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0053章 你准备反抗吗?(求票票了~)

  离开住院楼,江守彻打通电话,在高木同学的指挥下来到了医院外。3LyvS

  在一间装饰大方,以纯白极简风格为主的咖啡屋前,高木同学穿着白色衬衫,搭配红色彩带,外套是嵌着白镶边的黑色校服,下面搭配彩色格子短裙。3LyvS

  明明是第一次穿总武高的制服,但这套衣服放在她的身上,却没有丝毫的违和,仿佛她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两年。3LyvS

  “怎么样?”3LyvS

  “衣服很漂亮,很适合你。”3LyvS

  “是吗?”高木同学展颜一笑,露出开心的表情,道:“我问的是你和雪之下同学的谈话。”3LyvS

  说着,她原地转了两圈,笑容灿烂,身上流露着朝气与活力。3LyvS

  “谈话还算顺利吧,见到了阳乃学姐,达成一个小小的协议。”3LyvS

  “明天再来看看,往后的话,大概不会这么殷勤了吧,要全身心的准备考试了。”被高木同学有歧义的话小小的误导一下,江守彻及时调整步伐,稳住了平衡。3LyvS

  “那就好!”3LyvS

  高木同学对于这个结果很满意,把江守彻的书包送了过去,道:“接下来去什么地方复习功课呢?我刚来这边,对这一切都还不太熟悉。”3LyvS

  “去我家吧,那里安静适宜,而且还有很多学习资料,课内课外的都有,学习累了,还可以放松一下。”3LyvS

  “上次我喝的咖啡还有剩的,其他饮品也有不少,应该能够满足你的口味。”3LyvS

  “不要!”高木同学一转身,给他一个线条柔顺,细发垂肩的后背。3LyvS

  “总感觉江守阿姨在家里布置有陷阱,能够远程操纵的,像是摄像头监听器什么的,在哪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安全感。”3LyvS

  “我不想让自己暴露在她的视线下面。”3LyvS

  这……3LyvS

  “不会吧?”江守彻的声音缺乏底气,这种事情,确实很像江守苑子能够做出来的事情。3LyvS

  想着自己晚上睡觉,鼾声正浓,结果在大洋的彼岸,一个为老不尊的单身少妇盯着屏幕,在幽暗的空间内擦着口水,不时发出痴/汉一般的笑声,江守彻就感觉后背发亮发冷,身体上好像有虫子在蠕动,触感湿凉。3LyvS

  “你要对阿姨有信心,她是个变态儿子控!”高木同学第二次控诉江守苑子。3LyvS1

  “去茑屋书店吧,就是我们第一次碰面的地方,哪里有自习室,专门提供给学习的学生,进修的社会人士。”3LyvS

  “好!”书店相当于半个图书馆,环境优美,清洁卫生,最重要的是足够安静,能够让人静下心来。3LyvS

  书店是安静的,住院楼也应该是安静的,不过412病房由于某些原因,里面的气氛有些凝固。3LyvS

  “小雪能够告诉姐姐原因吗?为什么要装病?”雪之下阳乃按照事先的约定,成功的扮演起了坏人。3LyvS

  她端坐在床头,翘起二郎腿,像是平冢静放松抽烟时的姿态,不过身上多了一份长女的威严。3LyvS

  “这个和你没有关系吧。”雪之下雪乃抬起了睫毛,视线毫不示弱的迎了上去。3LyvS

  “管理家族企业,游走于政商两界,以继承人的身份参加各种活动,这个才是姐姐要操心的事情。”3LyvS

  “这只是你眼中的‘姐姐’,并不是我的全部哦。”3LyvS

  “其实欺骗你的不仅仅是耳朵,有时候眼睛看见的事情,也是不能够当真的。”3LyvS

  “眼睛受大脑支配,大脑受情绪左右,你看到的只是你想看到的,你认为的只是你固执认为的,这并非事情的全部面貌,要知道冰山的绝大部分都潜藏在水面之下,肉眼是看不到的。”3LyvS

  “例如?”雪之下雪乃反问道。3LyvS

  “与权力相伴的是责任,延续家族,这是继承人的第一要义,紧随其后的就是重视家族亲人,不让他们受到伤害,只有让他们感受到家的温暖,归属感才会产生,分裂才更不容易出现。”3LyvS

  “这些事情你看到了吗?”3LyvS

  “很遗憾……”雪之下雪乃温润的樱色嘴唇轻启,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气息回答道。3LyvS

  从小到大,她看到的都只是空荡荡的房间,在黑色的夜里听着楼下传来举杯碰盏的欢声笑语,还有永远的、绝对不会缺席的恭维声,这些都只属于母亲身边的姐姐。3LyvS

  仅仅是因为她是长女,是继承人,在出生的时间上有了偏差,所以两个人的待遇就有了天壤之别,这公平吗?一点都不公平!3LyvS

  家的温暖?从她记事起,这种东西就不曾属于过她,她和父亲一样,都是帷幕后面的人,很少有机会见光,除非需要展现‘家庭和睦’这一点。3LyvS

  好像是触碰到了她的伤口,雪之下雪乃变得异常敏感,抵抗的情绪如同北极冰架上刮过的烈风,即便是八月的骄阳,也要被她身上呼呼冲出的寒气,冻结在昏白色的天空中。3LyvS

  雪乃的情绪越抵抗,阳乃脸上的笑容就越温暖,在这方寸大的房间里,一冷一暖两股强大的气场在交锋。3LyvS

  “是你没有看到,还是说你在看的过程中,无意中带上了孩子的脾性,结果让你漏掉了某些关键的部分?”3LyvS

  “你出了车祸,来看你的人有多少,你也看到了……”3LyvS

  “探望我与探望‘雪之下家的二小姐’有着本质的区别,这点你应该更清楚,至于你说的关心,我一点都没有感受到。”3LyvS

  “亲人的关心?难道是指母亲大人撇开公务,抽空过来探望受伤女儿三十分钟吗?”3LyvS

  “小雪有些小孩子气了。”3LyvS

  “我已经长大了,不要再把我当成你的影子了!”3LyvS

  话被打断,雪之下阳乃听着她口中的抱怨,态度稍稍软化一些,都:“母亲工作繁忙,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需要她去操劳,这点你也了解。她虽然整天在外面出差,但这不意味着她就真的不在乎你。”3LyvS

  “这意外之后,为了让你更好的恢复,专家会诊都进行了两次,她发动的力量,欠下的人情,这些都是你所不知道的。”3LyvS

  “为了让你更好的融入到班集体,不要承受那么大的学习、生活压力,她积极推动总武高F班的重建,希望你在新的环境下,不会有那么大的负担。”3LyvS

  “出院以后你也会有新的家,就在学校附近,不用每天早起,乘坐私家车赶时间上课,而这些事由我负责,为的就是不让意外再次发生。”3LyvS

  “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总有人在关心着你,这不算是家的温暖吗?”3LyvS

  “从小到大,从小事到大事,有很多人打着为我好的旗号行事,但却从来都没有人征求过我的意见,从你们安排的事情中,我只看到了机械式的冰冷!”3LyvS

  “如果三两句话决定的一件事可以称之为关爱,随随便便搭建的一个地方,就把它称作家,那‘家庭’‘亲情’这些东西也太廉价了吧!有它还不如没有的好!”3LyvS

  雪之下的声音带上了强烈的情绪,阳乃站了起来,道:“这是你真实的想法吗?”3LyvS

  “对!”3LyvS

  “生病的时候,你一直都在思考这些事情吧?”3LyvS

  “对!”3LyvS

  “那你是想要反抗母亲大人?反抗‘雪之下’这个看不见的敌人吗?”雪之下阳乃凭借身高的优势俯视着她,揭开雪之下心中最大的伤疤,道:“你从小到大没有自己做过一件事,现在却想着脱离家族的庇护,独立自主,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3LyvS

  “……”雪之下雪乃抿紧了嘴唇,内心似乎有了一瞬间的动摇。3LyvS

  不过是片刻的犹豫,她突然发现,再想声音坚定的说出‘对’的音节,变成了一件无比艰难的事情。3LyvS

  “算了,我不应该这么逼迫你的,有些事应该慢慢来的。”3LyvS

  “不过我可以答应你一件事,如果你真的能够证明自己成熟了,我可以充当你的说客,让母亲大人给你一次公平竞争的机会。”3LyvS

  “前提是,你真的能够长大,不再这么孩子气,装逼逃避这种事情可不是一个成年人应该做的。”3LyvS1

  “掌管家族企业的人,别的方面可以降低要求,但至少应该八面玲珑,能够熟练笼络各色人,无论你喜不喜欢,这点你能够做到吗?”3LyvS

  雪之下雪乃受到刺激,坚定反驳道:“通往罗马的路并非只有一条,我会向你证明,即便是现在的我,依然能够成为一个合格的继承者!”3LyvS

  阳乃笑着冲她摆摆手,道:“那姐姐就期待着你站在我面前那一天喽。”3LyvS1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