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三章:大地前事

  克利切感受着周围混浊的空气。DvKS5

  这是前所未有的体验,下层区的生活环境比想象之中的还要糟糕。DvKS5

  “很不习惯吧,我刚来下层的时候也不习惯,空气都是烟尘的味道,难以想象下层被封锁之后这里的人们的生存到底是如何进行的……”DvKS5

  “根据铁卫的资料,下层民众的平均寿命大概在五十岁左右……空气的混浊肯定是一大原因。”DvKS5

  克利切能够感受到周围的人们对他的有些锐利的探视。DvKS5

  身上的铁卫制服将他和周围的这些本该命运与共的家人们隔开了一道浓浓的壁障。DvKS5

  下层区的人也许在过去渴望过。DvKS5

  渴望大守护者的决定只是一时的迫不得已,不过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他们对于上层区的所谓「贵族老爷」们已经没有了什么信心,更何况封锁之后没有铁卫的节制,上层的某些人对于下层的影响力更加的扩大了。DvKS5

  “我听说,上层有人在下层区选择了代理人,来经营一些下层区的产业。”DvKS5

  “嗯,没错,但是那是一部分人赖以生存的地方,「地火」虽然知道这些情况,但是并没有任何办法对拳馆进行节制,这会导致一些不必要的信任危机。”DvKS5

  ……克利切沉默了起来,对于下层发生的事情他以前就有所耳闻。DvKS5

  但是娜塔莎说的并没有什么问题,作为地下诞生的组织「地火」都需要谨慎对待的机构,那个所谓的拳馆恐怕在很多层面上来讲都是下层居民少有的能够除却挖矿之外的生财之道。DvKS5

  即便是再过的罪恶也没有办法禁绝。DvKS5

  “不需要有任何愧疚的情绪,这是他们少有的选择,除非能够改变大守护者的想法,那么下层区依旧会这样运行下去,知道裂界彻底将下层吞噬的无影无踪。”DvKS5

  娜塔莎快步走在前方,克利切看不到她的表情,她是出于怎样的情绪说出了这样的话呢?DvKS5

  真实到了无情的程度。DvKS5

  多年的下层区生活已经让这位手腕白嫩的女性的内心如同钢铁一般坚硬,也许即便是她,这位出身自上层的贵族小姐也感受到了来自与上层的冰冷吧。DvKS5

  “……这一切很快就会结束,我可以保证,那些孩子们,他们不需要多久就能看到蓝色的天空,拥有温柔的暖阳的撒在他们的身上,足以让他们肆意奔跑玩耍的公园……他们一定会惊讶与天空居然不是灰蒙蒙的吧。”DvKS5

  贝洛伯格的大檐帽子盖住了女孩的脑袋,圆润的脸蛋红扑扑的,看上去和希儿有点像,应该是那种差不多性格的孩子。DvKS5

  不过,希儿小姐以前会扎双马尾吗?DvKS5

  那一对黄色的长长的辫子的末端有一些脏兮兮的感觉……DvKS5

  不过好奇怪……那个孩子好想把他当成什么故事里面的大魔王了……DvKS5

  可爱的小脑袋歪了歪,将自己手边的奇怪机械套在手上,那个造型有些奇怪的,有点像是爪子一样的东西……是武器吗?DvKS5

  “那是虎克,一个让人很不省心有时候却又很听话的孩子,他父母是矿队的成员,不过英年早逝了,现在由她父母的好友照顾着,是一个很善良的孩子。”DvKS5

  “看得出来,但是,为什么我会是反派的定位?”DvKS5

  铁卫在下层区真的有这么不受欢迎吗?连小孩子都觉得穿这身衣服的他是坏人……DvKS5

  还是说,是因为娜塔莎的原因吗?DvKS5

  “……我是「老妖婆」,你的话……可能是「大魔王」吧。”DvKS5

  “这就是这个年纪的孩子应有的灿烂幻想吧……”DvKS5

  克利切有些羡慕,这才是这个年纪孩子该有的情绪吧,相比起朗道家的生存环境,这里的环境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但是这个孩子在这里依旧很乐观啊……DvKS5

  ……如果不乐观的话,在这个地方孩子也很难生存吧。DvKS5

  “咳咳,老……娜塔莎姐姐,这个坏蛋装扮的家伙是……?”DvKS5

  “虎克,不许这么没礼貌,这位要叫哥哥,克利切哥哥。”DvKS5

  真是让人惊惊又喜喜,刚刚难道是他感觉错了吗?娜塔莎小姐的气质突然一下让他恍惚之间似乎看到了自己和妹妹跑到雪原冒险之后把他们抓回去的姐姐……DvKS5

  突然有一种被血脉压制的感觉啊……DvKS5

  “额……你好,克利切哥哥。”DvKS5

  “你好啊,虎克……”DvKS5

  克利切看着来到自己身前的小可爱,蹲下了身子,伸手摸了摸虎克的有些泛红的小脸。DvKS5

  命途的力量不受控制的向着虎克散发过去。DvKS5

  “咦?好奇怪,感觉突然之间看「大魔王」你也不是那么的不顺眼了。”DvKS5

  “嗯?这是因为虎克本来也就没那么讨厌我吧!”DvKS5

  这个孩子比希儿要厉害很多,对于克利切这种无意识之间发动的力量有着一定的抵抗能力……也许是因为两边的出身即便是同样在下层区,但是虎克依旧是一个被父母疼爱长大到现在的孩子吧。DvKS5

  希儿虽然看上去很强硬,但是之前的接触克利切已经感觉到了对方脆弱的内心。DvKS5

  因为害怕被伤害,所以表现出了强烈的攻击性,因为害怕被嫌弃,所以表现出无所谓的洒脱,就好像是一只小刺豚一样。DvKS5

  ‘瞳孔里的那种奇怪的颜色……那是什么力量?他在依靠这种力量影响别人吗?’DvKS5

  娜塔莎在一旁非常直观的看到了刚才发生的那一些,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是她可以确定自己绝对没有看错,在克利切的亮蓝色的纯粹瞳孔之中,有一种虹光在眼角流转……DvKS5

  之前面对希儿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的,也是眼底潜藏的微光。DvKS5

  这种力量是无意识释放的吗?DvKS5

  “虎克,去和尤里安他们一起玩吧,我并没有危险哦。”DvKS5

  “……谁,谁在乎你有没有危险啊!虎克,虎克只是在践行鼹鼠党的漆黑的虎克大人的意志罢了。”DvKS5

  撇过头不去看娜塔莎,虎克转身一蹦一蹦的跑回自己的小伙伴的身边。DvKS5

  克利切感觉到了身边美丽女性的警惕,果然啊,从一开始以来,这位看似是医生的女士就从来没有信任他,相比起刺猬一样的希儿,眼前这位恐怕才是下层区之中最为警惕外人的那个人。DvKS5

  “是同谐……没有听过吧。”DvKS5

  “那是?”DvKS5

  娜塔莎没有想到自己的情绪在这么一瞬间就被读懂了,她只是心中升起了那么一些思绪,自己就已经被眼前的这位朗道家的青年给看透了。DvKS5

  “命途,由星神开辟的道路,星神为命途命名,调度着命途之中庞大的能量,就好像我们脚下地下世界的地髓矿石,那是【存护】的星神「克里珀」的垂爱,你也调度过虚数的能量,命途的力量只不过是让这种这些能量变得具现化可视化罢了,这是被星神一瞥的象征。”DvKS5

  贝洛伯格没有这些信息,很多的资料都在七百年前的战争之中消失了。DvKS5

  而对于贝洛伯格而言,抵抗寒潮已经是捉襟见肘了,很难再拨出经费来整顿资料,保存这些过往辉煌的知识。DvKS5

  等到贝洛伯格的情况有所好转,也没有可靠的资料能查到了。DvKS5

  贝洛伯格的智慧完全奉献给了抵抗来自「毁灭」的风暴,更多的研究也是直到现在才初显萌芽。DvKS5

  而这些信息,都是在拜谒「希佩」的时刻,那庞大的能量之中带来了或许是记忆,或许是残渣的情感之中被克利切无意之间解开的谜题。DvKS5

  “原来是这样吗?我以前在贝洛伯格大学上学的时候可没有这些知识……”DvKS5

  娜塔莎有些惆怅,她来到下层区似乎也有十几年的时间了,各种各样的事情让她已经焦头烂额了,除了对于地火的经营还有诊所的事务,原来上层区已经把这种神奇的力量研究到这种程度了吗?DvKS5

  还是说考古得到了长足的进步了……很多藏在历史之中的资料被发现了?DvKS5

  “当然没有,贝洛伯格不存在这样的知识。”DvKS5

  克利切没有隐瞒的想法,既然对方想要知道一些事情,而且这些事情其实根本无关紧要,只是一些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的知识,说出来也不算什么。DvKS5

  “……”DvKS5

  娜塔莎有些奇怪的看了克利切一眼。DvKS5

  难道说这位朗道三子也是位天真烂漫的青年,对于那些幻想故事深信不疑。DvKS5

  “过去的贝洛伯格,或许也有幸得见星空的浩瀚,我在大学时很喜欢去图书馆的古代研究区,那边有很多关于过去的祖先们留下的资料文本,能够整理出来的七百年前左右的拓本里面饱含了对于前往星空的畅享,在哪个时代,我们的祖先或许真的征服了天空……不然七百年前的那场战争的敌方又是怎么来的呢?”DvKS5

  对于生活在贝洛伯格的人们来说,星空是一个十分陌生而且遥远的词汇。DvKS5

  即便是上层区的人们也很难在贝洛伯格的天空之中看到闪耀的星辰,长期的地髓矿石的应用让贝洛伯格的天空也是一片灰蒙蒙的样子,只有冰风暴的时刻天空才会懒得清净。DvKS5

  只不过出了铁卫,很少有人能够有看到煦日节的前夕那让人神往的天空。DvKS5

  “天外的来敌,七百年前阿丽萨·兰德大人的传奇故事吗?”DvKS5

  娜塔莎有些出神,两人此时走在磐岩镇撒发这油污腥气的街道上,周围的大人们只是有些惊讶的扫了克利切一眼便继续自己的工作,所有人都在为生存而努力。DvKS5

  她从未想过离开下层,她人生前一半留在了上层,那里有她的父母,一对慈祥的夫妻。DvKS5

  她人生的另一半留给了下层,这里的人们经历着她过往没有体会过的苦难,多少年之前的,她还不曾有印象的时光,她在铆钉镇的孤儿院度过。DvKS5

  父母将她收养,让她拥有了能够改变一些事情的能力。DvKS5

  铁卫的生活让她惊觉原来地上也不是那么简单,但是她还是从铁卫那个虽然甲胄冰冷却依旧温暖的大家庭之中“逃”走了,她重回下层,想要为这里的人们做些什么。DvKS5

  如果天外真的还有文明,那么会有抱有是善意文明来到这里吗?DvKS5

  “曾经,这片土地与共同信仰同一伟大存在的文明接轨,那个时候人们将这颗曾经富饶的星球称之为‘雅利洛’。”DvKS5

  “那个多情的春神?”DvKS5

  雅利洛是一个来自于古代的传说故事,那个时候这片大地未被寒潮侵蚀,代表着春天的温暖,代表着丰收的喜悦的神明行走在世间,肆意的歌唱。DvKS5

  他是万神殿位阶最高最上之神佩伦之子,被佩伦的宿敌维莱斯盗走抚养,最后与妹妹莫拉娜坠入爱河。DvKS5

  两人的婚姻为这片大地带来了和平,他们在夏至之时举办婚礼,他们的结合象征着植物与自然之神向丰饶的许诺,自此,夏季的末尾丰收的祝福将会降临。DvKS5

  但雅利洛并非忠诚的丈夫,为了报复丈夫的不忠,莫拉娜在丰收到来之际杀死了他,变成了一个代表着寒冷与死亡的巫妪,给打的带来了霜冻与冬日……DvKS51

  这样的故事总让娜塔莎觉得祖先们的伦理观有些奇怪。DvKS5

  很多神秘学家认为寒潮的由来就是因为这个故事里面的雅利洛之死……DvKS5

  “至少,曾经的这片大地或许真是能够配得上‘雅利洛’这个春日的称呼,但是现在的她,更像是‘莫拉娜’,战争无法让这片土地变成这样……那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呢?”DvKS5

  “总不能是我们真的背叛了神明,背弃了存护之道吧……”DvKS5

  娜塔莎的话让克利切有点想笑,不过这对他一个同谐的信徒来说好像也没什么问题。DvKS5

  存护没有抛弃雅利洛,也没有抛弃这座城邦之中的任何人,就好像在这数百年的风雪之中也没有背离琥珀王的人们一样……DvKS5

  嗯?DvKS5

  克利切现在有点不敢想了。DvKS5

  力量的表现当然是存在不同的,就好像是克利切很明白,自己刚刚无意间展现的力量只不过是同谐力量之中的一个主要的方向,按照他能够调度的能量上来说,他就算是随手一击都可做到对地表的巨大损伤,将贝洛伯格彻底摧毁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DvKS5

  但是寒潮的现象明显不像是琥珀王的力量……DvKS5

  应该说那些知识里面对于琥珀王的描述来看,这位伟大存在恐怕并不是什么能够高强度的施加这种力度的力量的人物……如果要说的话,这种力量有点像是那个未知存在在各个地点投下的「灾殃」。DvKS5

  「万界之癌」—「星核」。DvKS5



  PS:

  我觉得地底的那种环境能长寿的真的不多。

  虎克的父亲的身体也是个很不好的状态,估计大部分到了那个岁数的下层区人也是这个样子的。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