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八章:铆钉镇(III)

  【毁灭】纳努克的走狗。DvKS51

  【欢愉】啊哈无视的追随者。DvKS51

  【存护】克里珀的默默守护。DvKS51

  还有他这个【同谐】希佩的「令使」。DvKS5

  克利切从思维之中给出的反馈这种感受到了一种“我居然在这之前还活着”的诡异感觉,【毁灭】和【欢愉】一齐伺候这颗星球……该怎么说,有你是我的福气?DvKS5

  对于贝洛伯格的上层,克利切觉得自己以前从来没有了解过。DvKS5

  对于可可利亚,克利切的记忆是小时候笑的很温柔的大姐姐……DvKS51

  如果说是那个她,克利切无法想象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而且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可可利亚开始了这种诡异的激进呢?DvKS5

  克利切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在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时间里,上下层被封锁了。DvKS5

  可可利亚和希露瓦彻底闹掰似乎也是那段时间的事情,可能要更早一些?克利切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希露瓦也不是很乐意对他提起关于可可利亚的事情,每次他向希露瓦提起可可利亚,对方都极其生硬的将话题扯到一些天马星空的地方去。DvKS5

  她显然是不希望他知道可可利亚和她之间的那些龌龊。DvKS5

  这可能就是……克利切和杰帕德之间的不同,对于杰帕德而言,忠诚仅次于家人,而且他是个认死理的人,所以不过希露瓦对他说了什么他都不会动摇自己的目标。DvKS5

  所以说克利切以前去机械屋凑他们的乐队热闹的时候总能听到哥哥姐姐之间的争吵。DvKS5

  而克利切,他觉得希露瓦也把他看的很明白。DvKS5

  毕竟是从小带到大的弟弟,克利切以前属于是屁股一撅希露瓦就知道他要放什么屁了。DvKS5

  克利切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DvKS5

  与杰帕德截然不同,忠诚对于克利切而言就是个屁,在克利切的眼里,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和他的家人相提并论,他也是一个没什么荣誉感的人,朗道的教条似乎在这一代主家血脉之中只传承给了杰帕德,剩下的三位似乎都没有那种高尚的情操……DvKS5

  至少克利切是一个明显没有的人。DvKS5

  对于克利切而言,他曾经的梦想好像是当一个作家,以前和常来家中的一个妹妹经常一起讨论一些在大脑之中盘桓的故事,按照他当时的想法,他未来一定是一个很厉害的作家,写出的故事一定会在大街小巷之中传递,成为孩子心中美好的创造者。DvKS5

  后来……希露瓦就和家里闹翻了,准确的说,是她这个小傲娇和父亲那个老傲娇俩人谁都不肯退上一步。DvKS5

  然后,克利切就决定学医了……DvKS5

  “怎么了,孤儿院恐怕不能让你有什么值得回忆的事情吧。”DvKS5

  将手中的水壶递了过来,希儿看着周围熟悉的而又有些陌生的环境,她这个时候居然有些莫名的惆怅,这么想来上一次来这里已经是很久以前了。DvKS5

  大概……有个六七年的时间了?DvKS5

  克利切偷偷瞄了希儿一眼,看着手中紫色的水袋,无声的开始大笑。DvKS51

  不行,果然还是不行,看到这个小熊图案克利切就觉得这个女孩子好可爱啊,而且那种嘴硬的样子和他认识的另一位和希儿同龄的女孩子好像啊……DvKS5

  “我能听听吗?”DvKS5

  “啊……?你会很在意孤儿院那种单调的生活吗?”DvKS5

  “我很在意你。”DvKS5

  希儿脸又红了,克利切这个家伙这么一本正经的说这种话的样子,这好像是什么爱情小说里面的情节吧,有些后悔以前没有认真听娜塔讲故事了。DvKS5

  ……不对,总感觉他好像对谁都会这么说。DvKS5

  “好轻浮!”DvKS5

  “我都给希儿讲完了不是吗?至少除了那件事之外,我可什么都没有瞒着希儿哦。”DvKS5

  “好吧好吧,这可是你要听的啊!”DvKS5

  希儿有些无奈的移开了视线。DvKS5

  这个时候两人已经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到达了铆钉镇最高处的建筑之中,这座孤儿院和周边的所有建筑都不一样,一看就知道是花了大价钱建造的。DvKS5

  这一路上,她也见识到了克利切的实力。DvKS5

  该怎么说,是那种好像很厉害,但是有时候又很不靠谱的样子。DvKS5

  之前居然为了追一直奇怪的小生物到处乱跑,还差点被一个很麻烦的敌人给盯上了。DvKS5

  他抓了那个倒霉的被他称为次元扑满的小生物之后,似乎是威逼利诱一般的和那个小生物鬼鬼祟祟的说了些什么东西,那小怪物吐了一个红色的有些诡异的缎带之后,就被放走了。DvKS51

  希儿其实还挺好奇的,但是怎么问克利切都不告诉她,索性也就算了。DvKS5

  问不明白就不问,反正总会知道的。DvKS5

  “想听什么?”DvKS5

  “所有哦,所有的所有,希儿的一切我都想要了解,不过还是聊聊希儿小时候的事情吧,我比较想听那个。”DvKS5

  “这样吗?我整理整理语言吧……”DvKS5

  希儿想要开口,但是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讲起来,她感觉自己小时候很杂乱,不知道好像发生了很多事情, 又好像都是一些没有那么有趣,总觉得没什么好讲的。DvKS5

  其实她很清楚,她的以前几乎没什么好事。DvKS5

  基本上都是苦难和悲哀……DvKS5

  她握着拳的手指有些焦虑的搓了搓,之前战斗时产生的手汗似乎有些黏腻的感觉,让她更加的不舒服。DvKS5

  “如果实在难以说出口的话,可以等能够说出口的时候再告诉我,我们的时间还有很久,久到难以想象。”DvKS5

  克利切适时开口,他看出了少女的纠结与焦虑。DvKS5

  希儿则是愣了一下,随后故作凶狠的狠狠等了克利切一样,好像是发怒的小猫咪一样。DvKS5

  “我才没有难以开口的事情,我只是在想要说什么!”DvKS5

  “嗯,我相信你。”DvKS5

  开口之后没有在出言,克利切看了看周围收集而来的物资,有些叹息。DvKS5

  下层的环境有些过于糟糕了,可可利亚不断的服饰太平,让上层区根本就不清楚下层发生着什么样的惨案,按照这里的所搜出的一些物资来看,这可称不上是什么“充裕”的物资,在铁卫的一次推进行动之中,一个铁卫大队所需要的物资都比这要多得多……DvKS5

  而这是能够被希儿称之为“充裕”的物资。DvKS5

  那么作为现在人口急剧膨胀的磐岩镇之中的物资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状况,克利切很难去思考这些,他现在倒是知道下层区最大的问题是什么了。DvKS5

  就是铆钉镇啊……这里那么多的车床,因为裂界的缘故都无法使用了。DvKS5

  他还见到了一个巨大的机械制造平台,那根本就是搬不走的东西。DvKS5

  或许……DvKS5

  “喂,克利切,抱歉,我果然还是说不出来,之后有机会再说吧。”DvKS5

  “嗯,没问题,因为是家人所以什么时候都可以。”DvKS5

  希儿已经对家人这个有些免疫了,这一路过来克利切一直在提这个词,让她不知不觉也对这个词有了一定的适应性。DvKS5

  说不定这一路而来已经让她把眼前的这个大几岁的男人当成是战友了。DvKS5

  “希儿,我有一个问题。”DvKS5

  “嗯?问吧,能回答的事情我应该都会回答,就当是刚刚那声抱歉的回应好了。”DvKS5

  克利切组织了一下语言,思考了一下怎么说才能算是合理。DvKS5

  “地火的资金如何?”DvKS5

  “啊?唔,地火的资金应该还算是充裕吧,至少在下层区还算得上是充裕的,不过和铁卫可比不上,毕竟你们这身衣服就值得不少钱了。”DvKS5

  铁卫制式服装的花费克利切并不清楚,但是就按照克利切的眼光来看,这身衣服光是布料就已经是很上乘了,铁卫的待遇非常的好,光是这身制服的的要求就非常的不同寻常。DvKS5

  就以克利切这身制服为代表吧。DvKS5

  克利切原本并未配备头盔,对于医师而言头盔这种东西实在是没有存在的必要。DvKS5

  并非是因为医师所在的行动次序靠后并且较为安全,而是因为贝洛伯格的野外实在是太冷了,很多的铁卫士兵闷在头盔之中,呼出水蒸气以及流出的汗液在不久就会凝结成冰,需要用热水浇灌才能摘下来。DvKS5

  医师根本不可能带着这个东西的情况下进行医疗活动。DvKS5

  但是头盔的材质其实是很有意思的,包括抗震的特殊动能吸收金属,含杂着地髓矿石的特殊合金以及最外层的高韧性金属。DvKS5

  这一套下来就已经非常的值钱了。DvKS5

  但是这几乎是所有铁卫的制式标配。DvKS5

  身体部位并没有进行过多的金属包装,以保证每一个铁卫都有足够的灵活性,但是仍然以同样的配套金属制作了胸甲,并且强化了刚性和韧性。DvKS5

  手甲部位则是拥有一定的动能增强功效,原型机还和朗道家的一位英烈有所关联。DvKS5

  就是现在摆在朗道家的家藏博物馆的「银鳞手甲」。DvKS5

  手甲部位的保护效果只加入了减震的效果,保护力度相对较小。DvKS5

  下身则是一套保暖效果较好的毛绒内胆的军裤,包括一双抗寒方面进行过特化的腿部长靴护甲,既是护甲也是军靴。DvKS5

  克利切的这一套按照他的估价就已经到了起码九百冬城盾的程度。DvKS5

  当然,如果是筑城者方面进行制作的话,成本价估计会压低一些。DvKS5

  九百冬城盾……按照克利切一月的工资津贴来看,估计得三个月的时间吧,这还是工资较为丰厚的医师,前线铁卫应该高一些,驻守贝洛伯格的也许要低一些吧。DvKS5

  “下层区的物价是怎么样的?我不太清楚,但是这身装备即便是在上层区也是非常的昂贵了,至少就我的工资而言不吃不喝三个月还未必能买到呢。”DvKS5

  “能问一下你的三个月工资是……?”DvKS5

  “接近九百冬城盾吧,可能要更少一些?”DvKS5

  这个数字显然是超出了希儿的想象,她可没见过这么多的钱,在地下,按照冬城盾计算,一份她童年最想要的礼物「冷吃夕红鱼」恐怕不值一枚冬城盾……DvKS5

  即便是现在,冬城盾一枚仍然能够买到起码三份。DvKS5

  “地火的资金我并不清楚具体有多少,但是娜塔很有钱,非常有钱,我曾经见到过娜塔从她的小皮箱之中随意的就拿出一块看起来就不便宜的宝石,我在那之前根本就没有见过那种东西……总之,地火应该是有钱的。”DvKS5

  ‘所以娜塔莎小姐也是地火的成员……而且地位不低。’DvKS5

  只是稍微的思索了一下,克利切就得知了一些小小的信息。DvKS5

  “宝石的价格当然很贵,据我所知,即便是最低级的宝石,在上层区起码也得我两个月的工资啊……不过就下层而言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应该卖不出什么好价钱,除非是有上层区人士专门搜集,不然……”DvKS5

  宝石的价格毫无疑问,但是现在的一个情况是……宝石没什么销路啊。DvKS5

  下层区,恐怕只有某些「资本大鳄」才能出钱收购吧,而且不一定是自己买的。DvKS5

  “所以,到底有什么事吗?”DvKS5

  希儿有些疑惑,她不明白克利切问这些是为了什么,地火的资金基本上攒下来都是用于特别的紧急情况下的,比如说地髓矿石开采出现的塌方之类的大型事件,虽然说希儿一般不会参与,但是她还是知道这些事的。DvKS5

  克利切问这种问题,他……有很需要钱的地方?DvKS5

  “我在想,我们为什么不能自己造物资呢?像是这样儿情况,即便能够再去其他的镇子里面进行搜索,也不过只是坐吃山空,如果能够自己进行生产的话,那么不管怎么看,都是有益无害的。”DvKS5

  克利切的想法很简单,他并不了解下层的运行状况,但是工厂如果出现,一定能够提供一定的就业岗位,也能解决下层区内的一些矛盾。DvKS5

  “……你有办法把那些机器带出去?”DvKS5

  希儿很快就理解了克利切的想法,而且按照克利切这种问法,那些闲置的机器他也肯定是有办法带走的。DvKS5

  毕竟在她看来,克利切是个很有智慧的人,不会提一些不切实际的提议。DvKS5

  “当然,但是生产的前提是拥有劳动力。”DvKS5

  “磐岩镇接收了很多来自铆钉镇的难民,如果说需要操作这些机械的话,铆钉镇的那些人应该会很有经验。”DvKS5

  希儿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所说表面上看着还算平静,但是内里已经是波涛汹涌。DvKS5

  是啊,如果是这样的话,不仅是物资问题,提供的工作能够让不少人活下来呢。DvKS5

  希儿已经迫不及待了,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回到与「父亲」一般的那人身边,将这一切都告诉他。DvKS5

  克利切则是从石制围栏上眺望整个铆钉镇。DvKS5

  终于开始了,拯救这个世界的第一步……DvKS5



  PS:

  贝洛伯格的故事我真的打算写一个复兴的故事,主角并不会主动的去使用力量直接了当的终结一切的外部问题,原因的话我潜移默化的写写,待会儿再发一章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