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六十一章 邀战镜流 3

  建木生发,列车组也得行动起来了。DvKS5

  在那之前,星把从卡芙卡那里听到的话编辑成短信,发送给了李清茶。DvKS5

  虽然星核让周围的信号不太好打不了电话,但重复了几次发送选项后,短信还是成功送到了李清茶的玉兆上。DvKS5

  “滴滴!”DvKS5

  腰间玉环发出轻响,提醒李清茶自己收到了一则新消息。DvKS5

  然而此刻的李清茶根本无暇顾及电话,因为他正在全力试图驯服星槎。DvKS5

  这玩意的操作方式和汽车根本不一样,自己摸索着把它发动了起来,甚至还找到了该如何转向。DvKS5

  可随着星槎的速度越来越快,李清茶忽然意识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那就是自己光顾着往前开了,却还没找到刹车在哪呢!DvKS5

  “我靠,这东西怎么停下来啊,是用这玩意儿吗?草,怎么更快了!”DvKS5

  一不小心启动加速功能,星槎顿时飞得更快,为避免坠机李清茶只得全力控制方向。DvKS5

  而这更让他难以分出精力找刹车了。DvKS5

  也幸好建木生发的异像导致相应航道的星槎所剩无几,否则就他这开法早弄出车祸了。DvKS51

  星槎疾驰,如一颗流星,而这颗流星很快便坠入了一片洞天当中。DvKS5

  李清茶还是坠机了,星槎直接砸在地面,燃起一片火海。DvKS56

  李清茶从火海中走出,体表的皮肤有大片破损,露出皮下的黄铜之躯。DvKS5

  在两种重生赐福的影响下,这些破损以极快的速度修复着,场面看上去有点像终结者电影里机器人自我修复的场景。DvKS5

  扇开周围的浓烟,李清茶无语的看着四周的环境。DvKS5

  “啊这,这给我干哪来了啊?”DvKS52

  在建木生发后,李清茶就没有继续往太卜司赶了。DvKS5

  因为他现在只差一点点神耀就可以让生命破千,而建木生发会让许多药王秘传的莳者都跳出来,所以他当然要先去收割这些人。DvKS5

  借用三月七传给他的罗浮地图,李清茶给自己定的新目标是丹鼎司,也就是药王秘传的大本营。DvKS5

  这个司部以前就是和丰饶力量走得最近的一批人,此次危机,有一大堆人直接叛变到了丰饶阵营,甚至包括丹士长丹枢。DvKS5

  李清茶很想直接跑进丹鼎司里,那里面肯定不缺敌人。DvKS5

  但由于他对路况一点都不熟悉,星槎还进入了暴走状态,最后一路高歌猛进,让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砸进了哪座洞天。DvKS5

  “没办法,找个人问问吧,我这边闹出这么大动静,肯定马上就会有人来查看情况,对了,我还得搞一艘新的星槎。”DvKS5

  李清茶想的没错,自己坠机的事件很快就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DvKS5

  然而,来的这个人却让他十分意外。DvKS5

  那是一道凛然如月光的身影。DvKS5

  她长发如雪,眼眸被黑纱所遮掩,露出的面庞上透着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冷。DvKS5

  身穿蓝衣白裙,脚踏长靴,所迈出的每一步都精准而有力,仔细观察便能知道,她不只好看,身手也一定惊人。DvKS5

  李清茶有些惊讶,没想到自己竟掉到镜流所在的洞天了。DvKS5

  此女曾是罗浮剑首,后来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堕入魔阴不知所踪。DvKS5

  此番重回罗浮带着强烈的目的性,现在罗浮所发生的危机,或许她也在其中扮演了某个角色。DvKS5

  以上种种,是李清茶可能会想到的事,但当他真的看见镜流,他的脑海中,就只剩下了一个字。DvKS5

  “战!”DvKS56

  如此强人,不与她交手一番岂不可惜?DvKS5

  而且自己现在离目标点数就只差一点点了,若是能将镜流击败,那所能获得的点数绝对是够他点生命了。DvKS5

  听见李清茶脱口而出的‘战’字,镜流挑了挑眉。DvKS5

  “噢,你是在对我邀战吗?”DvKS5

  李清茶笑道:“没错,我知道你肯定是个强者,不如我们切磋一番,也不枉此见面之缘了。”DvKS5

  镜流本身并没有多高的战意,为了压制随时可能发作的魔阴身,她大部分时候都尽力让自己处在一个无悲无喜的状态,若是随随便便就被挑起战意,那她早就暴走了。DvKS5

  “切磋?还是免了吧,我怕我收不住手,你找别人好了,告辞。”DvKS5

  “别啊,相逢即是有缘,我们能在罗浮这么多的洞天当中偶遇,就说明我们特别有缘,那可不得交流一番!”DvKS5

  说到激动处,李清茶甚至直接拿出了自己的地狱之刃。DvKS5

  镜流本来都已经要走了,见到这把火焰大剑,剑士的本能让她的注意力集中了回来。DvKS5

  感受了一会儿,镜流开口道:“好剑,而且这是一把真正的杀戮之剑。”DvKS5

  李清茶并没有奇怪镜流为什么戴着眼罩还能看清东西。DvKS5

  眼罩是用来防止自己触景生情的,并不影响对外界的感知,李清茶就可以靠灵能代替部分视力,镜流也有相对应的手段,所以蒙眼并不会削减她的战力。DvKS5

  “所以,现在愿意打一场了不。”李清茶问道。DvKS5

  周围的温度忽然低了许多,甚至开始有少许雪花飘下。DvKS5

  “若是,你真有那个觉悟的话……”DvKS5

  “你是觉得我害怕受伤?不用担心,来战便是,我如果受不住那是我自己的事。”DvKS5

  “好,那便…接我一剑!”DvKS5

  没有什么表示开场的仪式,冰霜在镜流手中凝成剑锋,当答应要战,她瞬间就杀了过来。DvKS5

  好在李清茶一直保持着精神的高度集中,经过强化的感官牢牢捕捉着她的动作。DvKS5

  叮!DvKS5

  火焰大剑与冰霜长剑碰撞在了一起。DvKS5

  由镜流亲自结成的冰剑坚固程度竟不弱于他手中的金属,一声脆响后,两把武器弹开DvKS5

  “反应真是迅速,但你的动作还太过粗陋。”镜流甚至有空进行点评。DvKS5

  李清茶并不在意,他可没兴趣和练了快两千年剑的人比剑法。DvKS52

  “我当然知道,不过这跟我能不能赢没有必然联系,最后的胜负还是未知数。”DvKS5

  镜流轻笑一声,而这一次她的招式变得极为沉重。DvKS5

  由于对手是剑士,李清茶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拿出盾牌,而是同样用剑对敌,把大剑当成了单手剑来使。DvKS5

  双方的剑刃再次碰撞,李清茶惊讶地发现,对方用的力道竟不比他要弱。DvKS5

  自从点了力量之后,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一个能在纯粹的蛮力上与自己比肩的人。DvKS5

  据说在剑术还未大成时,镜流就曾用过重若千钧的重剑,而现在,她的剑术已更上一层楼。DvKS55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