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四章:铁与火与遗憾

  “诶……你不是,嘶,朗道家那个小鬼吗?”DvKS5

  奥列格看着眼前这位长相帅气的青年,这幅熟悉的相貌,他一下子就能看出来是朗道家的孩子。DvKS5

  而且这个孩子和他哥哥不一样,他哥哥要壮实很多,他看上去还有点瘦弱。DvKS5

  不过在之前和朗道那个胆小鬼的信件往来之中,这个孩子是他们家唯一一个进入医务系统的孩子,也是朗道家大概三代以来的第一位了。DvKS5

  作为医生而言,瘦弱一些也没什么。DvKS5

  “……奥列格叔叔,大概六七年没见了吧。”DvKS5

  见到有些陌生的熟人,克利切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DvKS5

  在他的印象里面,奥列格是个古铜色皮肤,有这一头浓黑色头发的满脸坚毅的男人,只是六年没见,对方已经是满头白发,脸上的皱纹也多了不少。DvKS5

  奥列格看出克利切眼中的不可置信,他摆了摆手,走上前用力拍了拍克利切的肩膀。DvKS5

  “哈哈哈哈,我也年纪大了,变老也很正常嘛!”DvKS5

  “……啊,奥列格大叔,就好像我也不想以前那么青涩了,对吧。”DvKS51

  “哈哈哈哈,对的对的。”DvKS5

  奥列格相当的开心,见到自己老友的儿子,也算是见到了以前铁卫部队之中的故人了。DvKS5

  克利切这身的铁卫装束曾经也是他奋斗一生的追求,太可惜了,如果不是因为现任大守护者的命令,他也许还和这个朗道家的小鬼一样,穿着这身衣服在禁区的前线作战吧。DvKS5

  “啊,来说说吧,怎么穿着这身东西就来下层啦?”DvKS5

  “……这个说来话长了,奥列格大叔,先说说您的事儿吧,我父亲在家里可是对您三缄其口,从来不会主动提起您呢。”DvKS5

  “哈?这个老小子,就这么害怕?”DvKS5

  奥列格走到一个垃圾桶前,从里面取出了一包有些泥污的塑料包装的东西,如果克利切没有看错的话,那似乎是商业区那边比较火爆的速溶咖啡,下层区应该是弄不到的。DvKS5

  克利切没有上手去帮忙,奥列格也并不喜欢这种没啥意义的客套。DvKS5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虽然说娜塔莎带他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说过了「地火」组织的但部分情况,但是奥列格的居住条件还是让克利切有些吃惊。DvKS5

  很多东西都是相当陈旧的,那边吃饭用的碗边角都是有缺的,一不小心说不定就会割伤嘴唇。DvKS5

  有一些书,但是已经很陈旧了,看起来翻了很多次,其中还有一本克利切非常熟悉的《光荣的铁卫》,那是他的启蒙书籍,一本记载着过往的铁卫英雄事迹的历史书。DvKS5

  上面有很多他祖先的「朗道」之名,摆满房间的「贝城英雄勋章」证明着这本书的权威。DvKS5

  被褥已经很脏了,仔细闻闻,这帐篷里还有一股汗臭味。DvKS5

  “过来坐吧,不过得小心点,别让木刺扎到屁股了。”DvKS5

  “啊,麻烦您了,奥列格叔叔。”DvKS5

  克利切看着已经在木箱上做好的奥列格,也没有客气。DvKS5

  他坐到了这张大木箱另一边的小木箱上。DvKS5

  看着眼前冒着热气,有一股浓郁香味的咖啡,突然之间就有些恍惚的感觉。DvKS5

  “哼,这是你爹买的,之前每次写信下来的时候都会带点这种东西。”DvKS5

  “啊,看起来两位的关系没有那么差,那我就放心了。”DvKS5

  克利切喝了一口,感觉自己因为死亡而冰冷的五脏六腑都温暖了起来,真是难得的幸福,死过一次之后感觉任何熟悉的东西都是那么的亲切。DvKS5

  即便他以前从来不喜欢喝咖啡也是一样的。DvKS5

  再就是,他能够从这杯咖啡里感觉到奥列格对自己浓浓的关心。DvKS5

  “唉,我听娜塔说了,上层的那群铁卫小子们怎么搞的,现在已经到了连军医这种后方人员都要上前线的程度了吗?居然受了这么重的伤?”DvKS5

  奥列格紧皱着眉头,对于目前的铁卫内部建设感觉深深的不安。DvKS5

  「铁卫先锋队」—「战斗指挥部」—「后援医疗策应局」—「铁卫驻扎部队」DvKS5

  这是能够被说出来的简化的铁卫深入行军的组织架构,像是后援位置这么靠后并且安全的地方,居然还会出现后背遭遇重斧劈砍的伤口的随军医师?DvKS5

  这简直可以说是不可思议,不,这只能说是驻扎部队的失职!DvKS5

  “那倒也不是……大守护者执行了更加激进的前进策略,不断的将铁卫送向更前线的地方,我是作为随军医师在进入「永冬岭」附近的时候遭到袭击的……”DvKS5

  大守护者的策略虽然很激进,但是他们确实是在禁区之外开辟了新的驻扎点。DvKS5

  在名为残响回廊地方,他们根据现在被标记为筑城领域的地方以机关大门作为据点开辟了前线的第二战场,虽然也更加危险,但是相比起近在眼前的铁卫禁区,能够把战线推前已经是很大的胜利了。DvKS5

  ……虽然那些东西都是以鲜血和泪水铸成的。DvKS5

  “可可利亚……她看起来可没有把铁卫兄弟们的命放在眼里啊。”DvKS5

  “大守护者有自己的想法吧,不过和您所说的一模一样,自从有一次可可利亚去往永冬岭的最前线之后,这种激进的策略就再也没有停下了。”DvKS5

  可可利亚的行为并不能算是有错,这种前进的策略确实减少了贝洛伯格上层的很多损失。DvKS5

  但是克利切很难认同这样的策略,用人命堆出来成就往往需要用更多的人命去维护。DvKS5

  奥列格倒是很意外。DvKS5

  “你似乎对这位大守护者可可利亚大人并没有什么忠诚。”DvKS5

  “铁卫从来不是忠诚于某一个人,铁卫只会忠诚于整座城邦,我们立誓的时刻从来没有言说过忠诚于大守护者,又或是所谓的「筑城者」……银鬃铁卫的一切牺牲一切荣誉从来不是因为大守护者,而是因为贝洛伯格的人民。”DvKS5

  克利切有些激动,他从不认为大守护者是绝对的权威。DvKS5

  过往的历史之中,也有那么一位大守护者,她的愚蠢与主见缺失为贝洛伯格带来了难以想象的破坏,怪物好过坏人。DvKS5

  ……而现在的大守护者,她没有阿丽萨·兰德大人的远见。DvKS5

  但是她却拥有和阿丽萨·兰德如出一辙的绝对权利,这种东西是很可怕的,如果要让克利切来说,可可利亚毫无疑问是一个没有那么残暴的「独裁者」。DvKS5

  罗织罪名清除异己……可曾经的她不是这样的……DvKS5

  “哈哈哈哈,说的对,但是你父亲那个老顽固怎么就是不懂呢?还因为愚忠丢了一只手……很难想象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是怎么样的折磨。”DvKS5

  “父亲他……有迫不得已的苦衷……”DvKS5

  奥列格的话不算礼貌,但是他的话说的是很正确的……DvKS5

  撤出下层区这种让人根本摸不着头脑的策略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而作为前银鬃铁卫总司令和戍卫官的父亲又在这个决议诞生的时候做出了什么样的选择呢?DvKS5

  而现在的「筑城者」议会,他们在这次决议之中的选择,都指向了放弃下层……DvKS5

  “我知道,对于一个拥有大家庭的人来说,要去反抗强权对于他而言太难了,不过他也为下层做了很多,刚刚是我太激动了……抱歉小子,当着你的面说你父亲的坏话。”DvKS5

  奥列格也意识到了自己言语之中的不妥,他不该对着这个年轻人说这些。DvKS5

  他也很了解自己的老友,如果不是真的迫不得已,他恐怕也不会选择从下层区撤出吧……DvKS5

  “没关系,父亲时常独自叹息,可能也是因为下层的事算是他的心结吧。”DvKS5

  克利切其实也没有在意奥列格言语的不妥,或者说他就没觉得由奥列格来说这些话有什么不妥,这可是和他父亲有着十几年战友情谊,待在一块的时间……说句不好听的,克利切的母亲都没奥列格和他父亲待在一起的时间久。DvKS5

  “……他也是无可奈何,我虽然心中有些怨气但是早也都消了,有些话我只不想跟他说,他这个老小子就光给我道歉了,也没想想下层区这些受苦的民众们,难道下层区都不会产生裂界了吗?”DvKS5

  奥列格喝了一口咖啡,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DvKS5

  克利切能够感觉到自己这位叔叔心中的苦闷与悲痛,作为下层区类似与铁卫的私人组织的首领,他经受的压力和见到的苦难恐怕不会比在铁卫时见到了要少。DvKS5

  “其实很多铁卫兄弟都对撤出下层存有疑惑,尤其是在行政区驻守的兄弟们更是如此,我听到过很多次换防的兄弟跟我说下层区的情况相当的艰难,其中有不少的铁卫兄弟本身就是下层出身……我只是没想到下层的环境已经到了连医疗资源都已经捉襟见肘的程度,这样的情况……”DvKS5

  克利切以前也许会在奥列格面前愤怒的怒斥可可利亚,但是现在的他更好奇的是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DvKS5

  尤其是现在的这种情况之下,还有疑似「万界之癌」的威胁。DvKS5

  对于他来说,「星核」并不算什么,像是这种东西他要来处理的话也只是费一点小小的功夫而已,但是问题是,解决「万界之癌」之后呢?DvKS5

  对于克利切而言,战斗力他现在是不缺的,如果他想他甚至可以将「雅利洛VI」直接从星空之中抹除掉。DvKS5

  更大的问题是现在上层区和下层区之间的隔阂。DvKS5

  不,应该说,是下层区对于筑城者这个群体产生的群体的不信任。DvKS5

  虽然并不想这么说,但是下层区是没有资本和能力对下层区进行足够的管理的,包括是现在下层的隐形管理者「地火」组织,这个组织的构成也是由上层的人来领头的。DvKS5

  如果克利切以雷霆之势处理了「星核」的危机,但是接下来又该怎么办?DvKS5

  隔开上下层的并非是炉心通道,而是上下层区的人心……DvKS5

  上下层区的人们都是家人,他们的命运都是联系在一起的……克利切是这样的认为的,所以如果要上下层的人们能够站在一起,他需要一个契机,一个能够让上下层区的领导者走在一起,能够让上下层区的人们站在一起,一起面对的重大危机的契机,而这个契机他还没有看到。DvKS5

  他当然能够以绝对的力量去将一切异议都弹压下去,但那就违背了这力量的初衷了。DvKS5

  “啊,也确实是多亏他们了,在审查的时候放了水,不然我们以前还真没那么容易得到那些资源。”DvKS5

  上下层原本就是一体的,并不是说谁更高于谁,如果下层区不提供地髓矿石那上层区又该如何呢?DvKS5

  如果上层区不提供各类资源下层区也会很难过。DvKS5

  ……不过,现任的大守护者到底在想些什么,禁止上下层的流通的原因到底是什么?DvKS5

  还是说现在的上层发生了什么让她不得不加强管控的程度?DvKS5

  奥列格并不清楚,他很明白,现任的大守护者或许是个骗子,或许是个疯子,但她绝对不是个蠢货。DvKS5

  就好像撤出下层区铁卫的目的是为了能够在更加激进的开辟前线战区一样。DvKS5

  她加强上下层区的审查力度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呢?DvKS5

  “奥列格大叔,这些都可以留在之后再说,娜塔莎小姐应该跟你说了,我来这里是打算找一位向导,去铆钉镇那边需找一些医疗资源。”DvKS5

  “啊,没错,不过你真的没问题吗?”DvKS5

  奥列格有理有据的怀疑啊,这个小鬼可是被灾影一斧子劈成重伤了的啊,那种伤势甚至连娜塔莎都在疑惑他为什么能活下来。DvKS5

  那种伤势,基本上可以算是致命伤了……DvKS5

  “放心吧,我现在和之前有了一点小小的差别,应对一些寻常的裂界造物还是没有问题的,而且,就算您不给我安排,我不是也得自己往那个铆钉镇里面窜吗?,不如您就给我安排个引路的呗。”DvKS5

  “哈哈,那倒也是,有你这个铁卫医师在,去找些有用的资源也更容易。”DvKS5

  奥列格倒是明白了,这小子虽然看起来和其他朗道家的不怎么一样,但是骨子里还是流着朗道家的血。DvKS5

  就算他拒绝了,这小子还是会自己找路去铆钉镇帮忙,那要是这样,那不如让他找个好手跟着,也省得之后有遇见什么麻烦。DvKS5

  ……这骨子执拗的劲儿,不愧是朗道家的孩子。DvKS5



  PS:

  贝洛伯格的时间线我改了一下,原剧情里面很多事件的发生时间都很早而且时间不是很确定,所以我尽量就将这个故事的时间搞的确定一点,地火的创建时间也做了一些更改,并且加入了一些原创的剧情。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