中有下人,没朋友;有等级,没温暖;有竞争,但缺乏关爱……3LyvS

  在她堪称政治家的口才下,雪之下家犹如尔虞我诈的嗜血皇宫的一面,悄然展现,虽然事后回想起来,阳乃大概是在忽悠他,但她说的一部分也是事实,家同医院相比,未必就更有助于她的恢复。3LyvS

  “……然后我就答应了她,每天去看雪之下,陪她聊聊天,说一些学校里面发生的事情,逗她开心,虽然大多数情况下是被她冰冷的目光射线吓走。”3LyvS

  走出教学楼,下了两天的雨,今天难得放晴。3LyvS

  经过一个上午外加半个下午的烘烤,水泥铺就的校园已经发白干硬,除了低凹地区少有的几个水洼,大雨过后的痕迹已经被清扫殆尽,远处操场上,还能够看到活力四射的高中生在呐喊,在踢球。3LyvS

  今天的温度并不算太高,阳光晒在肩膀上,暖暖的,江守彻的一颗心却是凉凉的。3LyvS

  高木同学走在一旁,为他认真解析这件事的本质,并且语重心长的告诫他,他很有可能被阳乃学姐骗了。3LyvS

  “首先是她发出请求的时间,正好在周末,你帮助我搬家之后,更确切地说,她是知道你留宿我家之后才提出这种不考虑别人、强加自己意志、几乎是任性的要求。”3LyvS

  江守彻缩了缩肩膀,点头如小鸡啄米,他感觉现在的高木同学有些不对,情绪过于高亢了。3LyvS

  “其次就是她理由的阐述,这个也是有问题的。”3LyvS

  “雪之下家只有她们两个姐妹,继承家业这件事,必定要从两人中选一个,但另外一个家族也不会冷落,需要她充当保险。”3LyvS

  “在未来,不可预测的事情太多了,此次发生在雪之下雪乃身上的事情,谁又能够保证它不会发生在阳乃前辈身上?出于保险起见,雪之下家不仅不会怠慢她,反而会把雪乃同学照顾的更好,请最为优秀的医生进行专家会诊。”3LyvS

  “同不靠谱的话疗相比,你不觉得专家更为可信吗?”高木同学侧目看着他,注意江守彻脸上的细微表情。3LyvS

  该不会又多了一个‘图谋不轨’者吧?一个看不清的高木同学就已经让人头大了,再来一个雪之下,那问题就变得更加复杂了。3LyvS

  停!3LyvS

  江守彻对着脑袋锤了一下,中断其中混乱的思绪,道:“你说的这些话都有道理,不过还是应该去看看她吧。”3LyvS3

  “你也说了,雪之下家不会害雪之下同学的,那么阳乃前辈让我每天走一趟,应该是有她的道理。”3LyvS

  “我回家闲着也是闲着,能够帮助到雪之下,我也很开心的。”3LyvS

  “可以的。”高木同学很痛快的就答应了。3LyvS

  然后补充道:“其实我想说的是,雪之下同学生病了,我们不能不管不顾,但是只让你一个人去照顾,这个也不合适。”3LyvS

  “如果是我们两个一起去的话,这样就没有问题了!”3LyvS

  “哎?”江守彻感觉故事跑到了奇怪的方向去了,类似的理由,他好像听阳乃也说过。3LyvS



  PS:这是作者最后一章的存稿了,真的一章也没有了……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