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七章:铆钉镇(II)

  人的死亡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DvKS5

  是从生命体征消失的那一刻,对于死亡的个体而言就是这个样子。DvKS5

  别人印象之中的他再怎么样,对这个个体而言都已经无所谓了。DvKS5

  而克利切就已经经历过一次生命体征消失的过程,他并非是在某一刻突然之间死去的,在死前,他还保有了生命体征一段时间。DvKS5

  “那种感觉很痛苦,你看到过我的伤口吧,呼吸都漏气呢。”DvKS5

  希儿无法理解,她又没死过,只能是大概的去想象一下那种感觉。DvKS5

  ……就好像是破口的气球,无论怎么样都无法把气吹进去,那,那个时候身边这个男人的肺应该是如同气球一样干瘪的?DvKS5

  啊……想想这样的画面就然人觉得胆寒。DvKS5

  “我理解不了,而且我更不能理解死而复生这样的现象……”DvKS5

  “那就不需要理解,事实上我也不清楚我为什么会死而复生,也许是是神明的赐福,不希望我就这么死去吧。”DvKS5

  克利切也不理解,也许真是「希佩」救了他,让他免于一死。DvKS5

  那是的他只觉得周围无尽的黑暗,他就好像逐渐沉没向螺旋的深渊,那个时候他有一种难以想象的虚无。DvKS5

  生命走向终结,那么真的只是走向了「终末」吗?DvKS5

  克利切向希儿解释了一部分问题,对于自己怎么来到下层区的,他不清楚,虽然说有猜测是「希佩」的缘故,但是这显然是一个并不确定的答案。DvKS5

  他并不打算告诉希儿关于他谒见星神的事情。DvKS5

  “……我们快走吧,刚刚休息了很久吧,看看时间,如果再多墨迹一段时间,会磐岩镇之后就吃不上饭了。”DvKS5

  希儿这个时候打断了克利切的话。DvKS5

  她只是耿直,又不是傻,克利切并不是一个会掩藏自己情绪的人,她很容易就能看出来对方并不是很乐意提这个事。DvKS5

  ……克利切说的是实话,希儿能够感觉到。DvKS5

  至少希儿是内心是不希望克利切骗她的,所以她愿意去相信他说的都是实话,如果不是的话,那就当她是看错人了。DvKS5

  即便这个事情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DvKS5

  “嗯……?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DvKS5

  克利切在拱门桥的一端停下了脚步,他好像听到了虚弱的小女孩的声音,很微弱,但是他确实是听到了。DvKS5

  ……不,不对,这个声音的来源……DvKS5

  “哈,你在说什么?哪里来的声音啊?”DvKS5

  如果说想要找话题就不要在这个没人的地方说一些很恐怖的事情好吧。DvKS5

  希儿能够听出来对方并不是说什么怪物的叫声之类的原本就存在的声音,而是这里根本就不会有的声音。DvKS5

  ……说自己死而复生就算了,还说闹鬼的事情?DvKS5

  “没,没事,可能是幻听了吧。”DvKS5

  克利切没有在这样的事情上多做解释,毕竟连他刚刚都要以为只是单纯的幻听了。DvKS5

  多么的令人感动……毫无疑问的家人之情。DvKS5

  “莫名其妙的……喂,前面就要小心了,大部分裂界怪物都会徘徊在镇子里面,你记得我之前和你说的话吧。”DvKS5

  “当然,也多谢希儿小姐的保护了。”DvKS5

  克利切并不觉得这么些裂界造物就能让他受伤,不过既然希儿是这么认为的,那就这么认为好了。DvKS5

  他也并不打算展现出什么过于异于常人的强大。DvKS5

  这一路其实都没有什么危险,下层区的裂界在某些方面比上层区省心太多了,没有过度的膨胀和活跃,导致这里的裂界造物基本上都是在裂界的附近徘徊,虽然依旧保有强大的攻击性,但是还算是比较安全吧。DvKS5

  “我们尽量绕过一些怪物的集群,找比较安全的路去到刚刚看到的那个桥洞下面,从铆钉镇撤离之前,大家把无法完全搬走的物资基本上都放在开阔地带了,去那边的话应该还能够找到一些。”DvKS5

  希儿并不能完全保证物资的存在,但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DvKS5

  对于下层区而言,任何轻工业物资都是极其珍贵的东西,在过去没有被封锁的时候还好,但是现在的下层区,一块纱布都是值得用命去尝试的。DvKS5

  两人将脚步放缓,尽量将自己行动的声音降到最低。DvKS5

  克利切对于下层区的危机体会的更加深刻了,对于下层区的人民而言,他们几乎能够称得上唯一的工作就是采矿。DvKS5

  而筑城者在建设下层区的最初的构想就是这个样子的。DvKS5

  下层区负责重要资源「地髓矿石」的开采,上层区则负责细分的轻工业的开发,包括是类似服装之类的生产基本上也就在上层了。DvKS5

  在上下层未有封锁的时候,这种关系是相当的和谐的,至少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了。DvKS5

  对于贝洛伯格的人们来说,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的,这样的生活他们已经持续了七百多年的时光。DvKS5

  首位大守护者阿丽萨·兰德的确是个难以想象的伟人,她基本上奠定了后续的贝洛伯格的政治生态,包括对于整个贝洛伯格的管理的规则也是由她制定,后续的大守护者大部分只是在她所建立的制度之上修修补补,保证制度能够跟得上时代变化下贝洛伯格的当时的现状,其实要说的话,大部分大守护者也不过是萧规曹随罢了。DvKS5

  ……所以,克利切才无法理解可可利亚·兰德在怎样的情况下才做出这种决定。DvKS5

  让上下层区除了地髓矿石的往来之外完全将地下封锁。DvKS5

  “小心……那边有很棘手的家伙……”DvKS5

  希儿停下了脚步,蹲在一旁胡乱的倒在一起的木箱旁,小心翼翼的观望着这条通往铆钉镇中心广场的巷子。DvKS5

  克利切随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DvKS5

  那是他曾经在铁卫前线看到过的裂界造物,灰黑色的身体包裹在散发着金色光芒的未知晶体之中,扭曲的人型身体如同被树枝刺穿一般,是被筑城者们命名为「虚数织叶者」的特殊怪物。DvKS5

  在筑城者的文献之中,这种怪物拥有着与一般裂界造物完全不同的生命形态。DvKS5

  ……但是他想要去查看更多关于怪物的资料的时候则被图书馆方面告知,关于怪物的大部分情报都已经被克里珀堡方面取走了。DvKS5

  这种怪物,似乎是那些普通的火焚灾影和永冬灾影的头领。DvKS5

  在这种怪物出现的的时候,通常也会带着一帮火焚灾影和永冬灾影,就好像是存在着明显的组织架构的军队一样。DvKS5

  贝洛伯格大学方面也对这种现象有着大量的研究。DvKS5

  最终将这一切归咎于「虚数织叶者」这种生物有可能是来自于七百年爆发的与「毁灭军团」的战争之中,存在着遗留的军团势力的成员,而现在存在于贝洛伯格外围的裂界以及裂界造物也是由这些军团的遗留所催化的。DvKS5

  “黑色的关节部位是这种怪物的弱点,将那两只手从身体上截流下来之后,「虚数织叶者」的能量释放水平就会极大的降低,希儿小姐,你应该能迅速让它进入虚弱的状态吧……”DvKS5

  “当然,但是周围的那些……”DvKS5

  “我来处理那些灾影吧,在这方面作为铁卫的我还是比较有自信的。”DvKS5

  看着希儿那都不需要猜测,满满的都是怀疑的眼神,克利切有些无奈,但是他还是很坚持自己的这个想法。DvKS5

  走向命途的他并非是曾经的那个铁卫医师可以相提并论的。DvKS5

  更何况原本的他就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医生,在铁卫这个大家庭里,能够走向前线随队伍前进的每一个成员都有一定的武力,原本的他就可以和这些灾影在较为开阔的空间之中做周旋了。DvKS5

  “好……不过,不要逞能,你只需要牵制住他们就好,我会很快解决那个虚数什么玩意的。”DvKS5

  两人合计好计划之后,希儿整个人突然一下消失在克利切的眼前。DvKS5

  这就是希儿的能力,一种能够将自己掩藏在环境之中,如同隐形一般的能力。DvKS5

  在来的路上希儿将自己的能力和盘托出,为了接下来两人的配合能够有一个足够的默契,可能希儿也是想要告诉克利切,如果她突然一下消失在原地,那么并非是她独立逃走了,而是发现了敌人,需要她去解决掉。DvKS5

  克利切则是直接从箱子之后站了起来,随意的将脚边的铁罐踢向一边。DvKS5

  「铛铛铛……」DvKS5

  铁罐与地面的交响在空旷无人的巷道之中颇为的尖锐,一下子就将在巷道之中徘徊的裂界造物的目光吸引了过来。DvKS5

  两只火焚灾影,和一只永冬灾影,没有任何的犹豫。DvKS5

  就好像是瞬间就得到指令的士兵一样,将手中散发着燥热与冰寒的重斧提起,就向着克利切狂奔而来。DvKS5

  双方的距离只有短短的十几米的距离,大概双方距离接近五米的时候,克利切紧盯着眼前的敌人,身形迅速的向后退去。DvKS5

  这是他和希儿之间制定的计划,他当然也需要完成。DvKS5

  只不过……DvKS5

  克利切在经过了那做废弃餐厅的拐角之后就将脚步停了下来,在这个只有小小的十平米的空间之中,他只需要再走几步就能走到那做拱门桥上。DvKS5

  或许曾经的他会选择这样行动,能够完全确保安全是医师在战斗之中必须要做到的事情。DvKS5

  但是现在的他并不需要这样,他只需要……DvKS5

  没有警惕,没有顾虑,三只裂界造物没有任何理智的,只知道战斗的向着停下脚步没有行动的克利切扑了过来,三柄裹挟着巨大力量的重斧从不同的角度向着克利切的要害看了过来。DvKS5

  现在来看,他们确实是存在着简单的配合的。DvKS5

  克利切将双眼闭上,就好像是从容赴死一般。DvKS5

  「融合为一吧……」DvKS5

  三柄重斧突然一下顿了下来,甚至连本应存在的向下的惯性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三只怪物就像是被从世界的规则之中被抽走了一样。DvKS5

  首先是重斧,蓝色的油彩和橙红色的油彩滴落在地上。DvKS5

  然后是手甲,好像是水气球爆炸开来,带着奇异色彩的液体撒在黑色的地砖之上,随后就好像是被地面吸收了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重斧一下子掉落在地上发出了「当啷」一下的响声。DvKS5

  嗯……是三下。DvKS5

  眼前的三只裂界造物就好像是融化的冰雪一样,除去重斧掉落的声音外,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化为了一谈油墨,随后就消失在了空气之中。DvKS5

  克利切睁开眼,眼底奇异的色彩逐渐消散,恢复了原本亮蓝色的瞳孔。DvKS5

  真是华丽的力量,毫无疑问的强大。DvKS5

  只是调度了一丝微不足道的能量就可以达到这种让普通铁卫士兵望尘莫及的效果,看来他果真是得到了伟大存在的注视。DvKS5

  刚刚的力量相比起「希佩」给予他的就如同地面上的星球上的一粒尘埃而已。DvKS5

  这还是克利切第一次主动的调动这股力量。DvKS5

  “克利切,你没事吧……”DvKS5

  捂着手臂的希儿从拐角处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打断了克利切的思考。DvKS5

  “刚刚那些怪物呢?”DvKS5

  “你受伤了?”DvKS5

  答非所问的回复,克利切将自己的目光放在希儿用那只白嫩的小手捂住的小臂上。DvKS5

  他匆忙的几步上前,将希儿的小手拿开。DvKS5

  那是一处紫色的伤口,似乎是被「虚数织叶者」的射线所擦伤,那种让人感到不安的力量残留在希儿小臂上,手腕之上的衣物都被擦破。DvKS5

  希儿没有去反抗,毕竟克利切是医师嘛。DvKS5

  “不小心罢了,平常的时候那种家伙根本伤不了我!”DvKS5

  克利切担忧的神色并非作伪,希儿的内心有些悸动,从来没有一个近乎同龄的异性对自己展现过这样的表情,让希儿有些不知所措。DvKS5

  “不要因为我分心,你忘记我说的话了吗!?”DvKS5

  语气有些严厉,克利切还是第一次这么对希儿说话。DvKS5

  这让希儿有些讷讷的,似乎是被克利切的态度给吓到了的样子。DvKS5

  克利切则是看着那块伤口,上面留下的紫色痕迹之中是一种让他感到极度异常的能量,他似乎对这种能量有什么印象……DvKS5

  “很严重吗?虽然以前都没这样过,但是我也不是第一次被那个……”DvKS5

  希儿的话卡在喉咙里了。DvKS5

  “「虚数织叶者」。”DvKS5

  “啊……对,虚数织叶者,我不是第一次被那种怪物击伤,以往的时候大部分情况也都是这样的擦伤而已,没有那种奇怪的残留。”DvKS5

  希儿受的伤她实在是忘了有多少了,但是娜塔莎的医术实在是神乎其技。DvKS5

  她基本上就没有留疤,不管是什么样的伤口在娜塔的治疗下都恢复的异常的好。DvKS5

  ‘……反物质军团吗?’DvKS5

  克利切的思维告诉了他这股能量的答案,毫无疑问的毁灭力量,是【毁灭】星神纳努克的赐福,这些「虚数织叶者」难道说是虚卒吗?DvKS5

  可是按照希儿所说,之前从来没有这样的事情。DvKS5

  还是说最近发生了什么事导致了他们激活了体内的毁灭赐福。DvKS5

  “我先帮你处理一下伤口,这种力量如果留在体表的话可是会皮肤会完全腐化掉的。”DvKS5

  克利切打算之后去找一个在他看来能够知道这些事情的人问问。DvKS5

  现在嘛,还是老老实实的把医疗资源找好了为好。DvKS5



  PS:

  感觉贝洛伯格写着写着就要写成种田文了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