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0050章 雪之下在强撑场面 1

  “我们去探望雪之下同学,是不是应该带些东西比较好?”在前往电车站点的时候,高木同学用手指着对面的蛋糕店建议道。3LyvS

  “这个不用的,雪之下同学的日常生活,都是由阳乃前辈一手负责的,她上次对我说,来的时候不要带这么多东西,很多都用不上,放在那里也是浪费,不如节约一些。”3LyvS

  “不过那些话是对你说的吧,我还是第一次去探望雪之下同学,空手去的话,总归是不太好的。”3LyvS

  “当然,我这次的情况有些特殊,虽然我不会直接去见雪之下同学,但是为了以后和她做‘好’朋友,事先打一个招呼也是应该的。”在高木同学的坚持下,他们稍稍的绕了一个远路。3LyvS

  江守彻本来是想要去阻止高木同学去探望雪之下的,这让他不由自主的联想到雪之下阳乃,打着‘关怀’‘帮助’的名义,去完成‘敌情探查’的任务。3LyvS

  他相信高木同学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不过目前雪之下的情况有些复杂,三言两语说不清楚,她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只是心理上比较敏感,这些天已经谢绝了外人的探访,为的就是给她营造一个安逸舒适的环境。3LyvS

  在这种情况下,他也不想再增加变量。3LyvS

  但这些话还没有说出口,高木同学好像已经看透了他的内心,主动后退一步,说自己会在恰当的时间再去探望雪之下,今天只是时间比较充裕,而且还没有确定补习的位置,所以才会陪他走一趟。3LyvS1

  她会在医院外面等候他的。3LyvS

  在千叶县的县医院门口,江守彻带上高木同学精心挑选的毛巾蛋糕前往医院,而她则坐在了医院斜对面的一家咖啡馆里,目送他的离开。3LyvS

  看着熟悉的412门牌号,江守彻转动门把手,推门走了进去。3LyvS

  窗外的阳光明媚而不耀眼,窗户半开,窗帘微微起伏,室内的温度正好,雪之下雪乃站在窗边手扶湖青色窗帘,静静的、出神的望着窗外。3LyvS

  四五点钟的太阳位置偏西,经过雨水的冲刷,城市里污浊的空气变得纯净,从西南高空投射下来的阳光犹如金杯中的琼浆,染上了一层通透的金色毫光,雪之下站在窗前,身上还带着沐浴过阳光浴的暖暖香气。3LyvS

  “打扰了……”3LyvS

  江守彻小声的关门,小声的说话,以免打扰到她的兴致,连话都没说就被‘请’了出去。3LyvS

  “这样的天气在乡下很常见,城市里出现的次数就比较少了,看到它心神愉悦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我觉得,你还是个病人……”3LyvS

  雪之下雪乃刚刚晒过太阳,像是一只躺在沙发上,身体放松,表情慵懒的猫,对于外来的闯入者,很难得的没有散发出排外的‘杀气’。3LyvS

  她歪头等着江守彻的后半段话。3LyvS

  在他来的这两天里,两个人有了不少的交流,对于这个普通,但却有些小帅的同年级同学,她也有了初步的了解。3LyvS

  江守彻不是那种性格强硬,身上带着说一不二的大男子气质的人,他做事说话都会根据对方的表现,做出一定的微调,用他的话来说,那叫做‘镜子’应对法。3LyvS

  这一点在阳乃在场的时候,表现的尤为突出。3LyvS

  不论阳乃说什么,只要涉及他,江守彻首先都要表示反对,尤其是当她有意无意施展出自己非凡卓越的口才时,他表现的尤其谨慎,回答永远都是含糊其辞的。3LyvS

  但是在对待她的时候,他的态度又是另外一个模样,大多是以委婉劝导为主,‘文斗’不过立刻跳转话题,宣布口头战争停止。3LyvS

  她曾经好奇他是不是有受虐狂的体质,自己的话里话外,经常带刺,让那些想要靠近她的人不得不后退,这一点放在江守彻的身上,好像是局部失效。3LyvS

  江守彻解释说,她话里面带刺,但是不含恶意,这一点和微笑待人的阳乃截然相反,她好像永远都在给别人埋坑,朝着既定的目标坚定前进。3LyvS

  他看重的是人的本质内在,会因此决定自己的应对措施,单看外表的话,很容易被人耍得团团转,代表人物就是她的姐姐。3LyvS

  雪之下雪乃在脑中一遍闪过与他之前的对话,静静等候着他的下文。3LyvS

  “……现在五月,刚下过雨,温度还不是那么的高,我觉得赤脚走在地板上,总归是不好的。”3LyvS

  “对于你这种体质偏弱的人来说,尤其如此。”3LyvS

  赤脚?雪之下雪乃眨动几次眼睛,视线缓缓下落……3LyvS

  在蓝白色条纹裤管的最下端,一排排晶莹透亮的脚趾排列整齐,随着视线的到来,她还轻轻的翘了翘踇趾,确定那到底是不是自己的脚。3LyvS

  等等!她居然光脚?还出现在‘陌生男子’的眼前?被他提醒?还动了动脚趾?雪之下雪乃脑中瞬间出现密密麻麻的、闪烁着红光的警报,一股异样的燥热从体内向外散发,仿佛酥麻的电流流过,汗毛都在轻微颤抖。3LyvS

  一抹轻淡的微红浮现在脸颊上,像是寒风凌冽的雪峰映上了落日的晚霞,有着短暂的艳美。3LyvS

  ‘羞耻’这种情绪,第一次出现在雪之下雪乃的脸上,虽然她绷紧了脸,竭力做出一副‘我不在意’的平淡模样,但是根据她小幅度调整的面部肌肉,江守彻还是做出了她正在暗自咬牙,竭力不让自己失态。3LyvS

  为什么他会这么清楚?因为他第一次听到江守苑子给他发涩/图,讲段子的时候,他也露出过类似的表情。3LyvS

  那时他很想当即掀开桌子,撒腿就跑,但是出于不了解情况的缘故,又强迫自己硬生生的坐了下来,于是整场对话他都是绷紧了脸,屁股微微离开凳子,保持着半扎马步的姿态。3LyvS

  “多……多事!”雪之下雪乃‘呼’的一声掀开被子,动作慌中有乱的回到了床上,裹紧被子,蒙着头,背对靠门站立的江守彻。3LyvS

  之前听阳乃说雪之下会躲在被子里面装睡,以此来应付不想见的人,当时他还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待人冰冷、浑身上下透露着寒气的雪之下雪乃居然会还有这种示弱的姿态?他想象不出来。3LyvS

  现在……3LyvS

  江守彻想到了那句‘再冷的男人 直肠都是热的’的至理名言,看来这句话放在雪之下身上……会被打死的吧!3LyvS2

  “那……什么……”江守彻视线在屋子里随意飘荡,像是一只闯入陌生领域、找不到光源的飞蛾,上下乱窜,随意的拍动着翅膀。3LyvS

  “你看起来有些不太舒服,要不我改天再过来吧。”3LyvS

  空气沉默了一会儿,被子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伴随着一声长长的、带着颤抖的吸气声,里面的人好像下定了决心,猛的掀开被子,直挺挺的坐了起来,强行保持冷淡的模样,道:“我没事,我很好,继续今天的谈话吧!”3LyvS

  图3LyvS3



  PS:收下吧,这是我墨迹了三个小时才勉强写出来的一章……6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