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三十七章 心结难解 2

  柳梦卿走了。DvKS5

  带着乘风剑道的人从台阶下离去。DvKS5

  代价是白盛举答应了她的挑战,双方约定七天后在赤龙道本地剑道协会的公证下举行‘剑道会武’。DvKS5

  白盛举赢,得到妖潭《啼婴》的观想图卷,以及里面包含的半部铸剑法。DvKS5

  但若乘风剑道获胜,白家脚下这块地皮要丢不说,白盛举的性命能否留存都是未知。DvKS5

  “剑道会武啊~”DvKS5

  餐桌上,白盛举很罕见的和众人坐在一起。一边喝着小盅一边乐呵呵的回忆往事。DvKS5

  “两边定个大赌注,然后上去照死里打,这种比剑现在一般不提倡搞。”DvKS5

  “如果不是两边确实有无法化解的仇怨,就连剑道协会都不愿意通过这种申请,总是建议我们用常规的比法。”DvKS5

  “但是有些人是不懂的。”DvKS5

  “总是困在擂台那点方寸之地,难以分出生死的剑招,又怎么可能激励出真正的感悟?怎么可能让精神升华,完成蜕变!”DvKS5

  “爷爷啊……”白竹清叹气,“你就别说什么蜕变不蜕变的了……不如谈谈你的咳嗽是怎么回事?”DvKS5

  “咳嗽?什么咳嗽?”白盛举红着脸瞪眼过来,手指点向少女脑门。DvKS5

  “小孩子不要胡说八道,你爷爷我身体倍棒,一顿能吃两碗米!”DvKS5

  “当初柳净风不是我的对手,他女儿长大了也照样打不过我!呃咳咳咳咳……!”DvKS5

  尽管大话说的很满,但众人还是都看出来,老爷子其实已喝醉了。DvKS5

  这绝对不是个好消息。DvKS5

  才这点酒水就已经醉了,说明白盛举五脏消化能力已经出现了严重的退化。侧面可以反映出他实力退步的有多严重。DvKS5

  饭后,白连州扶着老人回房休息,留几名后辈打扫残局。DvKS5

  几人分工协作,许束洗碗,白乐莹拖地,白竹清擦桌子搬板凳,白想把残渣倒进垃圾袋,拎出去丢到指定地点。DvKS5

  “唉……!”DvKS5

  回来的路上,白想遇到白竹清,听到她发出一声重叹。DvKS5

  “爷爷是觉得对不起念蝉姑姑。”她轻声道,“他肯定是想,如果当初白家有足够多,足够合适的铸剑法和观想图,念蝉姑姑就不需要那么拼,不需要在被玉明剑道看中之后还那么刻苦。”DvKS5

  “她不去南山参禅的话,也就不会遇到南陵世子一行人,也就不会出那种事了。”DvKS5

  “他肯定是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的责任。”DvKS5

  “这是他的心结,我觉得二叔恐怕劝不动他……”DvKS5

  是的。DvKS5

  虽然白连州没有和任何人讲他想干什么,但很神奇的,所有人都猜到他扶老爷子进去是想逼他传道主之位。DvKS5

  这样七天后出战的就是他而非白盛举了。DvKS5

  他可能觉得这是最好的选择。DvKS5

  “爸妈还有二叔母都在外面。”白竹清摇头,“电话是打过了,尽量让他们找找社会关系……咦?”DvKS5

  突然,她看向白想。DvKS5

  刚才怎么忽略了,现在的白家论社会关系,哪个人能比想儿姐硬?DvKS5

  她可是救了州牧的女儿,都能在州牧跟前说上话呢!DvKS5

  “我不觉得柳梦卿会漏算这一点。”白想给她泼了瓢冷水。DvKS5

  “一中妖乱,我固然交好了不少人,但也得罪了青牙剑道。”DvKS5

  “你不想想观想图和铸剑法那么贵重的东西,乘风剑道是怎么拿到手的。”DvKS5

  “你是说……柳梦卿背后还有青牙剑道?”DvKS5

  这一次,白竹清脸色是真变了。DvKS5

  “麻烦了。”DvKS5

  少女捏着头发,在白想跟前来回踱步。DvKS5

  青牙剑道是赤龙本地最强的势力,旗下不光有主道场、分道场,还有一众集团公司和基金会,是不折不扣的庞然大物。DvKS5

  只有守望等人能够制衡他们,但这种制衡也只是不允许他们直接发起报复而已。类似这种扶持“代理人”的行为,只要一切流程符合规定,在剑道协会那边通过了,盖了章,那守望也是管不了的。DvKS5

  大虞剑道协会!这也是一个地位很超然,但经常被人忽略的势力!DvKS5

  平日里负责公证各种比剑,给道场认证,做出奖励和惩罚。DvKS5

  以及最重要的!它是大考——全国会武的举办方!和督检司一样,也是直接对接天家意志!DvKS51

  “应该没错了。”白竹清分析,“这些年谋求道场地皮的人也有不少,但都被爷爷和二叔母动用各种手段打了回去。”DvKS5

  “这个和我们梁子最深威胁最大的乘风剑道,它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找麻烦,肯定是从青牙系那边知道了姑姑立下的功勋……他们狗急要跳墙了!”DvKS51

  可不是?DvKS5

  换位思考,白竹清能猜到乘风剑道是怎么想的。DvKS5

  柳梦卿之所以一直不来,就是在等白家的人脉关系消耗殆尽。DvKS5

  本来白家第三代青黄不接,一个成年前入道的都找不出来,这里让她看到了希望。DvKS5

  但如果她突然知道白想在一中做的事呢?DvKS5

  白家可能一下子要凭此攀上州牧的关系,而方孝淳此时可能已经到了赤龙!DvKS5

  等?她怎么可能还等的下去?DvKS5

  难道等方孝淳大张旗鼓的造访神鸣道场,等他凭此举给神鸣道场镀上金身?DvKS54

  这就解释了柳梦卿为何会如此疯狂。DvKS5

  那个疯女人,连剑道会武这种比法都提出来了,可见她是豁出去了,为了复仇已经不顾一切!DvKS53

  “最好的法子肯定是拖。”DvKS5

  白想点头。DvKS5

  “但爷爷不愿意。”DvKS5

  “有点麻烦。”DvKS5

  听她这么说,白竹清越发苦闷焦急。DvKS5

  难道要赌柳梦卿的申请表还没盖章,今晚连夜去剑道协会偷回来吗?DvKS5

  白想默默观察她的状态,确定她是真的上心。DvKS5

  都不看我了,这还不能说明问题?DvKS55

  其实有一点白想没讲,那就是白盛举这次之所以任性,可能还和她崛起有关。DvKS5

  如果自己没入道,没有认识桃朔华、方文雅,白盛举肯定会想方设法逃避比剑。DvKS5

  哪怕就算她入道了,如果她在待人接物方面表现的太稚嫩,而非现在这样成熟,白盛举可能也放不下心。DvKS5

  但她都有。DvKS5

  这可能才是白盛举,选择面对心结的真正原因。DvKS51

  “我可能有办法。”DvKS5

  顿了顿,白想坦言。DvKS5

  瞒不住的。DvKS5

  因为这个办法必须要白竹清从旁助力。DvKS5

  “什么办法?”白竹清面露欣喜。DvKS5

  “那本《朝元化炁经》。”DvKS5

  白想念道。DvKS5

  从名称,和华安法师的态度来看,那应该是一本关于五脏练法的经书。DvKS5

  白天的时候,她被红裙女子用妖剑侵袭,对方没想到她能释放神魂震开妖气,心神失守被她“秒杀”。DvKS5

  白想由此推测,她的神魂如果真的能干涉到体外的事物,那说不定也能看清别人的内景。DvKS5

  旧法和现代法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一本书里同时包含了练法、打法和养生法。DvKS5

  如果《朝元化炁经》也是如此。那她说不定可以尝试一下,把白盛举的五脏调理回来。DvKS57

  “啊……”DvKS5

  白竹清有些泄气,因为她根本不认为区区一本经书能帮上忙。DvKS5

  连想儿姐都不一定能配适呢,她居然还想着练成之后去救爷爷?DvKS5

  不过终究也是一条门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白竹清答应今晚熬夜,和白想一起研读此经。DvKS5

  她是真担心白盛举。DvKS5

  平日里若是有这种机会,她肯定早就心猿意马了。过不了几秒就要去看白想,或者找机会去跟她搭话。DvKS5

  但这一晚,两人研读经书到凌晨。白竹清一直专心致志在纸上抄写,并写下自己翻译的句子,竟是一眼都没有朝白想瞥过。DvKS5

  白想对她现在的状态非常满意。DvKS5

  这样就好。DvKS5

  如果一直如此就更好了。DvKS5

  “姑姑,我看不乐观。”DvKS5

  又写完一段,白竹清在那摇头叹气。DvKS5

  “怎么说。”DvKS5

  白想关心经文,立刻凑上去。DvKS5

  “你看这里。”DvKS5

  白竹清指着翻译完的那部分。DvKS5

  “我们现在的养神法都是先养皮,再养肉,然后养五脏,最后养骨,洗髓换血。”DvKS5

  “这都已经好难好难了,好多大剑道的弟子根本换不动血,练养完骨头就铸剑去了。”DvKS5

  “但是你看看这破书。”DvKS5

  “它居然说分开练是歪门邪道?”DvKS54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