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五章:天才们的论证

  “能够定位到那股虚数能的来源吗?”DvKS51

  “可以,不过这股能量来得快去得也快,【同谐】似乎在有意的隐藏那股虚数能量的来源,不过按照能量爆发的量级来说,毫无疑问……”DvKS5

  黑塔空间站,位于湛蓝星地外的近地巨型航天器。DvKS5

  这里是「星际和平公司」为「天才俱乐部」#83席的黑塔女士所建造的「藏宝库」,作为黑塔女士用来贮藏她所收藏的「奇物」以及一些科研造物的地方。DvKS5

  不过平常的时候,黑塔女士并不会在这个地方出现,她更多的时间,都在湛蓝星的家里。DvKS5

  ……不,应该说她根本不会来这里,一般都是通过散布在空间站的人偶行动。DvKS5

  不过对于这里的研究人员来说,能到这里来进行研究已经是非常不错了。DvKS5

  大部分人都是来自于湛蓝星的科研人才,这里的大部分科研成果最后也反哺在他们的家乡了,对于他们而言,或者说对于他们这样的普通人而言,能够通过这样的手段让自己的家乡过得更好已经是很不错了。DvKS5

  而且前些天湛蓝星还因为「万界之癌」发生了一次海啸呢。DvKS5

  还好黑塔女士在,「星核」的力量都还没彻底的爆发,就已经被捕获了,现在正在黑塔的「奇物」收藏之中。DvKS5

  不过今天的情况有些特殊,昨天的一次高层级能量波动差点导致空间站停摆。DvKS5

  在匆匆忙忙收拾好了空间站的事务之后,空间站的站长,来自「星际和平公司」方面派遣的管理者艾丝妲小姐将这一次异常的能量数据报告给了黑塔女士,随后就发生了让这位站长这两年都与遭遇的“好待遇”。DvKS5

  黑塔女士居然很激动的连发了好几条信息。DvKS5

  「马上捕捉能量的具体量级!」DvKS5

  「啊,对了对了,马上把这份数据发给螺丝咕姆,还有阮·梅,可算是能够得到一些这位神秘的星神的情报了。」DvKS5

  「啧,不行,我还是不放心,三个系统时之后我就会过来,现在先捕捉能量量级,之后我来了之后会自己安排之后的事情。」DvKS5

  艾丝妲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毕竟平时黑塔的回复都是……DvKS5

  「嗯。」DvKS5

  「好。」DvKS5

  「我知道了。」DvKS5

  「好好干!」DvKS5

  艾丝妲总有一种想要被PUA都没有机会的感觉,虽然说看到了那个「好好干」之后她还是非常的有动力,但是今天这么长的回复还是让她有些意外。DvKS5

  所以,那个能量的现象并非是某个恒星爆炸了?DvKS5

  她看过那个能量的波形,那种量级的东西,她从来没有见过,虽然是学习天文出身,但是这种能量怪异的出奇。DvKS5

  很快,黑塔女士就为她解答了这个疑惑的答案。DvKS5

  “是令使,毫无疑问的令使,而且按照那个能量的层次来看,这位令使恐怕比我强上太多太多。”DvKS5

  黑塔女士的人偶坐在办公室的座椅上,平静的说出了一个让艾丝妲头皮发麻的答案。DvKS5

  宇宙之中,最为自由的那一批人里有多出一位。DvKS5

  “那,是哪位星神的令使呢?”DvKS5

  “【同谐】的「希佩」,大概率就是她了,五个系统时之前,在通常观测的谐乐星云之中发生了强度极高的天体运转,按照目前我们对于「希佩」的研究,那个谐乐星云的动向很大程度代表了【同谐】星神有了动作,以往的时候只有在「匹诺康尼」的谐乐大典的时候才会发生这样的动向,因为那个时候,【同谐】的令使会降临在谐乐大典上。”DvKS5

  黑塔觉得如果不想说,那就一个字都不说。DvKS5

  如果要说的话,就一次性的把所有的话全都说完,这样就不会初显别人还一知半解,需要多费口舌解释的情况了。DvKS5

  “所以说那个是【同谐】令使的诞生吗?可是「他们」……”DvKS5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这才是我们要搞清楚的东西不是吗?”DvKS5

  黑塔很清楚艾丝妲的疑惑,这同样是她疑惑的地方。DvKS5

  【同谐】的令使,通常情况之下都是与「希佩」一体的,在大部分的情况之中,谐乐大典之中降临的令使都是「希佩」的选择。DvKS54

  这是很多人对于【同谐】令使的构想。DvKS5

  而这次的能量反应的效果上来看,和她的情况很像。DvKS5

  也是多次的能量测算的出来的结果,这些样本里面有【智识】博识尊的令使「黑塔」,【巡猎】岚的令使、「帝弓七天将」之一的罗浮将军「景元」,顶替被巡海游侠设计刺杀的诛罗而上的【毁灭】纳努克的令使、「绝灭大君」之一的「星啸」,还有一些数据来自「星际和平公司」,不过具体的人选并没有被公司披露。DvKS5

  大概率是战略投资部的部长「钻石」。DvKS5

  虽然公司没有披露出具体拥有的令使数量,但是黑塔很清楚,至少宇宙之中大多数的人都觉得「钻石」一定是令使。DvKS5

  而另一位,黑塔不好评价,但是她觉得,大概率不会是他。DvKS5

  他可不是存护的信徒。DvKS5

  而这些人都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是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而存在的,都是单独的拥有自己思考的个人。DvKS5

  可是「希佩」的令使则是截然不同的。DvKS5

  他们似乎并非是个体。而是如同「分身」一般的存在,能量的量级也无法得到测算。DvKS5

  更何况,没有「家族」的邀请,一般也无法进入到匹诺康尼的梦境之中。DvKS52

  “所以说,我们应该怎么应对?这件事要报告给公司吗?”DvKS5

  艾丝妲有些犹豫,按理说,这件事本身和公司没有什么关系的。DvKS5

  但是她毕竟是公司的一份子,家里更是在公司里有相当的地位,拥有相当的权利,就应该要负起一定的责任。DvKS5

  她知道公司一直都对原本的「流放之地」存在收复的心思。DvKS5

  这根本就无法掩饰,公司多次对匹诺康尼方面发起过谈判的邀请,只不过这些都没有被「家族」理睬罢了。DvKS5

  “啊?可以哦。我倒是很好奇公司的那群人知道了这件事之后会是什么态度呢。”DvKS5

  黑塔有些恶趣味的回复。DvKS5

  虽然说「星际和平公司」对她的帮助很多,但是这些根本就没有能够让她少看乐子的想法,真是好奇啊……DvKS5

  「家族」的阵营毫无疑问的诞生了一位「自由」的拥有自我意识的令使。DvKS5

  而且根据虚数能量的量级上来看,这位的水平恐怕比「焚风」还要强。DvKS55

  当那群公司的董事们得知了这件事之后,又该怎么去安排关于他们之后想要在「匹诺康尼」的计划呢?DvKS5

  他们恐怕并不会派出令使来解决问题,毕竟对方的实力恐怕不是一般的令使可以应对的。DvKS5

  ……公司的令使,可不能出任何的差错啊。DvKS5

  “把那些资料发到办公室来,我也来帮「公司」解解忧,帮他们好好的找找这位令使诞生在什么地方好了。”DvKS5

  “啊……好的,我会让他们尽快整理好的。”DvKS5

  艾丝妲急匆匆的离开了黑塔的办公室,黑塔一人坐在办公室的座椅上,人偶的手指一下一下的点在面前的合金书桌上。DvKS5

  按照她的计算,她应该马上就要受到回信了。DvKS5

  「黑塔女士,这份数据是刚刚发现的对吧。」DvKS5

  一道全息投影突然之间出现在空荡荡的办公室之中,声音有些生硬且矛盾,他身着一身得体的礼服,华丽的装饰即便是全息投影蓝色的全调也无法遮掩。DvKS5

  「天才俱乐部」#76,螺丝咕姆。DvKS52

  “对啊对啊,「螺丝星」那边没有探测到吗?哦,那看起来并没有超过空间站的跃迁节点,是个好消息。”DvKS5

  黑塔起身,双手微微提了提小洋裙,行了个礼。DvKS5

  螺丝咕姆是个绅士,也是黑塔的好朋友,他们现在正和几位天才俱乐部的成员一起正在进行着一个大项目。DvKS5

  「是令使,好厉害的生命反应,比之前观测到的焚风还要强。」DvKS5

  一个淡漠的声音打断了螺丝咕姆原本打算开口说的话,那具娉婷的全息投影自顾自的走到了黑塔的对面,坐在椅子上,通讯之中的声音还有一些细微的咀嚼声,似乎是在吃着什么东西。DvKS5

  「你好,阮·梅小姐。」DvKS5

  螺丝咕姆对阮·梅点了点头,算是问好了。DvKS5

  不过三人本就关系不错,这些繁文缛节只不过是螺丝咕姆的坚持而已,有时候黑塔和阮·梅也会配合对方互相行礼。DvKS5

  不过现在的这个情况,三人这种玩闹的心思都少了很多。DvKS5

  “阮·梅,你们知道这是谁的令使吗?”DvKS5

  「如果说想要炫耀的话,尽管开口就好,我现在就在湛蓝星,需要我给你带点点心过来吗?」DvKS5

  黑塔言语之中的那种高傲在阮·梅看来,更多的是语气之中潜藏的炫耀。DvKS5

  所以没有给她面子,直截了当的点了出来。DvKS5

  “哼,我才不是要炫耀呢!不过,之后来我家一趟吧,带着糕点!”DvKS5

  黑塔觉得自己被拿捏了,阮·梅的这种大棒萝卜一起来的行为让她很难拒绝,毕竟她真的很喜欢吃阮·梅做的糕点。DvKS5

  就算是下药的也可以。DvKS5

  「最近在和劳艾德先生讨论频变捕手的一些运用,完善一些“项目”的底层固件,所以并没有在意各个星神的观测数据,是发生什么了吗?」DvKS5

  对于两人的拌嘴,螺丝咕姆没有掺和的意思。DvKS5

  「天才俱乐部」#84,斯蒂芬·劳艾德最近也被他邀请加入了他们正在撺掇的「项目」里面,他这段时间一直在和对方交流。DvKS5

  当然,劳艾德先生也很乐意帮忙,只不过他没有出面的打算。DvKS5

  按照现在的宇宙热词来说,这位发明了「频变捕手」,几乎颠覆现在的利尔他经典科学体系的传奇科技,不过对方似乎并没有将这项科技传播开来的打算,按照对方的说法,他只不过是想要偷懒,所以才发明了这个,如果说发布了出去,麻烦肯定很多,这样的话他就不能好好的研究吉他了。DvKS5

  不仅违背了他的初衷,还会让他难受到极点呢。DvKS5

  但是,当螺丝咕姆找到他,询问他:DvKS5

  「我是否能够邀请您加入我们的项目,并且在项目中使用您的技术。」DvKS5

  「啊……好,好的,没有问题。」DvKS5

  虽然话语有些磕磕绊绊的感觉,但是对方的回复相当的迅速,立马就同意了加入项目组之中。DvKS5

  “啊……太好了,你居然真的能够联系到他吗?我之前找他的时候他可是完全不理睬我,连我的消息都不回呢!”DvKS5

  黑塔对这个就排在自己后一位的小老弟还是有些怨气。DvKS5

  「可能是黑塔的语气太咄咄逼人了?」DvKS5

  “我没有!我可是难得的好声好气,感觉自己从来没说过那么多好话!”DvKS5

  黑塔的反驳!她觉得阮·梅对自己就是有偏见,她明明是一个那么和善的人,阮·梅的话纯粹是无端的指控。DvKS5

  「言归正传,那么,黑塔女士,这位新诞生的令使是……?」DvKS5

  “哼,给螺丝咕姆一个面子,阮·梅的账等会到我家再算。还是说令使的事情吧,说起来你们肯定都不会信!【同谐】的「希佩」她居然会赋予了一位独立的个体成为令使,这实在是从【同谐】的命途开辟以来最大的新闻!”DvKS52

  黑塔的话让两位天才都陷入了思考,而黑塔就好像是下线了,沉默不语。DvKS5

  三人的静默让办公室之中静悄悄的,就好像一个人都没有……DvKS5

  哦对,这里的确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两个投影和一个人偶罢了。DvKS5

  「是某个谐乐星体吗?不对,如果是这样就称不上让人惊讶了,难道说这位新生的【同谐】令使,是个人类吗?」DvKS5

  「应该是,不然黑塔女士不需要这么兴奋。」DvKS5

  “阮·梅真的是生命天才吗?只是对方成为了令使就看不出来对方的生命反应的初始项是彻彻底底的碳基生命?哎呀呀,这可糟糕了,阮·梅女士看起来要拥有一个身败名裂的黑历史啦!”DvKS5

  黑塔现在肯定笑得很开心,连人偶都无法掩盖她的情绪。DvKS5

  她知道这个淡漠的好友肯定是被这个消息惊得激动了,甚至连这样的话都能从对方的口中说出来,这样的情况可是让她开心的不行。DvKS5

  待会吃糕点的时候肯定是狠狠的一个吃完!DvKS5

  「那么公司方面肯定会很恼火了,毕竟这件事经过了黑塔女士的认证。」DvKS5

  螺丝咕姆当然是看出了阮·梅现在的尴尬,再怎么淡漠的人,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很激动的,就好像是现在的他。DvKS5

  所以他打算出言将话题引向一个其他的角度。DvKS5

  「「家族」方面此时肯定非常的开心吧,不过公司就不好说了。」DvKS5

  “啊,对啊对啊,我待会儿问问艾丝妲,好好看看这群星际资本家会因为这样的事情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啊。”DvKS5

  随后,办公室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之中,三位天才要为这位新诞生的令使做出一些小小的调整了,关于他们的「项目」因为这位令使要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了……DvKS5

  而这个时候的宇宙也陷入了震动之中,尤其是「星际和平公司」。DvKS5

  黑塔 DvKS52

  阮·梅DvKS5



  PS:

  故事的时间线在这一章就很明确了,我的假设是在游戏剧情发生前的半年时间,模拟宇宙项目刚刚立项的时候(私设)。

  对了,你们怎么知道我的镜流满命了???? 3

  螺丝咕噜—螺丝咕姆,改了改了,之前都写错了,册那

  更新了图片!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