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0054章 高木同学是社长(求个票票~)

  渡过新奇的周二,在与高木同学共同学习之后,江守彻越来越习惯她的存在,两个人之间的交流也变得如水流般顺畅,好像两人真的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3LyvS

  “我在这里等你哦!”在医院的入口,高木同学停住了脚步,手指指向了昨天待的那家极简风格的咖啡厅。3LyvS

  “不用了,一起去吧。”3LyvS

  昨天他答应把毛巾蛋糕送给雪之下雪乃,并顺势介绍她们两个认识,结果意外丛生,蛋糕被阳乃抢走了,他甚至没有机会提起高木同学。3LyvS

  还是早点让她们互相认识吧,免得再生祸端。3LyvS

  “雪之下在住院部的四楼,房间编号为12,我带你一起去吧,不过在见她之前,可能要麻烦你在走廊里等上一两分钟,让我打探一下情况再做决定。”3LyvS

  “雪之下同学的心理有这么脆弱吗?”3LyvS

  “她身壮如牛,心坚如铁,脆弱的是我,这么谨慎只是弱小生命为了存活而采取的不得已手段。”在前往住院楼的路上,江守彻和高木同学就这么闲聊着。3LyvS

  轻轻的叩响门,江守彻耐心的等待着里面人的回复,免得一头冲进去,又撞到什么尴尬的场面。3LyvS

  “请进。”3LyvS

  江守彻冲高木同学挥一下手,她心领神会的乖巧点头,然后坐在了走廊中间放置的休息座椅上,等待着江守彻的电话,这是两个人之间的约定。3LyvS

  如果今天适合会面,江守彻会打过来一通电话,告诉她可以进去了。3LyvS

  高木同学心里有些疑惑,她就在外面,两人相距的这么近,他只需要推门说一声就可以了,为什么要做这种多余的动作?3LyvS

  江守彻带动着高木同学‘祝顺利’的目光转动把手,然后推门进去。3LyvS

  场景和昨天没有太大变化。3LyvS

  雪之下雪乃依然是一身蓝白色条纹状的病服,站的位置依然是靠窗的地方,窗帘拉起,外面天空湛蓝带着白色碎云,阳光温和适宜,不同的地方可能是今天室内温度明显升高了些。3LyvS

  “雪之下同学恢复得很不错嘛,照这个趋势,很快就可以返校了。”3LyvS

  江守彻视线在雪之下雪乃身上一扫而过,她身上洋溢着的充沛的活力,与昨天和之前相比,有着很大的不同。3LyvS

  这让他想起了两人第一次在医院见面时的情景,雪之下阳乃扭头看向窗外,体内蕴含着一股磅礴的生命力,仿佛随时会羽化蝶飞,现在看来,她已经破茧成蝶的路上了。3LyvS

  雪之下雪乃听到他的声音转过身,脸色有些微红,额头上带着一层细细的汗珠,呼吸也有些急促,很像学生重跑了百米测试,体力消耗不小时的情景。3LyvS

  她正在做一套室内热身运动,复苏身体机能。3LyvS

  对于常人来说,这一套动作做下来很简单,但是对于缺乏锻炼、一直卧床的雪之下雪乃来说,这可有些难度了。3LyvS

  “江守君还在筹建侍奉社吗?”跳过了往日例行的问候环节,雪之下雪乃用桌子上的湿巾擦一下额头上的细汉,微喘两口气,压下了起伏的胸部。3LyvS

  “对的,社团成立报告什么的,学生会正在审批,这个应该没有太大的难题,可能活动用的教室,找起来会比较麻烦,不过平冢老师说她正在努力中。”3LyvS

  这个开场和他预想中的不太一样,无论是把他当作变态,直接给赶了出去,亦或是在雪之下锐利刺目的视线下败退,灰溜溜的离开,他都不意外,不过现在的这种开场是什么意思?3LyvS

  江守彻挠了挠头,不明所以。3LyvS

  “我不会加入你的社团的……”3LyvS

  雪之下明确的拒绝让他的心跳短时间迅猛加速,就像是上课玩手机的学生,突然收到老师点名的信号,无论那口锅最终落在谁的头上,不安全感总会让人心惊肉跳。3LyvS

  他现在的情况不是被点名了,而是直接要上黑板解题了。3LyvS

  前两天聊的还挺好的,事发的怎么这么突然?是昨天的事情激怒了她吗?雪之下不像是这么小心眼的人,而且她现在展现的严肃正式的一面,也不像是打击报复的人应该有的表情。3LyvS

  “我要自己成立社团,和你正面较量!”3LyvS

  较量?3LyvS

  这种词会出自雪之下雪乃之口吗?那个聪明冷淡,自幼以点评者视角观察人事的天才美少女?3LyvS

  “打断一下……”江守彻揉了揉发烫的额头,感觉脑袋不够用。3LyvS

  “您其实是平冢老师对吧?”3LyvS

  “哈?”雪之下雪乃的脸没有绷住,险些破功,对面那个傻子在想什么?3LyvS

  “恭喜你打破年龄的束缚,转生成功,而且和以前一样漂亮迷人……咳,可爱,这个词可能更适合现在的你。”3LyvS

  雪之下雪乃的脸微微发烫,运动的后遗症好像要来了,她感觉阵阵燥热在脸颊上作乱,或许耳根已经发红了吧。3LyvS

  “你发烧烧糊涂了吧!”雪之下雪乃盯着他,冰冷严厉的视线尚未成形,脑海里忽然飘过名为‘可爱’的词,肩头轻轻一颤,仿佛略带粗糙的指纹划过,一阵酥麻感让她再也集中不起来注意力。3LyvS

  “我有一个推测,昨天晚上老师您酒喝多了,迷迷糊糊的上了天国,恰巧此时的雪之下同学旧病复发,和你一起走了,于是上帝让你们两个互换身体,直接重生,省去了不必要的流程工作。”3LyvS

  “难怪今天平冢老师上课都是冷着脸的,这都是有原因的。”3LyvS

  “这里的精神科虽和松泽病院有些差距,但我还是强烈建议你去诊断一下,必要时我会建议医院采取强制措施。”雪之下雪乃恢复往日的理智冷静,思路清晰的给出了完整的诊疗方案。3LyvS

  “咳,雪之下同学,你怎么突然变的中二起来了?‘较量’这种词从你嘴里说出来,总有一种莫名的违和感,这应该是热血少年漫画里的常客吧。”3LyvS

  江守彻坐在了她的对面,端正身体道:“能问一下原因吗?我又不是你的敌人,你和我应该没有一较高下的必要吧。”3LyvS

  雪之下雪乃撩起自己长发,遮掩自己考虑不周的行动,转身道:“总之,你不用再来看我了,昨天已经说了吧。”3LyvS

  “侍奉社我是不会加入的,你找其他人吧。”3LyvS

  凳子还没有坐热,人就被送客出去了。3LyvS

  走出病房不远,江守彻感觉身后有人在靠近,转过身,打招呼的话还没有说出来,脚尖忽然传来阵阵疼痛感。3LyvS

  “脚……”江守彻小心提醒道。3LyvS

  高木同学贴近他的身体,单脚踩着他的脚背,踮起脚尖,用茫然不知的眼神反问着他。3LyvS

  “没事。”江守彻小心的呼吸着,仿佛稍微一用力,高木同学柔顺如丝的细发就会随着气流飘起,带着芳香扫动他的鼻尖。3LyvS

  江守彻凝神屏息,感觉到有湿润的呼吸搭在脖颈处,暖暖的,痒痒的。3LyvS

  “江守君是准备组建社团吗?”3LyvS

  “呃……有这个打算。”3LyvS

  脚上的力度增加了几分,他顿时改口道:“已经在申请了。”3LyvS

  “那为什么不找我做第一位社员呢?是觉得雪之下同学更厉害吗?”3LyvS

  她再厉害也不会睬我的脚啊,还这么用力!江守彻在心里暗暗叫苦,计划出现了纰漏,又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的一天。3LyvS

  “不是,只是那个时候你还没有来,所以……”3LyvS

  “可是昨天我已经到了,而且还没有加入任何社团,你为什么不说呢?”3LyvS

  “其实位置一直都给你留着呢,成立社团必须三个人及其以上,我有考虑到你的。”江守彻采取了迂回策略,有时候道理是讲不通的。3LyvS

  “那我还是排在雪之下同学后面呢!”高木同学大大的眼睛流露出山泉一般澄澈的柔光,缓缓的,她扶着江守彻的肩上,把另一只脚也踩了上去。3LyvS

  他们两人占据着走廊中央,来往的人扭头回看,眼神或是带笑,或是鼓励。3LyvS

  这对矛盾中的高中生为纯白色、消毒水气味浓重的住院部带来了温暖的彩色,勾起人往日的回忆,已经是成年或是步入老年的人对他们多了一些宽容,没有人责怪他们阻碍了交通。3LyvS

  江守彻身体轻微后仰,但幅度又不敢太大,以免两个人一起跌倒在地上。3LyvS

  他感觉这个已经超出了捉弄的范围了吧,正在向他警惕的方向发展,高木同学转学,好像是有备而来。3LyvS

  “那……高木同学的想法呢?”3LyvS

  “社长的人选应该还没有确定下来吧。”3LyvS

  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敢确定,江守彻铁骨铮铮道:“虚席以待。”3LyvS

  “嗯——”高木同学拉起了长长的鼻音,好像是在思考权衡,过了一小会儿按着他的肩膀向后轻轻一跳,道:“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吧。”3LyvS

  “社员同学?”3LyvS

  “小的在!”江守彻无师自通的代入角色。3LyvS

  “书包就交给你了……”3LyvS

  412病房的窗口处,雪之下雪乃做完了一套伸展动作,双手扶膝,喘息剧烈的站了起来,在她的窗下,江守彻跟在一个背影较小的可爱女生身后,左右手各提一个书包,亦步亦趋。3LyvS

  “这家伙居然还有异性的朋友。”雪之下雪乃扶着窗沿,抿紧了唇。3LyvS1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