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第六十二章 交锋 1

  李清茶很清楚,自己并没有接受过系统性的训练,战斗时挥舞武器的方式完全来自于本能。DvKS5

  拿到大剑后,他就只是在以本能进行劈砍而已,而之所以很多战士都打不过他,更多的是因为身体属性被压制。DvKS5

  李清茶一身蛮力自不必多说,关键他还拥有敏锐的感官,和令无数习武之人都要羡慕的筋骨。DvKS5

  想要摆出任何姿势凭借身体的柔韧性都不成问题,并且惊人地灵巧。DvKS5

  也就是说李清茶在战斗中挥出的攻击不仅势大力沉还极为迅速。DvKS5

  力气大速度快,在战场上这样的存在就等于强,而且还是那种最为直观的强大,所以李清茶能赢过以前的敌人实在再正常不过。DvKS5

  然而,镜流和以前的那些敌人都不一样。DvKS5

  她的力量不弱于自己,灵巧方面更有过之,那千锤百炼技巧更不是自己现在所能企及的。DvKS53

  李清茶明显感觉到了压力。DvKS5

  如果将身躯恢复成两米半的样子,那么他的蛮力将可以进一步增长,不过那样的话反而会更快被迫入下风吧。DvKS5

  因为剑术本就是偏向灵巧的作战方式,如果现在选择用灵活换爆发,那镜流的剑就更容易击中他了。DvKS5

  两人缠斗在一起,冰火双剑不断碰撞,沉重的声响连绵不绝,动作稍微慢一点都会导致自身阵脚大乱。DvKS5

  李清茶没有拿出镜面之盾,在这样猛烈的交锋中防守是没用的,只会被对方用更快的速度绕过然后一剑刺中要害。DvKS5

  所以想要追求胜利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进攻,更猛烈的进攻。DvKS5

  只有不断地发起攻击,才能真正地压倒对方。DvKS5

  “我砍砍砍砍砍!!!”DvKS52

  李清茶化身砍王,所有招式都改为进攻,他不懂得用剑来见招拆招的技巧,但他至少可以一直砍下去。DvKS5

  狂暴和嗜血欲的赐福被激发出来,使李清茶的攻势变得更为凌厉,竟逼迫着镜流开始防守。DvKS5

  李清茶就像一台不知疲倦的机器,仗着自身强悍的恢复力无视肌肉疲劳,不断地发起劈砍。DvKS5

  “哈哈哈啊!”DvKS5

  承受着攻击的镜流忽然笑了起来,声音豪放又带着一丝狂气,与她清冷的样貌有着极大的反差感。DvKS5

  “小子,你可真是天赋异禀啊!”DvKS5

  “虽然剑招一塌糊涂,但这份毫不留情的杀意却是挥剑所必备的剑意。”DvKS5

  “在这一点上,你比景元的徒弟要做得更好,加上筋骨既坚韧又灵活,是个练剑的好苗子。”DvKS5

  在镜流眼中,她观李清茶有剑首之姿,简直是万中无一的练武奇才。DvKS5

  不过,这并不代表她就会在战斗中有所收敛了。DvKS5

  她的战意已经被彻底挑起,李清茶所使用的武器以及相关神明的赐福,都在激发着她的战斗,甚至是杀戮欲望。DvKS5

  “若是你能下苦功练习,将来的成就一定很高吧,但很可惜,你却在还未成长起来的现在选择了挑战我。”DvKS51

  “既然如此,我便让你见识一下我千锤百炼的一剑,让你知道剑为何是断绝生死之器!”DvKS5

  李清茶毫不示弱,开启狂暴后他只会比平时更头铁:“那就来呀,狠话等你真能杀我的时候再说吧!”DvKS5

  镜流露出狂热的笑容,脚下的步伐忽然变化。DvKS5

  她避开李清茶一记势大力沉的竖劈,并且手中三尺七寸的长剑刺入了李清茶的肩膀。DvKS5

  常人中这一剑,整个身体都会被剑刃上的超低温给冻成冰雕。DvKS5

  不过李清茶有高温血液的赐福,倒是无惧这一点,黄铜之躯也让这一击没有刺得太过深入,眨眼间伤口就重新闭合。DvKS5

  然而这并不是镜流真正要出的一剑,她只是用这一击稍微阻拦了一下李清茶的动作,然后趁机拉开距离。DvKS5

  一步退出数米,镜流脚尖发力,忽然轻盈地跃入高空。DvKS5

  动作无比优雅,配合他洁白的长发,当真如一轮月华。DvKS5

  只不过她投射下的不是柔和的月光,而是极为危险的寒霜剑气。DvKS54

  如弯月般的剑气极为巨大,并且速度也是极快,无法躲避,只能硬接。DvKS5

  李清茶改为双手握剑,背部与手臂的肌肉猛地膨胀,让他的身材看上去有些畸形,尤其是背部,像是长出巨大肉瘤似的。DvKS5

  “喝啊!”DvKS5

  李清茶没有丝毫退避,直接挥剑对砍,燃烧着火焰的地狱之刃对上寒霜剑气。DvKS5

  这二者僵持了数秒,最后只听见轰的一声,二者碰撞处发生了剧烈的爆炸。DvKS5

  李清茶受了些轻伤,不过在双重重生的赐福下这倒是不值一提。DvKS5

  真正让他感到压力的,是他明白,像这样的攻击对镜流即使不是平A也不会是什么太过费力的招式,只要她想,可以很轻松的继续打下去。DvKS5

  这就是剑首啊,在个人武力方面是整艘仙舟的排面之一,而且这还是突破了自身极限,武艺大成的剑首。DvKS5

  即使是将军景元,在不动用令使力量的情况下也治不住暴走的镜流。DvKS5

  李清茶必须全身心的投入,才能接住镜流这认真挥出的一剑,而这样的攻击对镜流不会太费力。DvKS5

  李清茶知道,现在就直接挑战剑首确实早了点,面前这个活了快两千年的老怪物不是普通的命途行者可以比肩的。DvKS5

  然而即使已经认识到了差距,李清茶也没有说什么暂停的话。DvKS5

  虽然对手确实很强,不过强也不一定等于能赢嘛,况且自己现在还存着一些神耀点数没用,等于他也还没用全力。DvKS5

  而且不知道镜流这个魔阴身能不能克服垢染症状,如果自己用出七种病毒的话,说不定能取得不错的效果。DvKS54

  当然,病毒这种东西他已经下定决心不再轻易使用了,就算实在需要使用,那也得是在其他手段都尝试过之后再来考虑,否则万一自己无法及时从镜流那里回收病毒,那她可就成一个超级感染源了。DvKS5

  李清茶在脑海中不断地思索着对敌之法,同时注意着镜流随时可能到来的下一次攻击。DvKS5

  不过当爆炸的浓烟散去,李清茶看见的,却是镜流平静的站在原地,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看上去心情不错。DvKS5

  “好久都没有过这种愉快的感觉了,真是难得。”DvKS51

  愉快?李清茶疑惑,他知道魔阴身通常内心全被负面情绪占据,很难再有愉快的心情。DvKS5

  镜流说现在说自己很愉快,但这肯定不是战斗带来的,战斗时狂笑那叫疯狂,不叫愉快。DvKS5

  所以她怎么会莫名其妙觉得愉快呢。DvKS5

  李清茶思考着,而突然,他想到了,自己好像确实有一项赐福可以让人心情变好。DvKS5

  是催眠麝香。DvKS53

本章结束